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掉北京两套房,散尽500W家产,这个男人的朋友圈我不敢看

“有的人死了,可能他还活着。”最近关注到一则叫做《困在植物里的人》的视频。一位事业有成的北京神经外科医生,辞职后创办了一家植物人托养中心,为此他卖掉北京的两套房,在没有一丝收益的情况下,累计支出500多万。在很多人眼里,植物人的结局只剩死亡,他们的存在无关轻重,活着是没有意义的。但相久大医生说:“只要这个人还有呼吸和心跳,那他就是活着。”5年的迎来送往,相久大医生接收了74位植物人,有43人在这里安然离世。得益于专业的照护,他们可以体面地离开这个世界。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对每一个植物人家庭来说,相久大医生,就是那束光。死亡是已知答案现实生活中,植物人离绝大多数人都是遥远的存在。这类被称为“困在植物里的人”,在中国大概有30到50万,每年有7到10万的新增。植物人同时也面临极大的困境,因为亲情难以割舍,如果没有不遗余力的治疗,就显得“不人道”。确诊的前两年里,治疗费用高达百万,患者家庭将面对巨大的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作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相久大在工作中发现,当一个人成为植物人后,处境会变得极其尴尬,医院认为治疗意义不大,建议出院;养老院护理水平有限,不收;家庭的精力和经验难以支撑长期的居家看护,导致许多患者因护理不周,生命终结。因为死亡成为已知答案,植物人的疗养,在国内是鲜有人关注的领域。在见证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后,相久大医生决定成为“拓荒者”。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倾尽全部心血,创办了北京密云延生托养中心。国内第一家“植物人托养中心”万事开头难,为了筹备充足的启动资金,相医生卖掉了自己一百多平米的房,资金不够时,他又将另外一套房产拿去抵押贷款。钱的问题解决了,选址的困扰接踵而至,从天坛医院门口,一直找到北京的六环,没人愿意把房子租给他,因为在很多人看来,植物人是将死之人,会带来“晦气”。工作阅历丰富的相医生,被现实压迫地面露难色。得益于一位友人帮助,选址最终敲定在六环外密云水库边上。相久大医生亲自上阵,设计和翻修了这栋建筑,一层作为办公区域,二层、三层是护理病房。有了根据地,接下来就是“办证”的烦恼,因为没有同类型的机构作参考,相关部门也是将信将疑难以理解。不过,软磨硬泡之下,相医生还是顺利拿下营业执照。20位护士的加入,让医疗团队的力量坚挺了不少,相久大作为这里唯一的医生,兼任厨师和后勤,以节省开支,托养中心开始正常运转。当你坚定地想要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那些被安养的家庭相医生在访谈中谈到,“安养一个植物人,就是安抚一个家庭。”今年1月,老安的妻子因为车祸成为了植物人,在医院待了4个月仍不见好转。作为月薪5千的普通工薪阶层,一年四五十万的高昂治疗费用,让他望而却步。但是发妻的生命不能放弃,多方辗转打听,老安带着妻子,来到了相医生的托养中心,专业的设备和医护资源,以及每月7500的费用,都让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老安对着镜头说:“这里就是穷人来的地方。”每个月7500的医疗费用,仅仅是一位护工的月薪,更不用谈药物的使用、设备的运转,相医生没有把托养中心当成生意去做,也从来不会催着家属交费,“你什么时候有钱,就什么时候交吧。”理想跟现实之间,从来不是咫尺之遥,可这并不妨碍家属心怀希望,“人躺着总比看照片好。”现在安先生每天都会录音给妻子听,希望有一天可以唤醒她。“快点好起来吧,全家人都盼着你回家呢,
我根本就离不开你。
你总怪我不跟你说“我爱你”三个字,
我以前觉得这仨字儿全是假的、虚的,
现在才体会到这三个字的分量。
快醒来吧,
以后天天都说我爱你,给你听烦喽。”
没人知道躺在床上的植物人他们的喜怒哀乐,很大程度上来说他们为家人而活,家人也为他们活,彼此都是对方的精神支撑。一位学护理的小姑娘,因为家境窘迫,10个月前,只身带着植物人母亲前来,相医生不仅资助了她,还给她找了一份工作实习,让她可以一边工作,一边照顾母亲。在托养中心工作的李大姐,曾经也是病人家属,16年相医生免费收治了她的丈夫,她自愿免费当起托养中心勤杂工。两年前丈夫去世,感恩于最困难时候相医生出手相助,她依然选择留在这里。就算是至亲好友,最亲近的人,都做不到这种程度,更何况相医生只是一个陌生人。医者仁心,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职业,唯有医生是修补生命的角色。在相久大医生心里,大概会比家属更希望患者活下去。从生命被创造的那一刻,每一个人都是存在的独立个体,产生了自己的意识和行为,逐渐形成认知和生活,生命从无到有,从贫瘠到丰盛,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每一个生命,哪怕是正在经历生命的末尾,都值得被敬畏。尽管不被理解,坚守的力量仍掷地有声,正如笛亚在《星游记》中写道:“相信奇迹的人,本身就和奇迹一样了不起。”故事仍在继续,希望相久大医生和他的病人们,都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相逢恨晚,『星标』长情
相信奇迹,静待花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