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共同语言 幸福好像蒙着一层灰

记者潘璐
讲述人:温隶
性别:男
年龄:38岁
表面上的岁月静好

春天的好天气总是转瞬即逝的,好天气自然要带着孩子出门玩玩。和老婆康蜻从过年商量到4月份。先说是带孩子去附近城市的乐园玩两天,结果她没时间,只得作罢。后来又说去市郊找个农庄住一晚,依旧没有时间作罢。

好吧,去公园放个风筝总行吧。可也是一拖再拖,终于拖到满城柳絮的季节,这个全家的公园之行才成行。

我和康蜻坐在草地的地垫上,调皮的儿子一会玩玩滑板车,一会玩玩竹蜻蜓,一会又拉着我去给他拿风筝。康蜻一会给儿子擦汗,一会叫我们回来喝水,一会又是吃水果和零食。怎么看上去都是和睦一家人,所谓岁月静好不过如此。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整个上午,我和康蜻的对话只有不到20个字。大部分还是语气词。“哦”、“啊”、“好的”基本就是这样。实际上,这两三年,这几个词语构成了我和康蜻对话的主要内容。

她工作忙是一个方面,早上六点半出门,晚上加班到9点。即使回家早一点,十之八九也是带着工作回的。我能怎么办,一个大男人,难道像小女人一样撒娇说:“老婆陪陪我,说个话也好。”有一次,我真的是忍不住拉下脸面和她说:“我们好久没有说话了,说说话呗。”她伏案工作头也不抬回:“我忙着呢?是不是孩子幼儿园有什么事情?”我听了她的回答,很想发火。可转念一想,发火她也没空理我,何必呢?

我在一家大公司做行政,朝九晚五非常稳定,所以家一向都是我管的。这个我没任何异议,毕竟老婆忙一些。可是再忙的人,不会忙得和爱人没话说吧。我们是什么时候走到这一步的,从量变到质变,也不是一天炼成的。
她的果敢和我的温吞

大概在上大学的时候,我才接触到一个词“选择困难症”。我是重度患者,从早上吃什么,到买什么样的球鞋,我总是举棋不定。在家还好,总有父母为我操心。到了学校,这症状就明显了。寝室哥们不止一次说我:“磨磨唧唧,不像男人。”刚开始我还挺愤怒,但转念一想,人家说的也是事实呢。不是没有想过要改,可是性格如此根本改不了。于是只能接受现实了。

工作以后,也是跳槽好多次,最终发现自己还是适合循规蹈矩的行政工作。靠着细致和条理,工作始终做得还不错。

在恋爱上,选择困难症表现得尤其严重。和妹子的约会往往是约几次就没有下文了。我就纳闷了,女孩不都喜欢男人顺着自己意思来吗?我这么顺着你的意思,我还有错了。再说了我费尽心思约会我容易吗?还怪我不一周约三次,约三次,此次要我想节目,问我吃什么,那简直就是要我的命了。

30岁那年,遇到康蜻。我觉得我的救命稻草来了。记得遇到她,是去她公司办事。我听到她和实习生说话:“我告诉你,就按着我说的做。”那句话,一下就打动了我,天哪,我就需要有一个女人,告诉我凡事该怎么做就好。现在女人不是天天嚷着要独立吗?可这么果断的女人还是很少的。
选择困难症也有灵光迸发的一刻,我决定我要追她。康蜻比我只小几个月,没有男朋友,据说是公司著名剩女之一。所以当我追她的时候,感觉她挺开心的。我一开始就和她说了,我这个人不喜欢操心,约会时间,约会节目都她定。她说:“好呀,没问题的。”开心恋爱了半年,我们就结婚了。
考证期 失去第一个孩子

康蜻家是武汉周边小城市的,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已经出嫁了。她没嫁人一直是父母心病。结婚前,她妈和我说:“我们家小蜻就是一个要强的个性,我们都以为她的婚事很难,还好她遇到了你。”

