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执着 他的自私 孩子问题成迈不过的坎

讲述人:姓名:白晨星性别:女
年龄:32岁
提离婚
被他温柔反驳
今年武汉的夏天特别热。每天要上班,基本上一动就是一身汗。我六月底做了流产手术,身体虚弱。有时候在空调房都莫名一身汗,有时在大太阳下又觉得关节处处发冷。
回到家,老公赵君强照例是体贴的。早就把空调开到合适的温度,一进屋就要我洗澡,然后有营养的饭菜端上桌了。
我说:“还是离婚吧。我要的你给不了我。”他说:“你现在翅膀硬了想飞走,我阻止不了你。但离婚我不同意。要离你去起诉吧。”我说:“何必拖着呢。大家现在这个状况两清不好吗?”他说:“你的心,比我想象的要硬。”我回:“彼此彼此。”
我和赵君强结婚有五年多了。我是初婚,他是二婚。七年前,我们认识的时候,他的妻子因为癌症过世了,留下一个刚上小学的儿子。
我那个时候也是超级狼狈。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和我分手了,投奔了一个家有拆迁房的女人。我在一家经营不善的商场当营业员,没有什么销售提成,一个月拿着一千出头不死不活的底薪。当时选这个工作,是因为离出租房近,可以照顾男友。可辛苦的付出,人家依旧只是向钱看。
我每天下班就去找房子,心情不好老是不按时吃饭,有一天走在路上,眼一黑就晕倒了。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赵君强。他说是他看我晕在路边,就和几个人合力把我搀扶到凳子上坐着,刚准备叫救护车,我就醒了。他说:“你这肯定是低血糖,等一下,我给你买瓶水。”
很快他拿来了水和巧克力。我说:“大哥谢谢你呀。”他说:“不谢。”然后就是沉默。他终于说:“我走了呀。”我忙站起来说:“那您留一个联系方式吧。”他笑了说:“不用报恩。”但还是给了我联系方式。
约定不要孩子
就结婚
和赵君强遇到是在菜场,他正在菜摊子前犹豫,然后拿着几根很老的青菜往袋子里塞。我说:“这些菜不好,那些才好。”他抬头看我,就笑了。我问他是不是不经常买菜。他说是的,之前是妻子买菜做饭,后来妻子过世了孩子是老人管,他基本就是到处混饭。周末孩子回来,他觉得应该给孩子做饭,所以硬着头皮来菜场。
我说,幸好碰到我了,不过我马上要搬家了,这边房租太贵租不起。
感觉我们两个第二次交谈,信息量超大,互相坦诚到不像陌生人。赵君强说他郊区有套房子,正好租户退租,他便宜租给我算了。
他带我去看房,又帮着我搬家。我为了答谢,请他吃了几次自己做的家常菜。所以很快,我们就知道了彼此的心意。
以我当时的条件,赵君强能看得上我,我就偷笑了。我们恋爱的时候,他就和我很郑重地谈过,因为他有一个儿子,自己年龄不小了,职业和收入上升空间都有限,如果我再生一个孩子,生活质量会直线下降。
我没有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他的要求。因为我家有四个孩子,孩子多就穷,生下来没有办法好好照顾,那么何必生呢。只要我和赵君强能好好过就行了。
生活好了
心态改变
我们结婚前,赵君强和我都去医院做了一个很详细的体检。我知道他之前的妻子年纪轻轻得癌走了,他有心理阴影。体检结果,我有轻微的多囊卵巢综合症,医生说问题不大,治疗一下就好。如果不治任由发展,会不孕。
我真心觉得无所谓,反正又没准备生孩子。可赵君强不答应,说健健康康才好。他坚决带我去专科复查,开了一堆中药回来,每天逼着我喝,又让我去跑步。我心里还是挺感动的。同时他要我去学点技能。一开始我说去学个美容美甲算了。他说那不好,特别是美甲或者美发,长期接触一些有害物质。
赵君强鼓励我去学财务,我笨笨的,但胜在性子不急躁,因为有人照顾生活了,所以能够慢慢精心学。考到了证书找到工作,一步步稳扎稳打的,从一个打工妹混成了薪资水平中等的白领。曾经那些朝不保夕的日子,在离我远去。
最近这两年,特别是过了三十岁以后,身边的人陆续生孩子,有的生二胎,办公室的同事老打趣我什么时候要孩子。我说:“不要了,就和老公二人世界多好。”大家都笑我们恩爱,不需要孩子维系家庭。
赵君强确实很好,他不大男子主义,个性温和。之前不会做饭,我工作忙起来后,他也会学着去做。孩子大部分时候都跟着爷爷奶奶过,就算和我碰面也是温和有礼。
但是心里的母性一旦发作,就会无法遏止。我偷偷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的多囊症本来就不严重,对怀孕影响不大,要我自己回家先试着怀。
推掉我对未来的希望
我和赵君强商量再要一个孩子。第一他儿子大了。第二我现在收入也还行,不存在养一个孩子生活压力大。第三我想要自己的孩子。
赵君强说我说的都有道理,但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再想想。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顾虑,说出来大家商量,他说单纯觉得自己年龄大了,不想拖着个孩子。可是他才四十出头,现在好多家庭生二胎,都是父母年龄四十出头那种。总之,他不能太自私。他说:“你真想生,我不想生,确实是有点自私,但毕竟我们结婚前说好的。”我说:“时移世易,什么都在变。”
过年后,我偷偷停了避孕药,到端午节前,我知道自己怀孕了。我去医院检查确认后,告诉了赵君强。性格温和的他第一次发了很大脾气,怪我自作主张。我说:“你就是拖着,等你想通了,我年龄也大了,生不出来了。”他说:“那你也不能先斩后奏。”
我们一直冷战着。也许是心情不好,我有点点见红,紧张地去了医院,一番检查,医生还说我小题大做,要我放松心情。
结果第二天,我和赵君强又发生了争吵。我希望他端午节开车带我回家一趟。他觉得这是我借父母给他施压。他不想和我吵,准备拉门出去,我拦他,他手一扬,我一个趔趄没站稳,坐在了地上。当时吓傻了,并不觉得肚子疼,正在气头上就没去医院。结果到了傍晚肚子疼起来,我这才慌了,赶紧去了医院,保了两天胎,孩子还是流产了。
这下,赵君强终于有点慌了,他再三说,医生说了,流产原因可能是外力造成,也可能是胚胎质量并不好造成。我很伤心,不想搭理他。我说:“如果我坚持生一个孩子,你怎么说?”他说:“你养好身体再想这些。”
我付出了血的代价,他依旧还是搪塞我,我的心慢慢冷了。我的感觉就是,日子平淡过着,没有什么问题,但一旦出现问题,他第一个丢下的就是我。这样自私的人,和他一起过还有什么意思呢。
记者潘璐
李青说情
生还是不生?
这是一个问题
婚姻就是一场契约,今天的讲述者签下的还是一个带有附加条款的契约,那就是婚后不生孩子。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她的想法变了,没和对方沟通达成一致,就私自怀了孩子。虽然这里的丈夫有其私心,但妻子违约是确凿无疑的。
生育问题是婚姻中潜藏的暗礁,只是还没有像其他问题那样被拿出来大肆讨论。一方想生另一方不想生,各自都有其权利,要达成一致,也必得有一方做出完全的让步。这是一个没办法各退半步的问题,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要么违约,一意孤行,要么毁约,一拍两散。
多元化的社会里,孩子生还是不生,越来越成为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