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前自由党政府预算赤字,是安省历史上最大丑闻!





本文为加拿大中文电台(Fairchild Radio),AM 1430 国语热线大家谈文字稿。


今晚7点热线话题:前自由党政府预算赤字,福特成立专门的特别委员会调查。对此您怎么看?


欢迎拨打热线电话905-889-1430参与现场讨论




本文章为公众号第1359篇原创文章,谢谢您的阅读。更多原创文章请关注公众号
福特:前自由党政府预算赤字,是安省历史上最大丑闻!
新任省长福特表示,已经下台的自由党在预算赤字上说谎,实际的赤字要高于原来公布的数据!新财长Vic Fedeli 表示,经过独立的审计,显示前自由党政府给新政府造成150亿加币的赤字包袱,比原来预计的80亿要高出近一倍!
保守党针对前自由党政府的账目进行了逐行审计,福特省长表示自由党在赤字预算案上的所做作为,是安省历史上最恶劣的掩盖丑闻,并且要成立专门的特别委员会调查,大有要秋后算账的架势。不过,已经下台的自由党省长韦恩就表示,没有什么可以调查的,因为所谓的赤字谎言,争论的焦点不过是政府公务员退休金的资产是否可以计算为政府资产的问题!
这之前已经在大众媒体上多次报道,省政府与安省审计总长在这个问题上持有不同的态度而已。
不管如何辩解,安省保守党政府还是要成立特别委员会,具体人员由九名调查委员组成,包括六名保守党议员和三名NDP议员。这个特别委员会将在年底前公布详细的调查报告!特别调查委员会有权传唤证人,并且搜集相关证据。福特省长表示,我们要仔细调查这些亏空的钱都落到谁的口袋里?安省在自由党韦恩的执政下,许多自由党成员富得流油,结果是给安省捅了如此巨大的赤字窟窿,让我们省民来为此买单!
又是调查,又是审计,受到自由党政府多年“欺压”的老百姓大快人心!不过,许多人都有个问题,既然如此,为何不提交司法部门调查和起诉,非要兴师动众的讨伐呢?
毕竟特别委员会的议员们既不是会计,也不是经济罪案的调查专员,如此“明显”的经济问题,直接提交给司法相关部门,让专业人士来做不更好吗,为何要越俎代庖呢?这个问题在上个周五,安省新财长大肆抨击前自由党政府的预算赤字新闻发布会上,就有不少记者提出来。可是财长Vic Fedeli对此却避而不答,只是拼命攻击自由党在预算赤字上做手脚!
在多次绕开了记者关于,为何不把这个案子提交司法部门的问题后,财长过左右而言他的表示,我们就是要这个特别委员会把前自由党的问题调查清楚,让安省人民恢复对省政府预算的信心!然后甩开大批尾随的记者扬长而去。许多人都觉得这种举止非常怪异,反对党NDP的党魁Andrea Horwath就表示,保守党现在的行为,无非是个宣传做秀的手段,如果保守党有真凭实据,就应该叫警察,把这宗案件交给司法部门,而不是玩这种所谓的调查噱头!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所谓的大张旗鼓调查前自由党造成的赤字问题,不过是个幌子,是为了博取选民的好感,然后真正目的是要在政府公务员进行大裁员!掩盖其为安省的富人,安省的大型公司减税的行为!
保守党攻击自由党实际赤字远高于公布的预算,主要原因来自三个方面,第一位的就是前自由党省长韦恩表示,问心无愧的政府公务员退休金资产问题。这也是安省审计总长Bonnie Lysyk质疑的一个重要项目,就是安省政府公务员的退休金,到底是否应该记录为政府资产!如果按照审计总长的说法,若将这些退休金资产排除在外的话,安省的赤字将增加26亿加币!
第二位的是安省公平电费问题,这虽然不是会计计算方式问题,但谁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电费问题已经冰冻三尺。前自由党政府为了降低电费,采取的 Fair Hydro Plan公平电力计划,这个计划表面降低电费17%,实际上并未真正降低费用,而是用省政府的资产做抵押借钱来补贴。因此,审计总长认为,每年安省会为此多支付24亿加币的利息成本!这样一来,自由党政府所宣称的2018年预算表面看是67亿,实际上按照不同的会计方式来算,真正的预算赤字要多出50亿,总计为117亿加币!
而在第三位的则是自由党在大选前承诺的免费托儿服务,和免费牙医服务。这些项目在自由党被选下台后,保守党自然不会执行,把这些数字作为前自由党掩盖预算赤字的行为,显然有些牵强!如果按照这种逻辑的话,保守党降低电费的成本是否有计算到赤字里,取消风能太阳能项目的成本是否有计算到赤字里,取消碳税的成本是否有计算到将来的赤字里呢?难道不明白: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道理!
安省政府的赤字问题,不是一届政府,也不是自由党或者保守党政府某个人的问题,是长期积累下来的,有着特定历史时期特征的。这些事情在大选前就是说尽人皆知的,也正是由于这些原因,保守党才可以一边倒的获胜。在当选后保守党进行大规模审计撇清责任,这点可以理解,但是却不解决问题!
Wilfrid Laurier大学的政治科学教授Barry Kay表示,福特建立特别调查委员会的行为,显示出他并没有区分事务先后重要性的能力!自由党已经因为过错而被选民惩罚,现在的步步紧逼秋后算账,显得过度使用手中的权利重拳治理不必要的穷枝末节!多伦多大学的政治科学教授Nelson Wiseman 表示,福特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的行为,与欧洲中世纪的搜寻女巫行为如出一辙!这表明福特省长对于历史一无所知!
试想一下,当一个患者躺在病床上等着手术的时候,好不容易盼来的医生却不采取救助措施,反而一直告诉患者前面的医生如何不好,医术如何糟糕,病痛折磨的患者会作何感想呢?
注︰文中提及产品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