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自贡聚焦

游观音禅寺(张小会)

游观音禅寺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位于西安市长安区,终南山北麓的凤凰岭下,有棵一千四百年的古银杏树,因为相传是唐贞观年间李世民亲手所植,又因在观音禅寺古剎守护,年年佛音熏染,金炉瑞霭日日香薰,此树已成佛通禅,一举成为网红。日游客达七万人,远远超过秦兵马俑的游览人数。我看更比大唐慈恩寺有名,且看唐朝诗人裴士淹的《白牡丹》:“长安年少惜春残,争认慈恩紫牡丹。”去欣赏那一夜走红,名动京城的紫牡丹,只是长安的少年,而今观赏银杏树的人何止长安少年,何止长安人?亲们何不随我去看看?
深秋的一天,阳光明媚,暖意融融,随大哥驱车一睹成佛通禅的千年银杏树。
古观音禅寺建于唐贞观年间,寺内有棵一千四百多年的古银杏树,这棵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关于这座古寺,这棵古树,大哥说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相传泾河龙王因触犯天条,被唐太宗臣子魏征梦中监斩。泾河龙王向唐太宗索命,大将秦叔宝和尉迟敬德护驾有功,太宗命人绘二将真容,贴于门上,成为民间流传至今的门神,并勒令建造观音堂,亲手栽植一银杏树,祈求观音菩萨超荐龙王。昔日的观音堂,千年沧桑,今誉古观音禅寺。临济宗第四十五代传人住持古剎,弘扬临济禅法,有古诗云:古剎之内有古树,古树之下有古泉;古树古泉护古剎,古剎成就临济禅。”
一边听着传说,一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环山路两旁,落叶飞舞,空气清新,红、黄、绿绚染着秋的模样,层林尽染。真是春有百花争艳,秋有枫叶红于二月花之感,不知不觉便到了观音禅寺。
古观音禅附近的停车场,一家挨着一家,场主在进口招揽着生意,出口有人维护着秩序。停车场内各种型号,各种颜色的车辆有停好的,有来的,有去的,生意一派兴隆。山门外沿街两旁聚集着各种卖农家土特产的商贩,有卖猕猴桃的,有卖灯笼柿子的,有卖拐枣的,有卖爆米花的,有卖干艾叶的,还有卖银杏果和野菜的。卖小吃的夹杂在其中,门前飘动着统一的黄色招牌小布旗,什么粉汤羊血,羊血饸饹,糖炒板栗……街上人群熙熙攘攘。
观音禅寺门庭高大,朱红的铆钉大门敞开着,门楣之上有大书法家王羲之的题字——观音禅寺。进入古剎,游客们便在几位督导员的指挥下(已经网约好的)排队扫码准备进入,未网约的,现场关注,办理手续排队。随着人流向前挪移,穿过翠竹掩映的林荫小道,拐个弯,寺庙的禅房处就回响起了南无阿弥陀佛的梵音吟唱,人的心好像立刻肃穆起来。真是渺渺梵音逸竹轩,游人慢浸静心禅。进入古剎的偏门回廊,顺着回廊又向北走,来到天王殿门前。唉呀!那个游客的队伍排成长龙了,仅在这天王殿与大雄宝殿之间的空地就绕了几个圈。游客有七老八十的老人,还有怀抱幼儿的妇孺,真是千年成佛银杏树,网红名震动南北。
大哥说他排队,让我转着看看,看着蜗牛般的速度,就走出了队伍。
天王殿两边立着钟楼和鼓楼,大雄宝殿两侧还有高大威武的护法神立在伽蓝殿里,虎视着四周。寺院大小炉内香烟缭绕,谁在诵经焚香,何处是你,你是何人?处处是你。殿门正前方的蒲团上不时有人闭目叩拜,一脸的虔诚,心明澄静,以求佛祖保佑。鲁迅先生说:“释迦摩尼是大哲,人生有难以解决的问题,而他早已明白启示,因此大哲也”。章太炎曰:“佛法不是迷信宗教,成就一切大乘的智者,因此佛,是求智者的意思”。我分明便是红尘来寺一取智者,佛祖心中坐,香火袅袅处,祥云缭绕,莲花径自开。
