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生为什么举报我?

劳拉在高中时每次作弊之前都会和自己达成约定,现在作弊没关系,等作业变得有意义,她一定会停止作弊,自己好好完成作业。这个约定直到现在还没有被履行过。派克州长说:“我们必须采取行动来保护我们的学生和钱包,不受那些在过时领域内毫无建树的自由派教授侵害。”在媒体发布会上,记者问派克州长如何评价劳拉的进取心和勇气,这位声名远扬的总统候选人答道:“我认为她以后应该去竞选总统。”
水妖(节选)
“你认为我作弊?”劳拉·波茨坦说,她念大二,屡教不改的习惯性作弊者,“你认为我作弊?你认为我的论文是抄袭的?”萨缪尔点点头。他想对整个局面露出哀伤的表情,就像不得不惩罚孩子的父母。我比你还要痛苦,萨缪尔想做出同样的表情,尽管内心根本没有这种感觉。“能听我说一句吗?就一句?那—篇—论—文—我—没—有—抄—袭。”劳拉·波茨坦说的那篇论文几乎从头到尾都是抄袭的。萨缪尔之所以知道,是因为那套软件是这么说的。学校购买了这套极为出色的软件包,用来分析学生的每一篇文章,程序将文章与巨型档案库里的其他文章进行比较,档案库里包括了所有被分析过的文章。全国各地高中生和大学生写下的数百万字构成了软件包的大脑。萨缪尔有时候对同事开玩笑说,假如这套软件获得了科幻小说里的人工智能的智慧和意识,肯定会立刻冲去墨西哥坎昆岛度春假。软件分析劳拉的论文后,发现百分之九十九的内容是抄袭的,除了署名“劳拉·波茨坦”之外,没有一个单词属于她自己。……文学导论绝对不能不及格。这个结论无比明确。有太多事情取决于这门课程的分数:实习机会、暑期工作、平均绩点、永久性的污点记录。不行,这种事绝对不能发生,她由衷地憎恨她的教授,只因为那么一篇愚蠢的文章,他就想夺走她的未来,对她犯下的过错来说,这个惩罚未免大得过分。然而,好吧,连这一点她也有所怀疑,因为假如任何课业都不该判她不及格,那么据此可得,她可以在所有课业上作弊,永远也不会被判不及格。这个想法似乎有些奇怪,因为她在高中时每次作弊之前都会和自己达成约定,现在作弊没关系,等作业变得有意义,她一定会停止作弊,自己好好完成作业。这个约定直到现在还没有被履行过。四年高中和一年大学,她没有见过她觉得哪怕有一丁点儿意义的作业。因此她每次都作弊,每次都撒谎。次次如此。而且连一口唾沫的后悔都没有过。直到今天。今天在脑海里折磨她的是这些念头:要是她什么都不学就混到了毕业怎么办?等她得到第一份大权在握的商务沟通和营销工作后,她会知道该怎么做吗?她忽然想到,她甚至不太清楚“营销”这个词包括哪些内容,只是本能地知道有人对她这么做了,而且做得很成功。但每次想到也许应该集中精神听讲、自己做作业、认真学习以通过考试和亲自写论文,恐惧感就会攥住她的心脏:万一她做不到怎么办?万一她不够优秀怎么办?或者不够聪明?要是失败了怎么办?她害怕“真正的”劳拉,不靠欺骗和花招蒙混过关的那个劳拉,并不是她和母亲心目中的那个精英学生。对她母亲来说,这个认知将是致命的打击。母亲离婚以后,写给劳拉的电子邮件末尾总用你是我唯一的快乐落款,绝对不可能接受劳拉的失败。她的毕生事业将因此毁灭。因此,劳拉只能继续推进她的计划,无论要冒多少风险,为了母亲,为了她们两人。怀疑没有容身之处。为什么?因为现在赌注已经垒得太高了。她打电话给院长确实免除了与《哈姆雷特》有关的所有痛苦,但也引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难题:院长投入了异乎寻常的精力,要向她展示校方有多么重视劳拉受到伤害的感情。院长要组织一场调解与解决冲突研讨会,据劳拉所知,这将是一场为期两天的高峰会议,她和安德森教授要面对面坐在一张桌子两侧,几位第三方调停人会在安全和尊重的环境中帮助他们交流、管控、处理和行之有效地解决两人之间的冲突。听起来绝对是全世界最可怕的事情。劳拉知道她不可能在两天的缜密审查中维持住她编造的谎言。她知道她必须以一切代价防止这场会议的召开,但她对她目前想到的唯一一条出路感觉怀疑,甚至还有一丝愧疚和懊悔。……劳拉点击一个链接,屏幕上弹开一个文本框,她开始输入:我觉得我不该因为在一篇白痴论文上作弊而被判一门课不及格,但另一方面我也知道我不该在那么多的事情上作弊,因为从长远来看对我好像没什么好处~( ?●⌒●`)~但再一方面,我现在之所以不得不总是作弊,是因为我过去也总是作弊,我通常根本不知道我那些课程都在讲什么(☉_◎)所以假如我停止作弊,成绩就会一塌糊涂,我甚至有可能会被退学。因此,要我说,反正都是死路一条,我还不如继续作弊,拿到我需要的学分,成为我妈妈拼命想要成为的大权在握的商务职业人士。所以我一定要阻止这次与教授面对面的会议,我已经想了很久,发现如果教授不是学校的雇员,学校就不会要求他必须到场(^.