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祥东:特别通行证

特别通行证 文/孟祥东小城里,熟悉刘一守的人都说,从来没见到刘一守笑过。是的,奔六十的刘一守,黑红的脸膛布满了沟沟坎坎,似乎里面藏满了故事。虎背熊腰明显前倾,老态已现,手脚也慢,如果仔细一瞧,左手没了…

特别通行证 文/孟祥东
小城里,熟悉刘一守的人都说,从来没见到刘一守笑过。是的,奔六十的刘一守,黑红的脸膛布满了沟沟坎坎,似乎里面藏满了故事。虎背熊腰明显前倾,老态已现,手脚也慢,如果仔细一瞧,左手没了,光秃秃像根杆面杖露出袖管口外一小截。
新年初,新病毒疫情席卷小城,人人谈疫色变,无奈都龟缩家中。刘一守却应聘到一家保安公司,分配到一高档小区做保安防控疫情。
刘一守言语不多,神情严肃,一天至少两包香烟。总会见到刘一守把口罩抹至下巴,嘴里叨着一支烟。虽然领导也提醒过他,总是神情黯然低下头自言自语:戒不了,戒不啦。
刘一守工作认真,还轴得很。
新春过后,阳光虽渐明媚,北方的小城仍肆虐在寒风中。上岗时间到了,刘一守总是早来几分钟,扣紧棉大衣腰带,整一整左袖上红袖章,然后就屹立在岗上,立马从口袋摸出一支烟,口罩腿下露出满嘴黄牙,打火机又燃上一支烟。
疫情高峰期,小区出入车流人流明显少了。刘一守负责车辆出入登记检查,每人必查,车上人必登记。寒风中,抢怨声和嘲笑声总是飘来,刘一守依然不愠不怒尽自己职责,总是三个词:通行证,登记一下,可以走了;或者是:没有通行证,不行!
那一天傍晚,天色阴沉,小雪花飘飘洒洒降来。刘一守刚燃上一支烟准备下岗换班,一辆高级小车急驰而来,刘一守还是示意小车停下,上前只一句:通行证。
司机摇下车窗一条缝,手指点了一点挡风玻璃下方的“特别通行证”
“小区通行证!”刘一守嗓门提高了一度,淹没了小车发动机声。
“你这老头……”付驾座人抠抠嗦嗦翻腾,车缝钻出一张通行证。
“登记!”刘一守避开漂下来雪花端详几眼,皱皱眉头,还是把一张登记卡和通行证一并钻回车内。唇上叨着的香烟大大吸了一口,刘一守咳嗽两声,震得车玻璃上刚飞落雪花飘落于地。
司机显然不耐烦了,怒了,大吼:怎么这么啰嗦!我们有急事,误了事,你能担得起?
“登记!”刘一守还是那一句,右手食指和中指掐下唇上半截香烟一瞬,车内付驾座那位举起手机一闪,拍照了。
……
第二天,刘一守被举报了,保安公司领导前来宣读小城防控领导小组的通报。举报内容:刘一守同志岗位期间,不戴口罩,抽烟,态度蛮横。处理结果:刘一守必须做深刻检查,全市通报批评,罚款二百五拾元,继续留用,以观后效。
刘一守找人写了一份检查递交上去,并没有悔改迹象,一如从前,好像没发生过这档事。
又一天,又是刘一守下班时间,又刚燃上一支烟,那辆高档小车又冲了过来,刘一守一眼认出车牌号,刘一守依旧他的工作流程。
老头!还不吸取教训?
通行证!
车内那位苦笑了一下,递出那张“特别通行车”。
刘一守这一次仔细端祥一番,声音不高:是单位盖的章?
车内那位眼神闪过一丝慌恐,马上很平静地上说:老头!你神经病?难不成你盖的章!
刘一守拧熄烟头,不慌不忙,从上衣内兜掏出一枚黑乎乎印章,用嘴呵呵气,用力摁在“特别通行证”下边大红印章旁边,依稀可辨淡淡几个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委员会。刘一守把章底伸到车内那位眼前,低低说了一句:需要报110?
车内的人皆大惊失色,掉转车头仓皇而逃。
一位保安朋友在电话里讲完这个故事几天后,我前往拜访,刘一守已离职,去向不明。朋友只是告诉我,刘一守刚刚刑满释放,曾经是一位开刻章店的老板,一只手的原因谁也不知道。

作者简介:孟祥东,河北尚义人。行走江湖三十年,足迹踏遍社会底层农工商。喜欢读书,喜欢写作,作品散见鸳鸯河畔和其它网络平台。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张 帅|闫宪|孟燕|苏立敏|陈 晔|郭振萍|刘清华|赵昱国|张海峰|孙丽君|刘仓|王胜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