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一封信‖容忍未必是一种美德,但愤怒只会让人愚蠢

这是我的微信公众号2016年的第五篇文章,如果喜欢,请帮转发,谢谢你。

我是一名二十岁的问题少女,我觉得几乎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我一直不相信任何人,一直把事情都往最坏的方面去想。不在乎一切不拥有任何可以说没有人在我心里存在着什么位置。

前天晚上,一向气盛的我,与一位五十岁的阿姨发生了争执,动了手,在推攘过程中她膝盖撞到了台阶,于是粉碎性骨折了,报了警,于是警察把我逮捕了。以蓄意殴打他人罪名。扣留了一夜。第二天路了口供。尽管是阿姨先辱骂先动手,我也受了皮外伤但是民警不问缘由只看阿姨骨折了就立马逮捕了我。一天一夜我家人提出很多次要求见面赔偿民警都不给,直到昨天下午三点把我从关我的地方放出来,让我电话给我的家人,说五点之前必须把十万元保证金送到,说对方手术起码五六万,送到放人,不送到马上送拘留所,直到对方病好起诉我才能放出来。

我家人送了钱,于是我被放了出来,警方说如果对方愿意调解,我将无事,但是对方要多少我就得给多少,如果对方不愿意调解我除了赔偿还要判一缓一,人生从此有了污点。

从我看到我父母为我凑钱来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太不懂事了,为了我去求那位阿姨,为了我去求警察,我不知道我现在还是人吗?我不知道我还有心吗?还有是非观吗?我现在脑子一片空白,我尽然没有感到一丝害怕一丝不安一丝罪恶一丝愧疚,老师我该怎么办?

Wenny

Wenny:你好

你来信有一段日子了,但我一直没有回复你,一是觉得给找律师之类的具体建议没什么实际用处,这些一定是你父母替你去处理了,二是觉得以你当时的心态,我说的话你未必有耐烦听。所以,我把这封信放了一阵子,现在才回复。

我在你的来信中注意到了两点,一是你来信的开头没有按照常规写信的格式,称呼我一句水木丁,水老师等等,也没有说“你好”,而是直接就开始陈述你自己的事,这让我觉得你可能是平时说话就比较冲的那种女生。二是你在来信中自称自己是一个“问题少女”,我觉得这一点也挺有意思,通常我们说的问题少女,是十三岁左右到十八岁之间的女孩。一个二十岁的女生其实已经被社会视为成年人,依然很自然而然,不加引号的称自己是问题少女,我猜想你会这样称呼自己的,重点都不是在“问题”,而是在“少女”。这说明你不愿意长大,我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我们的语言是有魔力的,它看上去是被你主导,由你的思想意识控制说出,其实反过来,它也可以定义你,控制你。当你反复的称自己是问题少女时,其实是陷入了一个自我心理暗示的死循环,从“我不想长大,想继续当少女”到“因为我还是个少女,所以有问题可以原谅。”再到“只有不断发生问题,只有愤怒,才是真正的少女,真正的青春”,而你的父母也很配合你,你们之间形成了一种固定的模式,谁也打不破,就这样周而复始。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有很深层的历史原因,这和你父母对你长期以来的教育方式有关。你既然没有讲述,我也不好随便判断了。总之作为一个陌生人,我读你的来信,看到的是一个不想长大,也根本成长不了的成年人。我想这可能和你原生家庭有更深层次的关系,这里我没法深入的去说。我只从我能看到的说一点肤浅的感受吧。

你说你没有感到一丝害怕,罪恶感或者愧疚,其实我并不觉得特别震惊或者奇怪,你的心态,还真是蛮像我曾经教过的那些十三四岁的少年们的。他们中也有一些看上去总是酷酷的,拽拽的,无惧无畏,六亲不认的问题少年。成年人拿他们总有些头疼,甚至有些怕他们。
很多人心里自己的样子,都会跟外界别人看到的他不一样,即使看到镜子里真实的自己,人们依然相信自己心中的那个自我才是真实的自我。我想在你心里,可能也是一个无情的,叛逆的,酷酷的少女。你有你自己的世界,别人走不进来,你把门关上了,我并不知道那是为什么。你若不说,我也就不问了。不过我想说的是,这样的问题少年,常常不是因为内心过于强大,恰恰相反,他们是由于内心太脆弱了,才要做出一副六亲不认,十分残酷的样子出来来吓人的,这就像动物感到受威胁,会造出声势恐吓敌人一样,你会发现,小狗叫得比较凶,大狗其实反倒不太叫。这个道理,放在人身上也一样。因为内心脆弱不安,才要吼得特别大声,反抗得比别人都用力,才能打败那个镇压着他们的强大的敌人,那个成人的世界……

