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芳这个坏逼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次武汉肺炎的防疫将是一场硬仗。昨天去朋友家吃饭,饭桌上都在聊这个,打开朋友圈,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转发相关新闻。平心而论,虽然武汉方面在疫情披露上存在不少瑕疵,但是就zhongyang层面在信息披露上已经比当年的SARS进步太多。今天看到人民日报还做了一个图表,详细披露了各省感染情况。我相信,疫情的每日更新在日后的一段时间内会成为一个常态。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一个大v的微博,显得特别扎眼,跟主流的声音很不一样。我突然想起了SARS的时候也曾经出现过类似的声音。有一个叫童增的专家还写了一本书,声称sars是西方针对中国的一次生化袭击。其依据是非典病毒针对的都是中国大陆、新加坡和香港台湾的中国人、加拿大的华人,对其他民族并无“关照”。美国人、日本人、德国人等其他民族死亡率很低或者零死亡率。这类阴谋论其实是相当有市场的。现在武汉肺炎的病源尚未找到,新增病例节节攀升,各个省份陆续出现疫情,我猜,在此背景下,这样的声音大概是很能稳定人心的。我看了下那条微博下方被花千芳老师精心筛选出的不多的留言,大抵这届群众也是相当信以为真的。
还好转发的留言花千芳老师是没有办法筛选的,看得出还是有不少人是清醒的。大概只有扭曲如蛆虫的人才会有这样的脑回路吧。就连钟南山这样的学术泰斗都说了,出门戴口罩是预防武汉肺炎最好的方法。但是花老师就是觉得戴口罩会破坏治安。这个人得有多歹毒啊?置亿万同胞的安危于不顾。我不知道花老师是什么野生动物变的。不对,我这样说好像侮辱动物了。凡是稍微有点良知有点理解力的人都会觉得,你这样跟那个吃国难馒头的“青年大院”简直就是一丘之貉。什么事情比较热,就蹭这个热点,而且要站稳自己的立场,反正有大把人来缴智商税。对,你吃准的就是这个,你有160多万粉丝,随便发个微博都有几千人转发。然后你的知名度因此又上升了好几个百分点。我想你心里跟个明镜似的。你知道什么样的话既安全又能建立你在镰刀界的历史地位。是的,粪球还有屎壳郎吃呢。不过在我眼里,你连屎壳郎都不如。屎壳郎至少还知道吃粪坑减少垃圾利于环保,你是在制造垃圾,不对,是毒素。如果14亿的国人都听信了你的说法,都不戴口罩上街,那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局面呢?那是你希望看到的吗?是的,你巴不得这样,那样你就可以更加名正言顺地把责任归结为西方的生化武器了,你可以更加名正言顺的把脏水泼到hk同胞身上了。可是你可能不知道,hk这次是全中国对这场疫情最重视的地区。他们只有几起疑似病例的时候就启动了紧急预案了,那个时候武汉方面还一直声称疫情可防可控呢。再说了,hk人戴口罩怎么了?hk人就不能带口罩吗?我去过不少次hk,地铁里马路上就算是没有这么凶猛的疫情也到处都是戴口罩的人,在日本在台湾在新加坡在稍微发达一点文明一点的国家和地区,戴口罩也都是家常便饭。戴口罩是一种文明的象征是一种自己感冒了不给别人添麻烦的礼仪,这有什么不对呢?哦,我忘了,你来自一个野蛮的群体,你的心里早就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武汉肺炎,所以你看到什么都脏的看到什么都是不合理的看到什么都是西方人干的。跟你谈文明有点奢侈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就在不久前你还在微博上抱怨,因为你老家经济不行,你老母亲的养老保险证书被政府收缴了。虽然你很快删了这条微博,但是人凡是走过必留痕迹。就像多年后,你说过的话放过的屁也会被盯上历史的耻辱柱一样。不过说实话我真的挺佩服你的,一个养老保险证书都可以随意被剥夺的家庭,居然在已经蔓延全球的武汉肺炎国难面前可以说出如此高风亮节的话。我看你就差说,纵做鬼也风流了。但是我挺同情令堂大人的。儿子有160万粉丝,却依然无法替自己伸张正义。儿子誉满天下吃香喝辣替郭嘉操碎了心,自己的养老金依然被突然充公。花老师,如果说祝你全家都得武汉肺炎,我有点于心不忍,毕竟我们都是有母亲的人。要不你今年回抚顺过年的时候,先带头不戴口罩可以不?对了,你现在是抚顺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又是中国四大网络正能量写手之一。以你的能量你的财力大可以把令堂令尊大人接到武汉过年才是。到时候,你别戴口罩,主动到华南海鲜市场走一遭,到金银潭医院探视下武汉肺炎的患者,我敬你是条汉子。对了,去武汉的时候记得带上你的好朋友周小平一起。毕竟他跟你一样,也是百毒不侵的主。在周小平看来,三聚氰胺都是西方针对中国的舆论战。
尽管很快就被当年三聚氰胺的报道者啪啪打脸:《致周小平先生,祝你余生尽享三聚氰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