当时康蜻在公司干得一般,琐事多拿钱少。所以我们刚办完婚礼她就和我说,希望我支持她考一个有用的证书,这样她事业可以上台阶。我问她为什么之前没考。她说每个月房租和开销压得她透不过气,手停口停的时候可不敢辞职,就这么在公司忙着没时间去考证,事实上她已经考过了两门,但剩下的迟迟没法去考。

我听她这么说,毫不犹豫就支持她辞职了。她开始没日没夜在家复习,我努力做好后勤工作。结果一个意外,康蜻怀孕了。她想打掉,我和我家人坚决拒绝。后来她妥协了,说不干涉她备考就行。结果这个孩子怀到六个月的时候去B超,有严重缺陷,医生建议引产,我们当时都呆了。

我妈妈当时得知结果就闹开了,说康蜻不顾怀孕熬夜看书才会这样的。这事后来成了我和她之间不能碰的伤口。

孩子没了,康蜻还在小月子,最终还是坚持参加了考试还考过了。那一刻,我真心挺佩服她的,也觉得她挺不容易,在心里暗暗发誓对她好。
越来越冰冷的婚姻

婚姻生活虽然有了不可触碰的伤疤,但日子还是要过的。康蜻考到证书,去了一家她心仪的大公司。她说:“等我工作稳定了,我们再要孩子。”我答应了。一年后她工作稳定,升职,我和她提了孩子的事情。看得出她很犹豫。我承诺说:“不要你带孩子,我带。你不想和我妈处,要么我们接你妈带。要不白天我妈带,晚上我下班就接回我们自己家。”她看我急切的样子,叹口气点头了。毕竟她也快33岁,再不生真的错过最佳生育年龄了。

5年前,我们的儿子出世了。我想女人有了孩子,肯定会对家庭多用点心思。可是我想错了。产假没有休完,康蜻就提前去上班了。刚开始还背着吸奶器和奶瓶。到孩子半岁她就说没有时间吸奶储奶,硬生生打了回奶针。乳腺炎高烧的时候,她还撑着和下属打电话布置工作。对这样的康蜻,我有介意,有无奈,也有心疼。

婚姻的变味不是突然的,迅猛的,应该是一朝一夕累积下来的。大多数家庭都是男人话不多,女人爱说。康蜻说起工作头头是道,可是和我就没啥话可说。刚开始还早中晚互相网上问候,吃了什么?工作完成没有?后来太乏味,也就免了。反正我吃食堂她长期叫外卖。

刚开始我还和她汇报一下儿子每天的情况,她听了之后没啥反应,自顾自去给孩子换尿布洗澡。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之间话太少,儿子快两岁了都不大会说话。

人家都说婚姻就是平淡,就是柴米油盐和鸡毛蒜皮,这些我都能接受理解,可慢慢的,我和康蜻越来越像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说她的心思不在家里也是冤枉她。虽然工作忙,但只要在家儿子的事情她还是都会参与。孩子上幼儿园后,报名各种特长班也是她负责考察和报名的。我偶尔也能感觉到她对我有一丝歉意——因为自己工作太忙。可也仅限于此。我一个大男人,天天求关注撒娇这事真的做不来,我们之间真的已经从爱情到亲情了吗?
李青说情
有效的办法

人各有志,说的就是每个人有不同的价值观,一个人的行为方式和他的价值观是密不可分的,这甚至比性别性格更能影响一个人的生活。也因为如此,婚姻和谐,必须在三观相合的基础上,即使不相合,夫妻双方也要能理解和接受对方的价值观,互相包容才行,如果既不合又不能接受包容,那就会对另一半一百个看不惯,一千个有意见。

讲述者的老婆是个以事业为重的人,这样的女人不算太多但也绝对不少,作为她的另一半,如果不能接受她以事业为重的价值观,自然会有失落和不满。其实这两个人如今的相处方式并没有耽误什么事,不过是做老公的心里有些接受不了而已。

解决问题最有效的办法,不是苛求老婆,而是接受和包容老婆,她并不是没有尽到为妻子为母亲的责任,只是没有以丈夫希望的方式,那么是不是丈夫应该改变一下他的期望值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