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我还想再去趟!”

大家挺好奇我为啥叫行游者,以前也有人碎嘴说我是游行者,嗐,这字一颠倒,味道全变了。自从启用微信之日,我就用了行游者的名字,大概因为喜欢摄影,想背着相机去远方。忽如天地间,飘然一过客。也许这种“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的期许,权当成一种奢望。作为一个卑微的月更博主,平日真的被繁事缠身,想写的东西很多,但主要还是因为懒!拜单位所赐,10月中旬得以前往长沙游(lang)学(dang)四日,终于做了回行游者。很多达人都写过长沙游玩攻略,我没必要班门弄斧,更没必要亦步亦趋,今天我只想写写我的长沙之行。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街长沙在我的脑海里,一直充满着神秘色彩,潇湘风情更是剂猛药!中国661座城市,从北到南星罗棋布地散在版图上,却只有为数不多的城市被人所熟知,长沙就是这其中的佼佼者。“惟楚有才、于斯为盛”说的就是魂牵梦绕的长沙,当踏上长沙的土地后,我就发现它格外亲切。和阿勋等人聊起来时,就觉得长沙和南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民国风格的建筑、宽阔的主干道、交相辉映的山水、朴质友善的民众……处处皆是熟悉的场景。四天的长沙之行,被安排得非常紧凑,每天都马不停蹄,看商场、访老街、品美食、赏人文,倘若不是做了些准备,还真的会手足无措。起初我们11人小分队的名字,叫11条口味虾,大抵是和《乐队的夏天》五条人异曲同工吧,后来就悄咪咪地改掉了,叫在逃公主与王子,嗯,反正挺Interesting的。出门在外,除了饱览长沙的风土人情外,和怎样的人同行至关重要,在逃的公主与王子来自营运、市场、物管、招商和信息,只怪四天时光匆匆,但留下的美好回忆不会忘怀。长沙四天阴雨绵绵,公主与王子从此过上了雨中漫步的生活,不是撑着伞去商城,就在撑着伞去商场的路上,风借雨势,雨借风威,那滋味甭提多酸爽了!风中凌乱的我们,更能体会“在逃”的内涵了!游学主要是考察像悦方ID mall、步步高梅溪新天地、德思勤四季汇、海信广场等标杆商场,但长沙的风土人情不要错过。站在五一商圈的街头,有那么一秒,我怔住了,这里恍若在南京的新街口。IFS之于德基,王府井百货之于新百,大牌荟萃、商贾云集,只是在太平街、冬瓜山等市井老街小贩吆喝声里,才读懂接地气的长沙。我们徜徉在五一商圈,先被巨无霸级奢华综合体IFS给吓住了,1到3楼是顶级奢侈品的天下,我们经过这些门店时如刘姥姥进大观园,毕竟很少能在一个商场内见到如此全的奢侈品。每个柜姐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高定的制服,举止优雅、谈吐不凡,她们的眼睛就像是扫描仪一样,打眼一瞧客户就知道是什么阶层,我们这群人自然是属于懒得搭理的。到了4楼以上,IFS才有点人间的味道,可吸引我们的是屋顶雕塑花园。一路走走停停,我们终于站在屋顶,背后是452米的IFS,面前是巨型Kaws娃娃,虽然细雨濛濛,但排队拍照的女孩丝毫不少。五一商圈的鼎盛,从IFS到王府井百货,各个标新立异、活力满满。和成都较有腔调的时尚感不同,长沙的魅力一直很内敛,就好似霸蛮辣椒吃在嘴里、爽在心头。比起商场,我更倾向于长沙的老街小巷,只有在太平街、坡子街、冬瓜山夜市、超级文和友、橘子洲头这样的地方,才能读懂真正的长沙。太平街是条地道的长沙老街,顺着街道能看到贾谊故居、太平粮仓等老建筑,还有长沙米线店、茶颜悦色、文和友臭豆腐博物馆等民俗店铺,踩着悠长的石板街,看着川流不息的游客,听着老店伙计的吆喝,闻着侵入鼻尖的香味……坡子街盛极一时,与湘江水运密不可分,因这种便利,使其成为了药材、贸易、酒楼等诸多重要集散地,堪称民国时期长沙的“华尔街”。如今身处坡子街,满目喜庆的大红灯笼、老式霓虹灯广告牌、充满复古味道的建筑,从细节设计到氛围复原,足以把大家带到魂牵梦绕的民国年代。