可是,写到这里,我却不得不对你说一声十分残忍的话,你是有问题,但却真的已经不是少女了。全世界把你当少女的可能只有你自己,也许还有你的父母。在别人眼中,你就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你的情绪失控,不会再像十四五岁的时候那样轻易的得到原谅。我理解你心中的怒气,那是少年人不管不顾的怒气。可是别忘记了,你的身体已经不是少女的柔弱身体,而是一个成熟女子年轻力强的身体了。在你以为自己必须要向成年人的世界吼得特别大声,反抗得特别用力的时候,你已经能对别人造成很大的伤害了。

一个人不想长大,总是有一些原因的,但归根结底,无非是因为不长大就可以享受到许多的特权,或者对成年人的世界感到害怕或者困惑等等,再说了,愤怒的青春是一件很酷的事,谁愿意成为那种满身铜臭,灵魂已经在腐烂掉的成年人呢。这些我可以理解,但其实,作为一个已经当了很多年成年人的人,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一句,做成年人这种事儿,也不一定是年轻人想的那样,其实也可以是件挺酷的事。几年前我回家给我父亲扫墓,我们那里的墓园,一年到头都有一群妇女在那里趴活,一看到扫墓的人,就跑过来帮念吉利话,然后跟你逃一两块钱。从前我对她们的骚扰很愤怒,但是那一次,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我跟凑过来的一个女人说,我给你一块钱,把你的烧火棍借我用用,另外你不要说话,帮我看着,也不要让其他人打扰到我。然后,我第一次没有被她们纠缠,安安静静的给爸爸扫完了墓。这没什么了不起,但是长大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每一件小事都是你练习的机会,点点滴滴的积累,直到你慢慢学会控制自己,也慢慢的开始可以控制一些你的世界,从而慢慢的可以掌握你的人生里那可以控制的一部分。

如果是在从前,我也只会跟这些人生气,觉得很愤怒,却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我也曾向你一样,拖拖拉拉,磨磨唧唧的赖在青春里。我拖了很久,才找到了做一个成年人的感觉,当你经过反复的反省,锻炼,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也能够从某种程度上控制你自己的人生时,那时候,你的内心才真的不害怕自己,也不怕这个世界了,你不再是一个小动物,你的内心强大远胜于咒骂你的那位五十岁的阿姨时,能够理性的看待这个事,能够预料到一件事的后果时,你是不会伸手去推她的。当你平静下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解决问题的能力,你的潜力,对事情的预估能力,都超出你的想象。而被愤怒控制的人,只能成为愤怒的牺牲品。

我不认为忍让必定是良好的美德,因为有可能只是因为怂,但愤怒确实常常使人愚蠢。所以我觉得你如果真的没有感到一丝害怕不安,罪恶愧疚这些情感道德上的东西,那也不用勉强自己。但是事到如今,如果你还没有认真反省这一点的话,任凭你平日里在怎么聪明伶俐,幼稚和愤怒都可以使你的智商在一冲动间被降维到了愚蠢的地步,那才是真的不可救药了。故作无情的人看上去很酷,但愚蠢一点儿也不酷。海明威说:“真正的勇气,是压力之下的优雅风度。”大家都喜欢这句话是因为觉得它很酷。而我喜欢它,是因为它点破了智慧和能力的关键。没有能力的人,不够强大的人,就没有这样的优雅。一点外界压力,别人三两句话就能导致失态,甚至把自己一生都搞糟的人,看上去其实一点也不酷。对了,从这一点来说,你有没有想过,你和那个咒骂你的阿姨,其实是一种人,你对她不屑,觉得她活得腌臜,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二十岁的时候认为自己是问题少女,五十岁的时候你还做问题少女吗?如果真的那样,她现在的状态,可能就是你的未来。

姑娘,你才20岁,好好解决当下的事,该道歉道歉,该认罚认罚,等一切平息,希望你能好好认识一下自己,吸取教训。无论发生什么,长大还来得及,一脚刹车也还来得及,告别心中那个酷酷的少女,你还可以成为一个酷酷的成年人,等老的那一天,成为一个酷酷的老人。
水木丁

2016年1月15日
PS:信箱重开,亲们可以给我写信,如有需要请寄信至:pinkonion@126.com往来信件默认为可公开,如信件不便公开,或公开时需要隐去信息,请务必告之。避免有朋友没有读过此需知,因此原则上我只回复这个信箱里收到的信件。

近期回信:
回一封信之谁中了爱情大魔咒
回一封信之他想吃一个女人
回一封信之“爱自己”为什么这么难

我是水木丁
我的公众微信号也叫“水木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