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员工被裁,竟然是这样的遭遇!

最近听说某大厂老是有刁钻的员工闹事,一会儿人事出来闹,一会儿孕妇出来闹,一会儿羁押犯又出来闹。
人家丁三块石头家也就偶尔冒出来一个而已,咋你家就闹得这么频繁呢?这里面肯定有哪里不对劲,想来想去一定是某些居心不良的敌对势力搞的鬼,在这贸易战的风口浪尖想要极力抹黑打压我们的民族脊梁良心企业。
更何况,员工被裁这种事哪里都有啊,澳洲也不例外。我们公司有一个资深人事工资专员,就给我讲起过她在以前的雇主那里经历过的劳资纠纷。
第一件事,是一个干了大半年的营运经理G。
G的工作有点像中国国企的办公室主任,帮老板解决各种后勤保障行政协调的。后来他办事出了几个篓子,招投标错过了秒杀,办会务又做出危险动作,老板受够了他,要把他裁掉。
在澳洲长期员工的劳动合同里,一般都会约定一个Notice Period,也就是通知期,不管公司还是员工想要解约的,必须提前几周告知对方,不能很潇洒地来一场说掰就掰的分手。
但是老板认为,公司是因为G员工犯下了重大失误才把他解雇的,就没有给他通知期。也就是说,你搞杂了就滚蛋。
G也不是好惹的,他把公司告上了Fair Work Commission(公平就业仲裁委)。公司请的律师舌战没几回合就败下阵来,Fair Work勒令公司把通知期的工资和养老金尽数付清。
尽管,通知期那段时间G根本就没有上班。
第二件事,是营销经理M。
M也没犯什么错,只是老板觉得他两年都没干出什么成绩,就想让他走人,给了通知期。
但是,工资专员在核算他的Final Pay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澳洲工资体系里的Final Pay,也叫Termination Pay,可以翻译成离职费。这离职费可不像某厂那么丰厚有2N3N的,只是把欠员工的薪水全部付清。这里面除了最后一次正常工资,主要是指应休未休假补贴,按照未休的小时数乘以小时工资支付。
那问题是什么呢?原来,公司跟M签的是兼职合同,每周只工作4天,按照约定的年薪折算。但是老板跟工资专员的沟通没到位,工资专员误以为M就是全职员工,就一直按全职给他发工资。
本来一个员工是否全职上班,工资专员不可能不清楚。但一来工资专员是外包的,二来M是在家上班,所以二人除了工资软件上的信息没有任何交集。
这样一来,M等于多拿了1/4的工资,而且他得了便宜就偷着乐,从来没告诉任何一个人,名副其实的闷声大发财。
这个漏洞被发现以后,老板就要求停发M最后两周的工资,取消离职费,并且要求M把多拿的那部分钱退还给公司。
M二话不说就又请出了Fair Work,Fair Work大笔一挥,判定公司败诉,勒令付清所有欠发M的工资和离职费。当然,最后那部分是按照兼职计算的。
但是,由于公司自己的失误多发给员工的工资,就只能自认倒霉,就当做慈善了。
还有一件事,是我发生在我新认识的一个移民朋友A身上的故事。
这小伙子刚来澳洲找不到工作,就在华人网站上找了个临时工,是一个华人老板,让他去帮忙做一些文案工作,说好按照最低工资标准算钱。
但是没做了几次,老板就发消息给A说你不用来了。A问那工资怎么说,老板说你把账号发过来,我这两天把钱打给你。
过了两天,银行存款一点动静都没有,A就发消息再问。老板说你别急,这两天我比较忙,一定会打给你的。
这样说着又过了两天,依然没有什么音讯,就跟我说了这个事情。我对A说,既然一再这样拖延时间,肯定是准备赖账不给了。
我问A有没有留下工作的证据,A说邮件往来、微信聊天消息、公交刷卡记录都有。我就让A发消息给老板,说你今天再不把钱打过来,就要去找Fair Work了。
这条消息果然管用,对方马上乖乖一分不少地打过来了,尽管一边还嘴硬说自己太忙,不是故意拖欠什么的。
反正在澳洲,员工只要觉得自己权益受损,被欠个薪、歧个视、诬个陷什么的,把Fair Work拉出来当后台保管没错,专治各种雇主不服,管你狼性还是狗性,一概吊打没商量。而且不用任何打点疏通,比什么赵家人、李家人、上面有人都有用。
其实就前两件事情来说,我个人觉得,公司和员工孰是孰非并不是非常清晰的。工作的重大失误如何认定?工资不小心多发了怎么办?这些在合同中不可能写得那么细致,所以很难争出个结果来。更何况,两个员工都不是什么善茬。
但为什么Fair Work还是态度如此鲜明地为员工撑腰呢?我认为在鸡蛋和石头各说有理的情况下,国家公权力应该偏向鸡蛋的一方,这才是社会进步的体现。
要不然,石头总是有恃无恐一脸蛮横地叫嚣“你有本事你就去告我”,鸡蛋总是畏畏缩缩忍气吞声地嘟囔“我的社会地位无法跟公司沟通”,那石头就算华而不实,也可以对鸡蛋为所欲为了。
移,还是不移?只要看下面这一篇文章就够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