我游走在各大殿之间,寻觅着其中的慧智禅心……
“有缘山色来禅寺,无限风光入终南……”
“祖意西来古泉清,禅风东播老树壮……”
“提起去那个为谁,放下时何物是我。”
“栖云亭 云栖逐落黄金叶,风定犹舞满庭秋”。
憨一山大师劝世文:
“红尘白浪两忙忙,忍辱柔和是妙方。
到处随缘延岁月,终身安分度时光。
休将自己心田昧,莫把他人过失扬。
……
是非不必争人我,彼此何须论短长。
……
休得争强来斗胜,百年浑是戏文场。
顷刻一声锣鼓歇,不知何处是家乡!”
游人长龙似的队伍数回旋,几进门第,终于来到了罗汉洞口,我和大哥会合,一并进入。罗汉洞,罗汉洞,洞挨洞,洞洞是空洞,罗汉何在?阿弥陀佛!我想他们也应该是随人潜化默移,幻化于心。走至洞末,有仅一人通过的台阶,我们拾阶而上,转个弯才踏上两三台阶,洞口便有奇异的亮光射进来,我早已迫不及待,加快步伐,催促前面的人快走快走……
刚踏出洞口,眼前景相令我惊叹:“哇!太美了!”
这一千四百年成佛的银杏树枝繁叶茂,树上亮丽明黄的银杏叶,与树下铺满地面的金黄色落叶,连成一片,至美,至纯,宁静旷远。这场盛大的,秋的华彩盛宴在时光里肆无忌惮的绚烂,漫延,这绝美的绚丽只要入了眼,心海就溢满了澄澈与明静。秋的盛景迷醉了心,如花美眷,那抹黄艳在树下金色观音的闭目掐指中静思禅修。一米多宽的走廊栅栏上密密麻麻系满了红色的祈福带,这一道亮红与大片的亮黄遥相呼应,红瘦,黄肥,恰似岁月盛放的花朵,似梦非梦。这一树的秋意繁华,在心弦肆意流淌,我沉浮于绚烂的亮黄里,这童话般的场景,又似一幅油画,惊艳了二零一七年,深秋的时光!诗情祝我生双翼,飞入晴空上云端。我忘记了同行的人,把自己迷失在这穿越千年的惊世美景里。
在临走出出口时,看到有一位女孩蹲着,胳臂伸进栅栏里捡拾那一片轻卧地上的落叶。那落了一地的黄金叶随着秋风找到了自己回归的路,禅音迷离中静眠于树下,好似那千年一梦,似蝶舞中飘落。姑娘啊!慢些,再慢些,你的触摸别惊醒它们的梦。
吟唱千年的梵音萦绕耳畔,穿透这俗世红尘的烟火,禅化世人。我和大哥走出洞口,转身回望高墙之上,《栖云亭》翘角飞檐间风华绝代的古银杏树,恋恋不舍。
“哥我们走吧。”
大哥:“我还想在树下坐坐,要同这棵老树一同慢慢变老”。
我哑然失笑了,拉着哥哥买了一小包菩提的果实,让这落入凡间的圣果奏起生命的凯歌。红尘中每一场遇见,一个转身就成为故事,那渐行渐远的风景在心底里,温暖的光与影里旖旎,灿烂!
当饮尽岁月的清欢,将喧嚣关闭在心门之外,在秋冬交替的节点上伸展薄念,欣然落笔,《游观音禅》写满惊鸿。

图片来源于作者!
作者简介
张小会,网名清风明月,长安区人,爱好文学,诗意生活,喜欢种植花草,收获喜悦,长安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员、《西北作家》的签约作家,西安市长安区王莽街道办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委员。
赐稿邮箱:29374343@qq.com
责任编辑:成 鹏 小编个人微信:chengpeng430
欢迎关注原创文学基地——“京兆文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