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失败的好人为何成为邪恶的化身

小丑是电影史上最著名的反派。《蝙蝠侠:黑暗骑士》中,希斯·莱杰饰演的小丑极尽癫狂邪恶,令人不寒而栗。今年杰昆·菲尼克斯在电影《小丑》的表演,则被认为是创造了新经典。很多人说:杰昆·菲尼克斯预订了明年的奥斯卡影帝。《小丑》的剧情其实很简单。哥谭市(也就是纽约)正经历着经济危机。政府在削减福利,很多人失业,清洁工罢工。整个城市垃圾遍地,硕鼠滋生。亚瑟·弗莱克是哥谭市落魄的社会底层。他是一个好人,每天兢兢业业上班,工作是扮成小丑在商店门口举着促销牌子。亚瑟喜欢这份能让人开心的工作,他还有一个梦想:成为喜剧演员。为此他习惯向他人展示微笑——他妈从小教育他要保持微笑。亚瑟患有精神疾病,要接受心理咨询和定期服药。他经常会不可自抑地大笑——这让他的喜剧梦成了一个笑话。亚瑟越执着,别人越觉得他是怪胎。在经历一连串被侮辱与被损害后,亚瑟·弗莱克成了真正的暴徒。整个哥谭陷入火海。《小丑》第一次将「反超级英雄」作为主角,展示出世界的黑暗与残酷。挫折并不总是磨砺,它往往将人性导向黑暗。杰昆·菲尼克斯接小丑这样的角色,是他的幸运;很多观众也完成心灵的洗礼——人性并不本恶,只因社会环境烂透,使好人沦落至疯狂。这种看法很普遍,然而包含毒素。对坏人滥施同情,是获取廉价道德感的捷径。亚瑟在生活中最大的痛苦,是他的梦想注定无法实现。他的精神系统不正常,动不动大笑。但他还想走上舞台,对观众讲蹩脚的笑话。这当然不可能成功——至少在他治好病前。亚瑟沉溺在梦想里,追求不属于他的东西,徒然的努力和不断的失败,使他觉得世界辜负了他的真诚。自大(自命不凡,以为勤能补拙)和自卑(屡挫屡败,终年一事无成)常年积累,仇恨丛生。将理想破灭归结于社会冷酷,是毫无道理的。自由社会从不承诺心想事成。人们要发挥特长,迎合消费者需求,才能创造财富,成就人生。资本主义是一个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社会,人们选择工作,对自己负责。亚瑟常年抑郁寡欢,最大的问题正是他自己。被无谓的梦想折磨,常年生活在失败里,内心迷惘,走向暴戾。其实,他最好的选择,是找一份合适的工作,过好当下的日子,重新寻找生活的意义。自由社会有很多选择机会,只是亚瑟自己一条路走到黑。亚瑟生活中不断被凌辱欺负,是社会正义沦陷,邪恶当道吗?至少在电影中,法律对暴力犯罪的打击一视同仁,就连亚瑟在地铁遇到三个华尔街流氓,将他们杀害,也要被警察搜捕。在哥谭市主流社会,不存在黑白颠倒的情形。亚瑟生活中遭遇不幸,是底层人们艰难生活的一部分,和「社会不公」没什么关系。自由社会无法消灭犯罪,不代表它鼓励犯罪。将生活不幸看作「社会不公平」的一部分,进而大开杀戒,是一种反社会人格。放在平时,没人同情理解这类浑蛋,但在电影中,很多人居然理解小丑,这显然是同情心泛滥。早年媒体报道犯罪事件,常深挖犯罪者身世。这些人大多是穷苦出身,有不幸的童年。父亲殴打,母亲抛弃,使他们变得冷酷无情。记者探究犯罪的土壤,大概是想予人启发,但这类报道往往饱含理解同情,引起读者愤怒。罪犯身世再凄惨,也改变不了罪恶本身。将他们写得可怜楚楚,是在洗白吗?在人类社会最需要守护的观念战场,不应出现虚无主义。否则很多人会觉得:善恶互相交织,对错并不分明,美丑只是相对,世界一片混沌。虚无主义否定人类存在的意义,否定对错是非的价值观。它觉得一切严肃东西都很可笑,人类社会制度非常荒诞,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没有什么真善美的东西。虚无主义是对世界的否定和绝望,自然也是犯罪的温床。小丑本人是虚无主义者。在经历严重挫折和纯真幻灭之后,他变成坏人,想毁灭哥谭和整个世界。他的作恶动机则是:没有动机。毁灭本身就是动机。小丑没有道德观念,没有信仰;他不关心任何人生命,无论普通市民,还是他的同伙。这是一个彻底冷酷,没有准则,无法预测的家伙。蝙蝠侠将保护哥谭市视为崇高的事业,而小丑决心让蝙蝠侠成为一个笑话。这也是小丑让人不寒而栗的原因——他是一种纯粹的恶。这个世界还有一些潜藏的小丑。他们遭遇生活的不幸,饱受灰暗心灵的折磨,随时想发泄对世界的不满。这类反社会人格的人,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定时炸弹。2012年,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在科罗拉多州一家影院上映时,一位名叫霍姆斯的年轻人穿着防弹衣,携带长枪短炮,对着观众扫射,造成12人死亡,70人受伤。25岁的霍姆斯当时处于人生低谷,他博士辍学、女友告吹,还患有严重精神疾病。霍姆斯作案前就说:「恐怖主义不是我想传递的信息,我想要传递的信息是,没有什么信息。」1999年,美国发生了史上最严重的校园枪击事件:科伦拜中学校园枪击案。凶手之一的埃里克·哈里斯在大屠杀前一天写道,「有趣的是,当我以人类的形态存在时,我知道我会死去。一切都有些平凡琐碎。」最近几年,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无差别的犯罪事件。案后后你听那些举刀杀向儿童的屠夫,开车碾路人的疯子,他们的说法差不多:活着没有什么意思,这个社会很不公平,我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生活的磨砺,使他们成了没有灵魂,没有道德感的人形躯壳。黑化之后的小丑也是这种人。他以为自己是社会罪恶的结果,事实上他自己才是罪恶本身。生活中难免坎坷艰辛。很多人尽管饱受屈辱艰难,仍然行走正道,不迁怒,不诿过,努力做平凡的好人。他们才真正值得同情和尊重。更加值得敬仰的,是遭遇生活不幸,还能承担个人责任,让这个残酷的世界变美好的英雄。超级英雄系列就为我们树立了诸多例子。比如超人、蜘蛛侠,以及小丑的对立面:蝙蝠侠。蝙蝠侠很小就目睹父母被抢劫杀害,他没有消沉,而是将人生事业献给打击罪犯,守护城市。哥谭市越混乱,蝙蝠侠越坚定。他对正义的坚守从无动摇,正是有他存在(包括那位可敬的警察局长戈登),大混乱时代的哥谭市才没有瓦解。电影结尾部分,一群像亚瑟一样的小丑们,发起对城市秩序的攻击。他们戴着面具,打砸抢烧。幸好,能挽狂澜于既倒的少年蝙蝠侠布鲁斯·韦恩,正注视着这一切。
最近文章中国应当引进缅甸劳工吗世界上最好的移民转发朋友圈或者点在看↓↓ 表示支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