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自贡聚焦

刘建军:孔方兄和他的妹妹

孔方兄和他的妹妹
文/刘建军
孔方兄的年岁确实是不小了。没有人能够准确无误地说清楚他的出生年月,也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他们的辈份。
孔方兄他们的家族很大。特别是他们家族的势力十分强大!上到治国安邦平定天下,下到居家用度生老病死,都离不开他们家族竭尽全力的帮助。无论帝王将相谋划国策大计,还是庶民百姓盘算购置劳作,都还得先看看他们的“脸色”!
他们的“权势”竟然大到如此不可比拟的地步,真是不可想象。思想起来觉得既可亲可敬,又不寒而栗!
平心而论,要说起孔方兄家族的功绩来,可以说是有目共睹人所共知。无论是什么地位、什么行业、什么种族、什么性别的大小人物,都不敢说:“我家的柴米油盐、婚丧嫁娶、求医疗病没有得到过孔方兄家族的帮助!我离开孔方兄家族的帮助 ,也能很好的生存和发展!我离开孔方兄家族的帮助,照样生活的轻松自如有滋有味!……”
既然是这样,那么就是十全十美完美无缺了?不是!用唯物主义辩证法来剖析,世间万物都具有阴阳两面,都具有双重性。看待事物既不能一孔窥犳,又不能以偏概全,应当一分为二的全面正确地看待。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孔雀开屏时,从前面看,的确是五光十色绚丽多彩,十分好看。但是,你如果从后面看,它还露着屁股哩!” 孔方兄的家族也不例外,尤其是孔方兄的妹妹!
可以肯定地说,她具有很大的诱惑力。
孔方兄的妹妹的确十分俊俏。非但不胖不瘦,而且不高不矮,五官端正衣着得体,不卑不亢落落大方。可谓集聪明、贤惠、温柔的女性气质于一体。许多男人看见她都顿生爱慕之心,就连同性别的姐妹看见她,也不免产生羡慕之意。
人们为了得到她,有的人刻苦学习文化知识或者技术本领;有的人起早贪黑辛勤劳作;有的人废寝忘食苦心经营。也有的人绞尽脑汁挖坑设套;也有的人贪赃枉法铤而走险;也有的人不择手段坑蒙拐骗;也有的人因此闹的兄弟反目父子成仇!也有的人,虽然没有到如此严重的地步,但是,也因为拥有他(她)们的数量多与少的缘故,而冷漠了亲情、淡漠了友情、灼伤了感情!林林总总,不一而论。
那些勤奋好学和辛勤劳作以及苦心经营的人,大都受到了孔方兄的妹妹们的青睐,有的干脆经常住在家里不走了。无论家里的大事小情,她们都义无反顾地鼎力相助。促使这一家人生活过得温馨、舒适、充裕、顺畅,呈现出一派妻贤子孝福寿安康的祥和景象。
那些靠挖坑设套、贪赃枉法、坑蒙拐骗、胆大妄为、铤而走险的人,起初,也确实受到了她们的赏识,分期分批地“潜入”到他们的家里和他们“共度良宵”。不过,时间不长就由于“积怨”过多、“温度”太高发生了情感变化。每天惶惶不安、无事生非、麻烦不断。有的和主人一块儿被法绳绑定强行带走了,致使主人身陷牢狱之灾!最终,落了个过眼烟云灰飞烟灭的结局!那些因为她们而闹得丢失了人情世故的人,自然也落得个孤芳自赏,整天都生活在郁郁寡欢闷闷不乐的气氛当中。
从古到今,无论庙堂之上,还是市井之中,不胜枚举。
不得不引人注意的是,她还具有较强的侵蚀性。
孔方兄的妹妹们经常要往身上喷点儿香水,这种香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具有一定的侵蚀性。就像有一种传染性疾病,叫“侵润性肺结核”一样,病菌就是从人的肺部边缘慢慢地向肺部中间侵蚀。前期症状并不明显,到感觉身体明显不适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
她们特别喜欢和年轻人玩儿,鼓动年轻人去尽情地吃、喝、玩、乐。隔三差五的摩肩擦踵窃窃私语:“不分昼夜地玩儿吧!大手大脚的花吧 !念书有啥用多枯燥哩!学技术有啥好干活多累哩!上班有啥好管的紧紧的!你趁年轻不玩、不逛、不花、不吃、不喝、不穿、不睡、不攀比,等到耄耋之年就有心无力了。”
有的年轻人,虽然家境贫困却不听这一套,秉持定力,继续潜心于书山学海,目的是为自己将来进入社会奠定坚实的文化基础,为自己将来如何顶门立户和生存发展而苦练内功。有的年轻人却听得很顺耳,心里觉得:“嗯,这才是我的知音哩,说的很对。还是您能理解我,就照您说的办!”