^)/所以接下来要搞臭他,让他被解雇,毁掉他的人生,虽然这会让我有一点点愧疚,但这么做也是学校逼的,我也很不爽,关键是我不得不做出事后令我感到后悔的事,只因为我抄袭了一份傻透了的论文╮(╯▽╰)╭……“贵校有个新成立的学生组织,获得了相当可观的关注。这个组织的目标,唯一的存在理由,恕我直言,似乎就是让校方解雇你。”“说真的?”“他们有自己的网站,在你以前和现在的学生之间广为传播。按照公关人员的定义,你现在完全是所谓毒药的活标本。”“我的学生为什么希望我被解雇?”“你还是自己看一看好了。”西蒙从手提箱里取出笔记本电脑,调出这个网站:新成立的学生组织,简称S.A.F.E.,全称“学生反对教师铺张浪费”——主旨是声称有些教授在浪费纳税人的钱。证据?根据网站所述,有个叫萨缪尔·安德森的英语系教授在滥用办公室电脑的使用特权:电脑支持中心在例行维护期间,在日志中发现安德森教授用电脑玩《精灵征途》游戏,每周消耗的小时数多得令人震惊。这种浪费大学资源的行径完全不可接受。网站上还有个征集签名的联名请愿活动,希望能唤起院长、媒体和州长办公室的关注。整件事已经提交到大学纪律委员会,并准备举行一次听证会。想到要站在委员会面前,向一群满头银发、毫无幽默感的哲学、修辞学和神学教授解释什么是《精灵征途》,萨缪尔叹道:“唉,真见鬼。”想到要向同事证明他那个精灵盗贼第二人生的正当性,他就已经汗出如浆了。唉,我的天哪。网站引用S.A.F.E.主席的原话,号召学生必须时刻紧盯教职员工的一举一动,以免他们缴纳的学费被肆意滥用。这个学生的名字,不出意料,正是劳拉·波茨坦。“去他妈的。”萨缪尔说,合上电脑。他走到公寓北侧的宽幅大窗前,眺望城市参差不齐的天际线。……劳拉·波茨坦,此刻正觉得人生和世界真是太美好了,因为那个混蛋英语系教授已被解雇,替换他的是个倒霉蛋研究生,因抄袭被判不及格的《哈姆雷特》论文消失在学术的迷雾之中。因此她觉得一切都好极了,整件事证明了她母亲从她小时候就一再灌输给她的念头,那就是她是个强大的女人,应该得到她想要的东西,假如她想要什么东西,就该奋起争取,而此刻她想要的是几杯深水炸弹混合鸡尾酒,庆祝正义得到伸张:教授滚蛋,她的职业生涯得救。她瞥见了未来,她不可避免必将成功的未来在前方铺展开来,仿佛F-16战斗机的跑道。在这个未来之中,任何人企图挡路,她都会把他们碾成齑粉。教授这档子事是她的第一项重大考验,她通过了,大获成功。情况变得越来越好,劳拉的S.A.F.E.活动吸引到了大量关注,晚间新闻和校董会议揪住它大做文章,她的朋友开始说她下个学期应该参加学生委员竞选,她的回答当然是别他妈开玩笑了。直到派克竞选活动开进校园,派克州长本人想和劳拉来个合影,因为她代表伊利诺伊州所有辛苦工作的纳税人而付出的努力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我们必须采取行动来保护我们的学生和钱包,不受那些在过时领域内毫无建树的自由派教授侵害。”在媒体发布会上,记者问派克州长如何评价劳拉的进取心和勇气,这位声名远扬的总统候选人答道:“我认为她以后应该去竞选总统。”于是,她改换了主修专业。再见了,商务沟通与市场营销。她立刻投向另外两个她认为会在未来竞选总统中起到极大帮助的专业:政治学和表演。
相关图书
水妖
[美] 内森·希尔 著
点击书封,即可购买失踪多年的母亲突然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重新出现,灵思枯竭、沉迷网游的大学助教萨缪尔决定以母亲为原型写一部小说,以履行十年前签订的新书合约,他决心在公众面前塑造一个最卑劣的形象,以报复她在自己儿时的抛弃行为。但在寻访的过程中,他逐渐发现了一个完全不同于自己认知中的母亲,也开始反思婴儿潮一代的失败和被抛弃的理想主义。最终母子二人实现了和解,萨缪尔也完成了这本十个部分、七百余页的巨著。
从1968年的反越战游行到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从20世纪40年代的挪威小镇到2003年的伊拉克战场,从古老而神秘的家宅精灵到后隐私时代的广告文明,从童年阴影到中年危机,从亲子关系到政治闹剧,从精神疾病到经济衰退……万花筒般丰富多彩的元素都被巧妙而妥帖地整合为统一的叙事整体。同名改编迷你剧2019年上映,《星球大战》导演艾布拉姆斯执导,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
延伸阅读你以为的谜题,其实是陷阱为什么今天的我们无法“死亡”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