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恋是一种病:章诒和的自恋与抄袭

章诒和文笔洗练,作品有其价值,如她笔下的江青,对京剧有精深的理解;汪精卫以《金缕曲》赠爱人同志:
别后平安否便相逢、凄凉万事,不堪回首。国破家亡无穷恨,禁得此生消受。又添了离愁万斗。眼底心头如昨日,诉心期夜夜常携手。一腔血,为君剖。泪痕料渍云笺透。倚寒衾循环细读,残灯如豆。留此馀生成底事,空令故人僝僽。愧戴却头颅如旧。跋涉关河知不易,愿孤魂缭护车前后。肠已断,歌难又。
才华横溢,“绝非我们印象中的白鼻梁小丑”。
遗憾的是,章诒和缺乏写作尊严和反思力度,自恋。
自恋到了极点就是猥琐:普遍贫乏的时代、大饥荒的时代,津津有味地描摹贵族、精英超凡脱俗的高雅生活,自我陶醉,毫无批判、愧疚。“一条毛巾顶多只能用两周”,好阔气!当今物质发达,“一条毛巾顶多只能用两周”的有几人?
灾难过后,这片神奇的土地就会雨后春笋般冒出无数比婴儿还无辜的成年人:杨绛、高尔泰、章诒和……腆着一张老脸,所见所得皆为时代、社会、他者的罪错。啥,反思的深度和力度?我们非常干净,刚刚《洗澡》!
多年前即爆出抄袭丑闻,媒体装聋作哑,无耻。
@京兆沈郎:章诒和的不要臉,從她發表在香港《明報月刊》的這篇《戲劇大師尚小雲往事》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全文主抄尚先生公子名武生尚長春所撰《尚小雲與榮春社》(圗一至四),兼抄唐鲁孫《故都梨園三大名媽》(圖五、六)。整段抄。而且她無知到連吴小如(北大敎授,名票友)和吴曉鈴(社科院研究員,戲曲研究名宿)都分不清。每照上頁為尚、唐文,下爲章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