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朝:这是又一次的全民抗战

这是又一次的全民抗战
文/王士朝
1931年9月18日至1945年8月15日,中国人民进行了一场艰苦卓绝的全民抗战——抗日战争!
2020庚子新年,正当全国人民喜庆鼠年新春之际,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了华夏大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全国确诊病例不断增加,时刻危害着全国人民的身心健康,疫情数据牵动了全国亿万人民的心。“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全国各地掀起了驰援武汉的热潮,无数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各级党员干部,尤其是医务工作者,为坚决打赢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的这场硬仗,冒着生命危险同病毒搏杀,与疫情抗击。这其实是中华民族又在进行的一场没有硝烟的全民抗战,我们姑且称之为“抗疫战争”!
(是的,这就是抗疫战争!就在本文写就的当天(2月11日) 下午,新华社推出了一篇题目为《大排查,武汉打响抗“疫”保卫战!》的文章,该文部分内容如下:2月8日,中央指导组在武汉发出动员令,不折不扣落实“四类人员”分类集中管理措施,切实推进“应收尽收、不漏一人”,吹响了阻断疫情扩散的总攻战号角。两日来,武汉城区1100多个社区开展拉网式、网格式排查,超过3万名干部职工下沉社区战“疫”。一场保卫武汉的抗“疫”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已全面打响。——既然官方已如此定性,因此下文中的“抗疫战争”一律去掉引号。)
抗日战争期间,全国人民“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而今的抗疫战争,中央政府以雷霆万钧之势,举全国之力抗击冠状病毒。短短几天时间,全国的政府行政机构高速运转,在城市的街头小巷和农村的田间地头迅速建立起防护措施。各省在自身防疫物质紧张的情况下还大力驰援武汉,海外华人也紧急采购防疫物资送回国内,企业家和普通人捐赠捐物,爱心涌动……
疫情发生后,全国有超11000位医护人员“逆行”支援武汉。他们中很多也还是20岁左右的孩子,但他们主动请缨,义无反顾。他们带着成人纸尿裤,不喝水不上厕所,全身湿透也不休息,只是为了能省一件防护服。女医护人员中,有的主动给孩子断奶,有的告别出生刚几个月的孩子,其目的就是为了能去多救几个人。而除了医护人员之外,还有过劳牺牲的警察、村长,还有不分白天黑夜抢建火神山的工人,还有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为一线医护人员送餐的餐厅老板……他们不计回报,不论生死,筑成了一道抗击疫情的钢铁长城。这真的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全都参与的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啊!
2020年2月9日,武汉广播电台收到一封特殊的邮件,这封邮件由郑州人民广播电台发起,河南省城市广播媒体共同参与、创作了一首题目为《长江长江,我是黄河!》的诗歌,河南各地市的广播人分别代表各自的家乡,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呼叫武汉。河南省对湖北省的呼叫是:古老的东方有条黄河/黄河的岸边/是朴实的中原/世界的东方有条长江/长江的中部/是骄傲的荆楚/英雄大别山将我们心手相牵/依依丹江水把我们血脉相连/今天,黄河呼叫长江/今天,长江呼叫黄河/就是呼叫我们的中国……
而一千万南阳人民则对武汉人民做出了这样深情的呼叫:仲景故里月季之乡/我在丹水之畔呼叫武汉/荆楚文化,同根同源/南阳之水,直通江汉/东汉末年/医圣张仲景就在白河岸边/写就传世巨著《伤寒杂病论》/终结了肆虐伤寒疫病/愿医圣之光铸就心中铁壁铜墙/驱散笼罩城市的阴霾/坚信冬天过后总是春天/南阳,武汉/相约月季花开,笑看樱花满城/今天,南阳呼叫武汉/我们众志成城/我们共克时艰。
黄河和长江,从来都是肩并肩,心相连。在抗日战争的关键时刻,中华民族发出了“保卫黄河,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的怒吼!而今天,在抗疫战争的关键时刻,我们也一定有能力实现“保卫长江,保卫湖北,保卫全中国”的宏伟目标!
1937年日军大举进攻华北的时候,”华北之大,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而今,疫情来了,全国没有一所学校能准时开学,“停课不停学,学习靠网络”,难道你想让你的孩子一直在网上上课?“网课”真的能保证你孩子的学习效率吗!你的孩子能上网课,要知道,一些边远地区的孩子们,根本无法上网课啊!所以,大家应该意识到,抗疫战争,事关你我他,我们不能置身事外,大家都是局中人!
患难见人性!
十四年的抗日战争中,中华民族涌现出了张自忠、杨靖宇、左权、佟麟阁、赵一曼等大批抗日英烈,但也出现了汪精卫、周作人、陈璧君这样的民族败类、汉奸走狗!
同样,在这次的抗疫战争中也涌现出大批的英雄人物,其中最让我们感动的莫过于钟南山老人了!疫情开始蔓延后,84岁的他从广州到武汉再到北京,实地了解疫情、研究防控方案、上发布会、连线媒体直播、解读最新情况……他的工作和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钟南山给全国民众建议,“没有特殊的情况,不要去武汉”,但1月18日傍晚,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赶往武汉防疫最前线。
而和“逆行”而上的科研、医护人员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有这么一些人:有人明明已有症状,却逃出医院、拒绝隔离;有人不听劝诫,到处乱跑,不戴口罩,传染他人;有人发国难财,高价售卖口罩;有人收10倍车资,带人“逃离”武汉;有人高度疑似后,口水涂抹电梯门把手、撕扯医务人员面罩;已成重灾区的某地级市的卫健委主任对本地的疫情“一问三不知”;某医院的副院长拒不戴口罩,且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连说十六个“我不戴”……
呜呼,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我真的无话可说了,这些人其实连抗战时期的民族败类、汉奸走狗都不如啊!
对于那些被隔离的人员,我想问一句:14年的抗战尚能胜利,14天的隔离你就受不了?
对于我们这些居家正常的人,我想说:疫区的医护人员正冒着生命危险奋力抢救患者,前方战事“吃紧”,而我们只用在后方“紧吃”、睡觉、养膘还不行吗?咱体温正常、呼吸正常,只不过体重异常。此时咱不能发牢骚!难道,还要让前方的“逆行者”再回来检测我们是否精神失常?
伟大的抗日战争经历了防御—相持—反攻三个阶段,而当前的抗疫战争亦如此。目前,抗疫已经到了最后的攻坚阶段,要相信疫情总有结束的那天,我们的生活也终将回到疫情之前。或许,只有对于那些亲人离世的家庭来说,这才真的是一场“切肤之痛”的灾难。
我觉得有网上一句话说的非常有道理:“倘若这次我们能侥幸逃脱,不是我们赢了,而是大自然放过了我们!”。我辈任人催,我悲我心碎。浊酒泣山河,人祸引厉鬼!是啊,这次我们被放过了,倘若我们不吸取教训,那又有谁敢保证下一次悲剧不会重演呢?
让我们,敬畏自然,敬畏生命,尊重逆行之人;让我们,认真生活,未雨绸缪,珍惜当下生活!让我们,坚定信心、同舟共济;让我们,众志成城,共克时艰;让我们心连心,手挽手,迈步走向新一天;让我们,走出阴霾,走近阳光,待到樱花烂漫时,珞珈山下、东湖之畔,我们一起拥抱春天!
作者简介:王士朝 镇平一高生物高级教师

总 编:孙宗信 曹向辉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