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岁袁隆平津贴曝光:相比流量明星的月入1000W,真的太少了…

“袁老师,工程院给你发了第一季度的津贴。”
“两千块钱?”
“那不止,一万五,一季度。”

看到这个视频,
袁老脱口而出的“两千块钱”令我震惊,
可想袁老以往的收入也是平平。
在2008年的一次采访中,
袁老自述月薪6000,
结合一些资料,
预估袁老如今的月收入在三万元左右。
要知道,
袁老这样的丰功伟绩放到古代是要封神的,
比起那些月入千万的明星,
“神职”的收入实在太接地气了。
郁达夫说:
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
是可悲的,
一个有英雄而不知尊重的民族,
是无可求药的。
虽然追星并无不对,
但我们始终要记得,
国之巨匠才是我们的第一偶像。
“一粒小小的粮食能救一个国家,也能绊倒一个国家。”如果你经历过那段岁月,你会知道,为什么“袁隆平”这三个字的品牌价值,能高达1000亿元。网络上,我们常常讨论一些落后的国家,是如何吃不饱穿不暖:饿到吃树皮、啃泥巴,甚至吃呕吐物,因为严重缺乏营养,浮肿病在全国蔓延……看起来是别人家的故事,却是我们的上几辈人都切身经历过的。或许在爷爷奶奶的口中,我们依旧能找到那个时代的些许记忆。袁老在回忆这段日子时,眼中失去了温和,变得严肃和悲悯:“你年纪轻不知道,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饥荒的时候,饿死人,我都亲眼见过。”记者问袁老是否害怕这样的场景再次出现,袁老连连说:“不可能了,不可能了。”如今我们能够摆脱饥荒,不得不感谢袁老的成全。可尽管如此,我们仍有缺粮的情况。中国有14亿人,一部分粮食仍旧依靠进口,这也是袁老最放心不下的地方。 人上了年纪,不得不服老。如今已是90岁的袁老无奈地自嘲说:“现在只能在田边走走看看,下不了田,下去了起不来的。”虽无法阻止老去,但在“吃饭”的问题上,袁老仍在为国家、为我们倾尽哪怕最后一点力量。老人家如今的梦想是:让全球所有能够种水稻的田,有一半都是杂交水稻。这样就可以多养活5亿人口。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从曾经饿到吃土,到如今不愁吃喝,这何止是辛苦,更是一代农耕人的心血,作为享受恩惠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珍惜粮食呢? 同样的,作为新晋“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的钟南山院士,生活也非常“亲民”。在我曾经的想象中,钟老这样级别的人物,理应居住小别墅,驾驶酷炫小跑车。可实际情况却与寻常人家无异。 窄小的客厅容纳三张有年代感的沙发、一张茶几、一面照片墙、一具摆满奖章的柜子,便已经十分拥挤。显得没有用处的奖杯,更被钟老夫人拿来当果盘。 简朴得让人心疼,但在钟老的家,我看到了代代沿袭的精神财富。钟老的父亲,是著名的儿科专家,被世界卫生组织聘为医学顾问;钟老的母亲,是广东省肿瘤医院的创始人之一;钟老的夫人,是中国女篮首批队员之一;钟老的女儿,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100米蝶泳冠军,还打破了短池蝶泳世界纪录。钟老的儿子,继承了钟老的衣钵,是国家级百千万人才。祖孙三代,一门六杰,无需钟老的光芒,他们也能在自己的事业闪闪发亮。这样的家庭已不再需要物质去修饰,就是贵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许多院士身上,都能看到这般崇高的精神。如今已经是95岁高龄的崔崑院士,与夫人朱慧楠教授,捐资助学累计达到了1000万元,而崔老自己一件夹克穿三十年,十分清贫。崔老在采访中说起自己的收入构成:“院士工资跟教授差不多,一月一万多,但津贴我们是水涨船高。”记者将这些收入归为崔老的辛勤所得,但崔老却说:“国家培养我,才能拿那么多钱,国家不培养我,我什么都没有。” 这个捐赠1000万元的家庭,跟钟老的家一样:窄小的客厅、一墙的相片、和一柜的奖章。如果我们再用物质来形容这样的家庭,就难免落俗。 崔老是国家第一批培养的金属材料专业人才,如今他再把自己的积蓄奉献到下一代的教育中。他要求:学生必须勤奋,成绩好,都是贫困学生,要有功德,有爱国心。在这一来一去中,崔老不仅教会了我们感恩,也完成了一次传承。崔老计划在2024年,自己99岁的时候,把所有的积蓄全部捐完,如果时间不允许,他会提前两年捐完。 记者问,为什么不把这些钱用来改善自己的生活,不留给子孙?崔老朴实地说:“不能再改善了,改善到顶了,我现在的生活已经是我想象不到的生活了,(孩子)他们有钱要我干什么。”显然,崔老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心满意足,也的确,从苦难中走来的人更懂得珍惜。林则徐说过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子若强于我,要钱有何用,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若不如我,留钱有何用,愚而多财,益增其过。”如果说,一掷千金的明星家庭给我们的感觉是富有,那么这些国匠的家庭给我们的感觉,就是富足。对于明星,我们至多是喜欢,对于巨匠,我们是由衷的爱戴。人才争夺,定义世界标准。尽管如今人才辈出,但国家建设有更大的需求。在三位老人的访谈中,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忧心的问题,就是后继力量不足,希望更多的年轻人投身到科研事业中来。钟南山说:“我在35岁以前完全没有搞科研的机会,那时还在农村烧锅炉,现在你们处在机遇最好的时候,要把握这个机遇。” 袁隆平急切地呼吁:“我希望更多青年从事现代农业。”担心学生拒之千里,还解释说:“现在农业是高科技,不是过去的面朝黄土背朝天。” 尽管袁老用力地呐喊,评论区的留言仍是让人感到心酸和无奈,还在追求温饱的年轻人们,呈现出了有心无力。 我们不能苛求每一个人都能成为那么伟大的人物,但期望社会对年轻科研工作者多一些关怀和鼓励。我们在过好自己平凡的小日子时,也不忘多一点奉献精神。最后,献上臧克家的一首诗《有的人》:有的人,把名字刻在石头上想“不朽”;有的人,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倒;给人民作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
相逢恨晚,『星标』长情祝国匠们长寿无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