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自贡聚焦

刘清华:天使

天 使 文/刘清华
接劳动局通知,八点刚过,便来到县医院一楼门诊大厅,准备去四楼会议室参加工伤保险网上申报培训会。正欲上楼,看见大厅往东内科门诊处排了长长的队伍,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县医院免费为群众做乳腺和甲状腺筛查。我心里一动,看了看手机,快要八点半了,便赶紧上楼报道去了。
算来也够两个多月了,总感觉左臂腋下往上处不大舒服,钝疼或者是被揪拽的感觉,说不清楚,但就是不舒服。起初以为是拉伤了,国庆节放假时买了几个蔓茎,油绿绿的专拣个大的拿,端在手里沉甸甸的,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上面的皮削掉。“就这点儿活儿还将胳膊拉伤啊,真娇气!”朋友笑话我。笑话归笑话,也不是娇气,或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缺钙吧,我想。
买了钙片,玲又送了我一瓶专治跌打损伤的外敷药,香港代购的,说是她和家里人都用过,效果非常好。我把药瓶放在床头,每天早晚两次认真敷用,坚持了近半个月,基本没啥好转,依旧是不舒服。
这下我真有些慌了,按说仅仅是一个小小的肌肉拉伤,即便是不用药,也该好了。我开始在网上查询,各种说法让我越发紧张害怕。不会是乳腺的毛病吧,这种担忧早就压在我心底,只是不敢让它冒出来。大姐三十八岁因乳腺癌早逝,这是我一生的痛,也是我内心永远都挥之不去的阴影。
应该去检查一下的,我在心里告诫自己,但又害怕去检查。几经纠结之后,我还是怀着惴惴的心情去了妇幼保健院,同事告诉我这里每隔半月市第一医院乳腺科的徐主任差不多都会在周六日来巡诊。“你运气还不错”被我咨询到的一位大夫说:“徐主任好长时间没来了,正好这周来了,你挂好号到外面排队等着吧,他一会儿就到。”
等到十一点多,终于轮到我了。主任给做了检查,又让做了B超,说没啥大的问题,开点儿药吃吧。等我拿着药方刚要走出房门的时候,他忽然又皱着眉头问了一句“你感觉疼的厉害吗?”“不怎么厉害,但就是不舒服”,我略带疑惑地看了看徐主任,见他没再说什么,便出去买药了。
半个月的药吃完了,那隐约的疼痛依然如故。再加上更年期特有的多疑和焦虑,每到闲暇或是夜半无眠时,我便胡思乱想起来,不安和恐惧无端地侵袭着我的神经,我反复地想着徐主任最后问我的那句话,不断地用手按捏疼痛的部位,感觉越发疼痛难受了。于是,我越发的恐慌,胡乱猜疑,总往坏处想。即便勉强入睡,用不了多久便会从惊吓中醒来,蜷曲在被子里度过漫漫长夜。
我深知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极力克服心理恐慌的同时,决定再找个医院去复查一下。但一想到那些繁琐的就诊手续和长长的候诊队伍,还是迟迟没有行动。
说来也真是凑巧,局里今天偏偏安排在医院培训,并且还碰上乳腺筛查,不知道是哪里的医生,如果有大医院的专家就更好了。我这样想着,培训开始了。我必须先集中精力听课,要不然回去无从下手,影响了工作,可不是我一贯的作风。
网报的内容很多,不算薄的一本书仅仅用一上午消化,也算是时间紧任务重了。再加上其他的一些事情,到下课已经是快十二点了。我抱着侥幸的心里推开了筛查室的门。
屋里静悄悄的,一位年轻的女医生正要准备下班的样子。
“请问这里是做乳腺检查吗?”我问
“是的,上午下班呀,你下午再来吧。”医生转过身来,轻声回答。
“哦”,我迟疑了一下,站在那里没动。我知道这个时间应该是下班了,我没理由也不应该再要求什么。但我实在是太想做这个检查了,如果结果和妇幼的一样,我也好尽早放心。再者乘现在没人,也省去了排队等候的麻烦。绝对是“急中生智”
,我连忙从包里取出一百块钱塞到她手里,一边央求:“大夫,麻烦你现在帮我看一下吧,下午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她怔了一下,把钱退回到我手里,依旧轻言慢语地说“我们是免费检查,不要钱的。”我拿着退回来的钱,有些不知所措了。人们不都说医生收红包吗,她为什么不要。我疑惑地抬起头,望着她。这是一张年轻俊秀的脸,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娇小的身材,一双眸子明净的像一潭清水。比起医生,我觉着她更像个女孩。
“你哪里不舒服,为什么不早些过来?”她一边走向B超检查仪,一边问我。
“我左侧腋下到乳房那里不舒服,刚才在你们四楼会议室培训,刚下课。”我连忙答道,又一次把钱往她手里塞:“我知道是免费的,但你们已经下班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女孩毫不客气地挡回了我的手:“你再这样就不给你看了!”
再一次的对她肃然起敬。更像是找到了救星,我一边在检查床上躺下,一边絮絮叨叨地向她讲述我的病痛、焦虑和担忧。她静静地聆听,缓缓地移动着B超探头:这儿有个脂肪瘤,你身体的其他部位应该也有,脂肪瘤一般是多发性的,通常情况下应该没事。这儿有个结节,很小很小的,问题也不大。增生基本没有,挺好。她一边检查,一边告诉我,非常的认真仔细。等触及到我疼痛的部位,更是来来回回十分用心的看了又看:这儿基本没什么腺体了,看不出有啥问题,放心吧。
足足有二十分钟,女孩细心的检查,温暖的话语像一剂良药让我连日来提着的心彻底地放了下来。就连那疼痛似乎也减轻了许多。望着她柔弱的略显疲惫的身影,我的心里充满了歉意和感激。我再一次从包里拿出二百块钱,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谢谢你,小妹妹!耽误了你这么久,我心里真的是十分过意不去,钱不多,就是一点心意,就当是我给你买的一点儿水果吧。”
“真的不用!”女孩把钱塞回到我包里,目光清澈而坚定。“要是回去还是不舒服,你就再去内科看一看,或许是肋间神经的问题。”
迎着她的目光,我感觉到的不再是她身体的年轻和柔弱,而是品行的高尚和人格的强大,大到可以为她医生这个职业和称谓代言。我还能再说什么,我甚至懊恼自己的渺小,懊恼自己险些用世俗的铜臭玷污了她的善良和圣洁。
出了医院,冬阳正暖。缕缕暖阳里,女孩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多么好的女孩,我竟然忘记了问一问她的名字。遗憾总是有的,不过我还是不用过多的责备自己,因为在我心里,她已经有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那就是“天使”。
是的,她就是天使!

作者简介:刘清华,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张家口作家协会会员,张家口诗词协会理事,《中国诗》杂志签约诗人。从小热爱文学,喜欢浓浓的墨香,近年来尝试用文字书写生活,拙笔素心,一直在路上。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张海峰|曹 森|史玉凤|修翠云|闫宪|赵明远|刘少均|周绍明|董呆呆|王胜|王路梅|海礁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