结果,那些虽然家境贫寒,但是却不听劝告的“死心眼儿”的年轻人,大多数学业有成。进入社会以后,有的踏上了仕途,为国效力,为民主政,受到了百姓的敬仰。有的发挥所学专长,凭本事、靠知识和勤劳的双手,或农或工或商,拼搏奋斗,成绩斐然。应验了古训所言:“寒门出贵子”,深受邻里的赞美。
而那些“觅见知音”的年轻人,没有珍惜一生中最重要的大好时光,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不但荒废学业不思进取,并且还养成了好吃懒做、生活邋遢,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的生活陋习。虚荣心、攀比心搅得浑身烦躁而坐卧不安,认为只有挥金如土,才能显示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整天沉迷于网吧、手机、商场、酒场、游乐场。忘记了“放纵一时,卑微一世”的名言警句。这些人大多数到头来是虚度年华一事无成!假如家庭或者社会一旦有个风云变幻,肯定是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书里书外,俯首可拾,举不胜举。
特别要指出来的是,她更具有一定的欺骗性。
但凡是一个人或者一个物,就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嘛。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带有惰性和劣根性。孔方兄的妹妹当中,有的也是这样。
她们有时候喜欢捉弄一下手里掌握一点儿公权利,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小吏”,不过肩膀倒是端的很高的人;有时候,喜欢逗戏一下腰包里面多少有几个铜板,就觉得“天”其实并不太高,“地”也并不太厚,每天摇头晃脑飘飘然的“成功人士”;尤其是还要隔三差五地“关爱”一下那些急着想一夜暴富的人。
她们特别擅长察言观色,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现在急需要什么。遇见活跃在公门中的官宦人士,就婀娜多姿地凑上去套套近乎,娇声娇气地说:“吆,您好?瞧瞧把您忙的累的,快快去放松一下吧。听说‘翠香楼’里面可好玩儿的哩。玩玩儿牌,喝点儿小酒,然后再‘按摩’一下,那才是“不是神仙胜似神仙”的生活哩,该有多好呢。”
她们看见事业小成腰包稍微鼓起来一点儿的人赶紧走过去,轻轻地拍一下肩膀说:“哦,老板,您好?听说您发财了?恭喜您!我给您提供一个发大财的“信息”,筐旺公司的贾老板,这几天去莎羊路坊雪胡同玩儿牌,收获不小,可开心了。你们当老板的有实力,您投入的多,回报自然就多呗,既轻松又快乐!”
她们碰见那些好逸恶劳无所事事又想急于发财的人,既热情又体贴地说:“兄弟,这几天忙啥呢?没事干那你怎么不去西深沟村宋铜家,碰碰运气试试手气去他们家牌场可热闹了!宝盒、牌九、天九、麻将、扑克什么都有,想玩儿啥就玩儿啥。据说东涧村三拐子这几天可“赢”了不少。还听说宋铜家媳妇,还给经常来玩儿牌的人炖排骨吃呢。”
那些所谓“死心眼”的人,没有相信她的花言巧语,怀揣着勤为本、俭为德的祖训,踏踏实实地该干啥干啥去了,虽然不太潇洒,甚至还很累,不过,到金秋之季收获颇丰。
而那些“耳朵根子软”没有把握住准“定盘星”的人,听信了她提供的“信息”,如约而至。
刚一开始,觉得可算是发现了一片新天地,不但感官上得到了享受,而且孔方兄的妹妹们蜂拥而至!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唉~,令人惋惜的是好景不长!过了几天才发现,感官上的享受并不是“免费的午餐”,是要付出精神上和物质上的代价的!腰包里的东西前几天是越来越多,这几天是越来越少了。当初争先恐后“挤”到腰包里的孔方兄和他的妹妹们,一点儿情面也不留,竟然一夜之间“跑”了个精光!没办法,昨天还很不情愿的给宋铜家写了两张高利息借条!
真乃是“聚财如荷叶擎雨,敗财似柳絮吹风”也。
不行!我就不信我这么聪明的人,竟然会如此惨败!
第二天,管他是公家的私人的东挪西借满怀信心重返沙场,心里想的是: “今天,一定给你们看看,什么叫过五关斩六将古城壕里斩蔡阳”。唉,俗话说得好:麻绳从细处断,越渴越是盐水。结果是他的“火儿”上来了,人家的“点儿”上来了,又闹了个血本无归,并且是镰刀勾屁股越勾越深,比昨天还惨!还疼!……
翻来覆去时间长了, 那些儿公门中人,有的被“监察御使”发现了,轻者被削职减俸,重者被“打掉乌纱、按律问斬”啦!其余的那些人,不是为了还债累及妻儿老小,生活过的捉襟见肘;就是抛家舍业、远走他乡躲债不归。还有极个别的竟然落了个妻离子散的下场!
危言耸听 否!纵观京城府县,大江南北,古今皆有。
更令人遗憾的是,他们转遍了大街小巷,市面上那么多医院和药铺,竟然没有买到“后悔药”,所有的医生和营业员都答复说:“无货可供”!
唉~,悔之晚矣。
有一天,我碰见了孔方兄家族中的一位朋友。稍作寒暄后,我说:“孔方兄,你妹妹她们有的人我可不敢恭维,怎么能那样为人处世呢?”孔方兄很不高兴,大声地说:“这也不能完全怪她们。是你们有的人是非不辨、良莠不分、好逸恶劳、贪婪无度!”
然后他又哈哈一笑,说:“当然了,我妹妹她们做的也不完全对。这也是你们的先辈在编撰《百家姓》时,为什么把我们安排在第二位的原因所在啦。”
我无语相对。
作者简介 :
刘建军,网络昵称 – 好老汉儿,蔚县桃花镇人。年已古稀,中共党员,退休蜗居。热爱文学,崇尚自然,时有拙作发表于各微信公众平台。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张 帅|孙丽君|闫 宪|醉仙子|王胜|黄建平|苏立敏|耿亮吉|宋红梅|刘爱军|王殿君|邵燕云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