前一秒还在高楼耸立的街道,后一秒就在质朴静谧的老巷,在古朴与现代交相辉映的错觉中漫步,浓郁的市井味道,让人不得不拍手称快。梦里的湘楚情,眼里的烟火气,长沙四日只能算得上浅尝辄止,所幸跟着小伙伴走走停停,一路互助相扶、欢歌笑语,并不孤单。如果说繁华的商圈,是长沙的霓裳;而质朴的老街,就是长沙的底片。四天拍了两千张照片,20多G的素材,记录下初到长沙的点滴。那份美好,在一份份外脆里嫩的臭豆腐里,在一杯杯爽口爽心的茶颜悦色里,在一碗碗辣到妙处的小炒里…..纵横捭阖二千载沉浮起落几回梦长沙这座城,能说上几天几夜,可最令我动容的,要数抗战时期彪炳史册的长沙会战了,薛岳将军带着将士们,在长沙城外摆下天炉战法,三败日寇,让其伏尸十万,狠狠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回溯长沙的历史,得要倒腾到秦代。公元前206年,长沙那时候只在今天五一广场附近有座临湘故城,规模非常小,在当时的楚国也属于边陲之地。秦汉乃至魏晋时期,长沙(临湘)是一级行政区治所,如秦长沙郡(郡治临湘),只是湖广地区在宋代之前的开发程度实在不敢恭维,“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长沙当时发展相当缓慢。隋唐五代之后,三级行政区制度【即道-州(府)-县】开始被采用,长沙才正式成为城市的名字。唐代时期的长沙依旧没什么发展,曾做过短时间南方马楚割据势力的都城。隋唐时大运河的开通,让长江中下游地区真正地发展起来,宋代以后,长江中下游地区的赋税首次超过了中原地区,在南宋偏安后更是“国家之本,仰给东南”。宋代北方常年与辽连年战事,湖广地区趁机后来居上,“湖广熟,天下足”由此传开,这一时期的长沙偏安一隅,比其他地方都繁荣。在当时的湖广地区,长沙的影响力很有限,完全不能和武昌相比,甚至不及北边的岳阳。在明代,长沙虽同为藩王吉王的驻地,但它只是湖广省下的一个府。即便如此,伴随整个中原地区的衰落和江南地区的兴起,长沙从历史长河中闯了过来。真正的逆转是在清代,湖广此刻分治,长沙成为新设立的湖南省省会,政治地位提高到了和太原等城市同样的水,长沙一下走到历史的舞台前。晚清时太平天国运动兴起,来自湖南的曾国藩、左宗棠等晚清重臣,组织湘军集团成功镇压了太平天国,清政府给了湘军集团很大的话语权,后来以湘淮集团主导的洋务运动基本是惠及湖南及长沙。值得一提的是经过湖南地区乡绅集团大力争取改线湖南的粤汉铁路,粤汉铁路的修建标志着长沙再也不是罗霄山背面的小城市了,而是国家大动脉上的重要节点,长沙真正的脱胎换骨就因为这条重要铁路。当铁路和海运取代了过去的陆运和漕运后,城市的兴起与衰落,也在悄然中交替进行。长沙的兴起,伴随着南昌的衰落;郑州的兴起,伴随着太原、洛阳和开封的衰落,上海的兴起,伴随着南京、扬州的衰落。抗战时期,居于水陆交通要冲的长沙,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日军顺着京广铁路把大半个中国打了下来,四次长沙会战让千年古城变成焦土,湘江在哭泣。抗战胜利乃至解放后,长沙一直砥砺前行,闷头搞发展。改革开放后,长沙异军突起,如今成为享誉全国的制造业中心。长沙,曾在工业革命的滚滚黑烟中,略有失落和惆怅,又在科技变革的日新月异里,增添了期待与幻想。城市精神如一道光,鼓舞着无数拼搏的追梦人,也照亮在外漂泊的山河故人。长沙四日对我而言,尤为难忘,逐一对应我在书里看到的桥段,虽然四天只是粗略游览,但能感受到长沙独特的风土人情,拜长沙之行所赐,回南通后,我发现自己解锁了吃辣的能力,哈哈哈!日夜思念不见君,再见已是书中人!Lost in Changsha,长沙,我还会来的。最后送上长沙之行vlog↓
我是NINO爱码字、爱影像、爱生活山河远阔,人间烟火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敬请关注:ninowithyou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