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爱了很久的另一个自己

挺久时间没有空下来写东西了
以前总想着挖掘一些新奇的或是站在标新立异的视角
去写一些另类的 抓人眼球的文章从而去获取关注
可现在会想着 比较想征服的是自己心里的那个观众
记录当下 以作往后回望
今天是2020年4月4日 星期六 清明节
早十点 还在睡梦中的我就听到整个城市防空警报鸣响
醒来发现各大平台媒体 朋友圈都在悼念
以前清明去祭祖 就跟着大人一起规矩礼拜不知其意
当死亡真的降临你面前 当你真的去直视死亡的存在
你会发现那一刻的呼吸 是这么但沉重
“等国家说可以出门的时候
你打算什么时候 去见那个你想见的人”
……
“有的人相见坐飞机
有的人相见要坐时光机”
—————————
不知疫情阶段的大家过得怎么样
我一个人时常在焦虑
焦灼这一切有何意义 焦灼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未来的方向会在哪 个人的价值又在哪体现
但这些我都找不到答案 至少现在我还回答不了
思考着眼下的慌张 能明白其实这是对未来的迷惑
像是所有成人都要经历的 内心无力的日子
迷失着 当现实和机械化的日常生活将我们埋葬
会纳闷着自己究竟还能在这里能挺多久
可奇妙的是 我们在这种状态下撑过的时间
比我们想象的要长
—————————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可以放下你已经离开的事实
可我还是好想你
从当时的愤怒 愤恨命运不公 恐惧 到如今的不吵不闹
尽量不提及 把一切情绪往心里藏
在凌晨的中环路上开着车
我好想跟你分享我眼前的这份景象
原先我们喜爱热闹繁华的上海
因疫情关系 道路空无一人如此这般的凄美
我也好喜欢 你呢 你会不会喜欢
在这段疫情 我反而比之前的状态更忙了 像是个陀螺
但其实我也好想告诉你 告诉你其实我也好累
像是撒撒娇 想要你像以前那样夸夸我认同我心疼我
你快来看啊 我真的有在好好的认真的生活
你快来看啊你也会为我开心的 是不是
当我遇到事情了 我还是会想象着
像是你还在我身边 你若是听到 会给我什么样的答案
日常的我还是会笑着忙碌着 仿若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而当一个人在的封闭空间里 像是现在
听着歌听着听着 突然的会嚎啕大哭
我好想你
—————————
“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
路途上会有很多站 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
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 即使不舍
也该心存感激 然后挥手道别 ”
恩 我想用旅程来形容人生一定是最恰当的比喻
我们的人生从出生到死亡 旅程从起点到终点
起点与终点之间 需要选择无数条不可预见的道路
人生中的相遇也是从选择开始
而不同的路亦有着别样的风景
人生的艰难困苦就像旅途的风雨雷电
万事亨通就如同是明月日光
所以苦难不会一直存在 但也不会消亡
总是互相交替着
生活的本质就是撕破真相让我们去面对
我经常有那种感觉 如果这个事情来了
你却没有勇敢地去解决掉 它一定会再来
生活真是这样 它会一次次地
让你去做这个功课直到你学会为止
那些你逃到舒适区暂时躲避的困苦
都会以另一种难受的方式与你相遇
渐渐的我逐渐顿悟 痛苦没有意义
也开始学着去练习 承担这份痛苦
并非忍受 而是承担承担着思念痛苦的到来
不忧不惧 坦荡的迎将前去
到己所不伤 亦无患于人时 便是成长
众生皆苦 唯有自渡
假如 一年之中我们一定要拿出那么一点空闲的时间
千里迢迢奔赴到让你觉得自在的朋友身边
随便混迹几天光景 吃吃火锅 喝喝酒
穿梭在夜市小街或者躺在家里什么也不用干
每天一起窝在沙发一起打打游戏吐槽身边的怪事
纯粹把时间用来消耗这种状态是最让人觉得放松的
彼此坦诚没有身份和地位只有欢声笑语
一定要有这样的时刻
一定要有这样的朋友
答应我 人生一定要找到这样最舒适的落脚点
还有还有 不要将自己的认知来源只仅限于你的朋友圈
终归还是要把该看的书和电影
该听的音乐 该了解的人文历史都熟稔下来
才算是对得起你得到的这张快乐人间的入场券
—————————
行走在这人世之间聚散虽然总是无常
然而心中的爱却有常这份爱会一直陪伴着我温暖我
环绕着他人也滋养着我自己
我想这就是你留给我
成长道路上领悟的意义吧
即使身在痛苦的日子里
也要不放弃内心的热爱
哪怕那份热爱微若烛火
忽明忽暗也仍然坚守不失
哪怕所遇皆冰凉 我心依旧滚烫赤诚
PIN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