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郊,解封后的第一天

昨晚回家刚进屋,群里就被一条消息炸锅了:
三河燕郊限行有变!1月19-25日,实施单双号限行,单号单行,双号双行,周末不限,1月26日开始与北京同步限行。
邻居们不知消息真假,互相传来传去。
对于这种消息打122最直接。然后我就打了。
122的态度一天比一天好,我问这个消息是真的吗?对方答是。
我问什么时候出的,为什么我们没有收到任何官方的正式通知呢?如果没有邻居说,我们根本不知道啊!对方答刚出的。
我又问作为小老百姓我可以提个意见吗?对方答可以呀。
我问为什么你们出什么政策不考虑信息的传达呢?为什么不通过手机端的短消息发送一下呢?而且至少要一个周期吧,不能随便拍脑袋呀,哪怕提前二天呢?对方答让我关注市政府的公众号或者12123,再或者多给他们打电话。
我问如果我们没有关注公众号是不是就没有办法得到这个消息呢?开车上路是不是又被扣分罚钱了?你们制定措施为什么不能人性化呢?对方答措施不是他们制定的,是三河市政府制定的,有意见可以给市长热线打电话。
好吧,这就是结果。我当时应该是河豚的模样吧,但又能怎样呢?制定这些措施的人不需要按着这些措施执行,为难的永远是我们这些被执行的群体。全社会拥有共识,这是现代风险社会能够有效应对风险的前提。这一点中国老百姓一直做得很好,让全面封城我们闭门不出,不让国家操一点心。但政策的落实并不能仅仅依靠一套纸面上的条文,更要依靠这个社会的民情。不分青红皂白地一味“严控”,对流动性毫无疑问是一大打击,而经济、社会的发展所需要的恰是一定程度上的流动性和开放性。粗放式的管理所导致的结果,却是在过度反应之下让人付出了不必要的代价。这样的政治生态对经济活动其实是不友好的。希望制定政策和措施的那些人,多从民情出发,真正做到服务于民。
限行了上班怎么上呢?没有公交,没有出租,没有电动车,莫不成真得走路去吗?翻看手机日历,嘿嘿,幸运的是限行的二天我正好调休,上周排班时,因为大家都想连着休二天,但空出一个人必须得跳休,我说我来吧,反正一个人,无孩无家,哪天休都行。没想到偏偏得了这么大一个好处。不过一早上班,还是看到了很多双数号的车辆上道,要么是没有得到限行通知的,要么是视此措施就是个屁的倔强老板,不差钱!
早上拉开窗帘发现外面特别黑,出门后发现阴天下了雪,格外的冷。好在中午出了大大的太阳,让外出作业的人不那么寒冷。
小区终于解封,外出不需要再拿证件。但仍有部分小区要求核酸检测证明非常严格,只认行程码的核酸检测,其他机构的不好使,这是严重的教条主义啦!
关于进京,一大早热心的邻居就发来消息,白庙收费口只刷了一下身份证就可以,排队也不严重。
我怕塞车,还是早早出发,经历上一次塞成翔的交通后,有了心理阴影,起得越来越早,睡得越来越晚,打卡越来越早,便便拉得越来越晚。
昨晚和今天的热搜被郑爽和川建国同志霸占了,前4条热搜,爽子占了3条,穿插的第二条是另一个疯王的。
俩疯王双双上榜,这真是互联网第一大奇观了!
网友一顿骂,骂二家都不负责任的人,生了孩子不养。我都懒得骂,这类人不屑于我浪费笔墨和精力去骂。
一直对她无感,长得不好看瘦得像麻杆情商特别低咸鱼上啥都卖,就这样的人竟也能成流量明星,有时候娱乐圈真的让人不懂。当小三的可以上位大火,三观不正的可以炒作成大咖圈钱。
年龄越大,对明星的八卦越来越不感兴趣,他们人品的好与坏,发展顺不顺,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记得年轻时很热衷省钱买喜欢明星的演唱会门票、话剧票,首映礼票,借个朋友光见到某个明星会激动半天。现在就算再喜欢小伦伦和施柏宇,也不会想着花钱看他们演出了,这就是实用主义,这昂贵的票价买一周的水果,不香吗?
年轻时,花钱没节制,很容易被消费迷惑、被物欲蒙蔽双眼,喜欢一些花里胡哨不实用的东西,可是遇到危机才知道,存款的重要性。经历去年一年的疫情,相信每个人的日子都不好过,我不知道其他人,至少我这一年日子过得较往年要紧巴得多,想买一些不实用但又有些欢喜的东西时,底气明显不足了。钱是人的胆,更是穷人的命。世界上不存在永恒的靠山,也没有人会永远是谁的避风港,唯有口袋里有钱,才能让自己遇事心不慌。所以今年一定学会存钱理财,把安全感紧紧的握在自己手里,比什么都重要。
昨天看新闻吉林现超级传播者:1传102!让900万网友炸锅!
一个黑龙江的超级传播者,去了两次吉林,导致当地疫情大爆发。最近几天,和他关联的确诊者数字一路飙升,4例、32例、66例、81例……到1月17日,已经有102例。
速度之快,数量之多,应该都是今冬疫情之最了。也怪不得全网都在骂!一个人坑了一个城的事今年发生几起了。
瘟疫和病毒古已有之,但病毒和对它的恐惧的全球性蔓延,却是一种现代性的现象。在古代,瘟疫固然可怕,有时甚至导致一城人“团灭”,但由于过去地理空间更加隔绝,人员流通缓慢,瘟疫不太可能成为全国或者全世界性的大危机。
但随着铁路、公路和航线把全世界编织在一起,任何地域性的公共卫生危机都有可能转变为全球性的危机。正如约翰?多恩那首著名的诗里所写的:“没有谁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今天是整个廊坊【除固安】解封的第一天,路上的人和车明显多了,上周被疯抢的各种生活物资想必价格会有些回落了。但网上还是不能购物,十天前拍的燕麦奶在仓库里不知道被折腾成什么样了,昨天显示派送,今天显示离目的地越来越近,看来至少今天送达无望。我心心念念好些天的车厘子还是那遥远的地方馋着我流口水。
希望我们继续做好防护,戴好口罩,保持社交距离,能出行的踏实工作,不能外出的那就努力活出最好的状态:
“眼里写满了故事,脸上却不见风霜,每天神清气爽,穿上喜欢的衣裳,不羡慕谁,也不依赖谁,只是悄悄地努力,活出自己最想要的模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