多方提交诉求,求对新西兰央行行长展开调查

新西 兰 微 财 经
金融监管领域矛盾加剧,央行行长接下来的工作也不好做了。
迹象显示金融监管领域矛盾加深。储备银行董事会已接到至少2份正式请求,要求对现任央行行长Adrian Orr一系列“恃强凌弱和霸凌行为”展开调查。
上周,央行前雇员Geof Mortlock致信董事会主席Neil Quigley,请求董事会“留意并调查”最近针对行长Adrian Orr处事方法的批评。
央行观察家以及前雇员Michael Reddell,也已提交一份正式请求信,并在网上公开。
这位2015年就离开央行的前雇员,请求董事会“对这些指责进行一次严肃的调查”。
现任央行行长在上台之前即以强硬著称。近段时间,更因为要求商业银行追加巨额保证金的问题,而和新西兰主要商业银行产生矛盾。
追加保证金矛盾由来
大约两年前,新西兰储备银行开始针对商业银行的资本准备金进行重新讨论。
当时,NZBA(新西兰银行家协会)就提交给央行一个报告,称澳洲四大在新西兰具有健康的资本储备水平,即便房价急跌,银行的股息收入也只小幅下降,全球横向对比健康程度排在前四分之一。
换了以往,央行认可一下,讨论就结束了,仍按旧例去办。
但到了2018年下半年,现任行长Adrian Orr被联合政府财政部长任命上台后,新西兰储备银行开始公开表态,要求在新西兰执业的商业银行增加资本储备金。
奇怪的是,没有给原因的细节。
去年底圣诞节之前,新西兰储备银行公布计划细节后,澳洲四大的股价随即下跌——央行要求这些银行在新西兰增加几十亿纽币的资本储备金——更多现金要留起来备用,当然会抑制银行盈利水平。
矛盾简化到最基本的一点:央行的理由是,要求新西兰境内银行按照200年一遇的动荡事件,做好风险防范。
而商业银行认为,不是开玩笑吧,新西兰离世界中心这么远,什么理由要按200年一遇的动荡做准备?
商业银行都是反对态度,NZBA提交给央行的异议书,请求储备银行重新考虑,“防止对经济拉上手闸”。
在这件事情上,前总理John Key担任董事会主席的ANZ银行首当其冲,需要交纳最多的保证金数量。新西兰储备银行副行长Geoff Bascand还点名批评该行,显示央行在资本准备金问题上,是非常认真的。
在追加保证金问题上,央行方面去年底表示,相关方可以提交异议书,央行行长Adrian Orr说,过程是公开的。
但是,一些参与异议提交的机构却称,行长Adrian Orr对异议采取了打压的做法。
面对媒体询问,新西兰央行董事会主席现在表示,已经就此事开会讨论,但现阶段不做评论。
央行董事会回应中还称,“董事会的作用是使央行和行长的表现受到不断审核。这就是我们在会上会下所做的事情。”
“鉴于个人隐私,我无法与您讨论我们对行长表现的评估细节。”
对于这个官方回应,Michael Reddell则在其社交媒体上反唇相讥说,
“这个回应听上去有道理,但法律要求央行董事会公开其对行长的评估,以及如何评估的方法。”
他同时附上了相关法律条文:
迹象显示,在最近几周矛盾加速曝光之后,央行似乎已减少了行长Adrian Orr公开露面的机会。
周二的Institute of Financial Professionals NZ研讨会,原定行长Adrian Orr发表讲话,后助理行长Christian Hawkesby取而代之。
另一位致信董事会的前雇员Geof Mortlock表示,他不是投诉,而是要引起董事会注意,关注Adrian Orr的行为模式,以及央行现在的一系列政策立场。
Geof Mortlock曾经和Adrian Orr共事超过10年,当时Adrian Orr担任副行长,GeofMortlock为金融稳定部主任。
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政府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表示,他仍然对Adrian Orr有信心。
但GeofMortlock说,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现在“是在方向盘后面睡觉”,虽然央行工作是独立的,但“财政部长仍有很大的余地可更积极地广泛地评估行长和央行,包括政策制定、咨询程序及与利益相关者的互动方式”。

新西兰微财经info@webizlink.co.nz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新西兰核心消息推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