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首旷达的诗:焦虑的时候看

很多时候,我们不是生活在未来
就是生活在过去的记忆中
当外界发生的变化摇动我们
焦虑、恐惧便浮上心头
今天我们整理了9首古人诗词
看他们是如何面对人生困境的
生查子·独游雨岩宋?辛弃疾
溪边照影行,天在清溪底。天上有行云,人在行云里。高歌谁和余,空谷清音起。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这首写于辛弃疾被罢官之后在带湖闲居时期,写他独游雨岩的经历,但在诗中却不见任何愤懑抑郁之气,最多发出一句“高歌谁和余”的感叹。
临路歌唐?李白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大鹏是庄子的寓言,也是李白精神的化身,当他在政治上受挫,磅礴的气势却丝毫未减,还说“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
登望楚山最高顶唐?孟浩然山水观形胜,襄阳美会稽。最高唯望楚,曾未一攀跻。石壁疑削成,众山比全低。晴明试登陟,目极无端倪。云梦掌中小,武陵花处迷。暝还归骑下,萝月映深溪。孟浩然和陶渊明一样,都在田园中觅得了真意,他在登楚山的过程中将山水收摄眼底,又经超拔之志以及胸中涌起的情感孕化,使得整首诗浑然一体,仿佛这些风景直接从他意识中生长出来。
定风波·次高左藏使君韵宋?黄庭坚万里黔中一漏天,屋居终日似乘船。及至重阳天也霁,催醉,鬼门关外蜀江前。莫笑老翁犹气岸,君看,几人黄菊上华颠。戏马台南追两谢,驰射,风流犹拍古人肩。这是黄庭坚贬谪黔州期间创作的一首词,“屋居终日似乘船”、“风流犹拍古人肩”,想象之奇崛,境界之旷达,比起苏东坡,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壮士篇魏晋?张华天地相震荡,回薄不知穷。人物禀常格,有始必有终。年时俯仰过,功名宜速崇。壮士怀愤激,安能守虚冲?乘我大宛马,抚我繁弱弓。长剑横九野,高冠拂玄穹。慷慨成素霓,啸咤起清风。震响骇八荒,奋威曜四戎。濯鳞沧海畔,驰骋大漠中。独步圣明世,四海称英雄。这是一首乐府诗,张华从自然规律、人生价值出发,意识到“年时俯仰过,功名宜速崇。”渴望驰骋疆场,建功立业,整首诗洋溢着在盛唐诗中发展到极致的少年气。
咏瀑布清?冯云山穿天透地不辞劳,到底方知出处高。溪涧焉能留得住,终须大海作波涛。所谓“歌抒情,诗言志”,这首诗借瀑布之喻,表达作者不甘溪涧,欲“穿天透地”的青云之志。
水调歌头·寿赵漕介庵宋?辛弃疾千里渥洼种,名动帝王家。金銮当日奏草,落笔万龙蛇。带得无边春下,等待江山都老,教看鬓方鸦。莫管钱流地,且拟醉黄花。唤双成,歌弄玉,舞绿华。一觞为饮千岁,江海吸流霞。闻道清都帝所,要挽银河仙浪,西北洗胡沙。回首日边去,云里认飞车。写此词时,辛弃疾已南归七个年头,时任建康府(今南京市)通判,一腔报国之心,无处施展,于是想通过赵介庵举荐,上阙写赵介庵的功绩名声,下阙表达自己的抱负,真挚恳切,非一般迎合之作可比。
鹧鸪天·西都作宋?朱敦儒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此词系作者从京师返回洛阳后所作,故题为“西都作”。该词是北宋末年脍炙人口的一首小令,曾风行汴洛。词中,作者以“斜插梅花,傲视侯王”的山水郎自居,这是有深意的。据《宋史·文苑传》记载,他“志行高洁,虽为布衣而有朝野之望”,靖康年间,钦宗召他至京师,欲授以学官,他固辞道:“麋鹿之性,自乐闲旷,爵禄非所愿也。”终究拂衣还山。这首《鹧鸪天》,可以说是他前期词的代表作,也是他前半生人生态度和襟怀抱负的集中反映。
点绛唇·绍兴乙卯登绝顶小亭宋?叶梦得缥缈危亭,笑谈独在千峰上。与谁同赏。万里横烟浪。老去情怀,犹作天涯想。空惆怅。少年豪放。莫学衰翁样。此词作于宋高宗绍兴五年(1135年)作者去任隐居吴兴卞山时,为作者登临卞山绝顶亭有感而发之作。叶梦得当时为南宋主战派人物之一,大宋南渡八年,仍未能收复中原大片失地,而朝廷却又一味向敌妥协求和,使爱国志士不能为国效力,英雄豪杰也无用武之地。诗人虚年59岁时,闲居卞山,登亭述怀,写下了这首词,以抒写自己复杂的情怀和对时局的慨叹。
来源:中华好诗词
素材来源于中国诗歌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