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后 才发现我不是她的真爱

讲述人:
姓名:刘旭峰
性别:男
年龄:35岁
记者潘璐

■印象
刘旭峰个子不高,穿得很潮,运动嘻哈风,简直要被他身上有如调色盘一样的颜色闪瞎了。感觉这种风格,适合20岁出头的男人。他说,要不是公司是大型国企,非常保守,他一定还要去打一排耳洞,头发也要染个“跳”一点的颜色。
1
开始新生活的她
昨天晚上,我和朋友吃完饭,准备去坐地铁。结果就在地下通道碰到了陈橘。打招呼的时候,我想了一下,我们有一年没有见面了。她打扮时髦,戴着一串手链,是她一直要我给她买,而我没有舍得买的一个品牌。上面密密麻麻的珠子,一看就价格不菲。打招呼后,我们就沉默了。她说:“没什么事情我就走了。”我说:“你过得怎么样?”她说:“哦,还不错。”我问:“男朋友呢?”她说:“去取车了。”我说:“对你好不?”她答:“还不错。”
我听后,咬牙“嗯”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了。是的,我应该是恨陈橘的,她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自己却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现在她生活得这么好,我呢,就像一摊沼泽里的泥一样,感觉再也爬不起来了。可是,我就是这么没用,怎么都恨不起来,反而有一种“她过得好我就放心了”的如释重负感。朋友都骂我贱,我想:“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过让你犯贱的人。”
2
枯燥日子里遇见精灵
清楚地记得那是三年前的秋天,空气中有浓浓的桂花味。我家里却在“家变”。怀孕四个多月的老婆和我妈搞不好,吵着回了娘家。她娘家环境不好,实在不适合养胎,我还是硬着头皮去接她回来。结果她和她家人把我骂了一顿。我灰溜溜地回家,也不想上楼。因为上楼了,我妈妈也会骂我没用的。于是我就坐在楼下小花园里抽烟。
坐着坐着,就听到有人哭,先是小声地抽泣,后来哭声越来越大。我心想:真是烦呀,找个清静地方都找不到。站起来准备走,经过那个痛哭的女孩身边时,她突然抬起头来看我。虽然那时天已经黑了,但我觉得她的眼里像有星星一样亮,那海藻般的长发也非常美,好像是花园里的小精灵。这时听到那女孩叫我:“刘旭峰。”认识的?我愣了。她说:“我是陈橘呀。”哦,院子里的小姑娘,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跑的。我说:“哼,叫哥哥。”她说:“切,美得你。”好像这么打岔了一下,她心情好了,然后就找我借纸巾擦鼻涕。我看她大刀阔斧擦完了我递过去的一包纸,然后想:“在男人面前能这么不讲形象的女孩子,有什么事情能让她伤心成这样。”
3
老房子着火般的爱
陈橘告诉我,年初的时候她结婚了,被父母逼着结婚的。理由很简单,她快30岁了,再不结婚就嫁不出去了。我说:“你妈妈逼你,你就答应了呀。你有这乖,我记得你小时候可调皮了……”她白我一眼说:“唉,我爸妈凡事都顺着我呀,就结婚这事没商量,所以,我就想,不就是嫁人吗?多大事呢,就火速嫁了。”总之,就是一个被父母逼着嫁人,但生活得不幸福的任性姑娘的故事。我说:“那你回娘家哭干啥?”“我老公呗,趁着我回娘家,跑来和我爸妈告状,他们都逼着我生孩子呢。”她说这话时语气好像变轻松了。
听到生孩子,我的头也大了。老婆比我小七岁,结婚后就和我妈处不好。偏偏我们的工资不高,都不愿意干家务,搬出去独立生活也难。之前老婆总是怀不上孩子,所以我妈妈嚼她,她大多数时候还忍着。现在她怀孕了,就要把之前受的气全还回去。偏偏我妈,好强一辈子的人,掐着我和我爹玩,哪能掐不住媳妇呢?总之家里就是火星撞地球了。
那天,我和陈橘互加微信后我想:“都住一个院子的,这个小丫头怎么十来年都没有在我生活里出现过呢?”从那天起,我们每天聊天,每天见面,吃饭,看电影,散步,说不完的话,走不完的路。我们开始热恋,她父母“催生”的压力,我面对的“婆媳不和”,都被抛诸脑后。
4
不顾一切提出离婚
陈橘和我说,她要离婚,不管我离不离,她只想和我在一起。我说:“你放心,我不会对不起你,我先去离。我这边难度大一些。”因为这时,我老婆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我觉得我妈和我老婆不和,应该是支持我离婚的。结果我一提,两个女人都炸了。我老婆也不和我生气了,搬回家来住。我妈妈呢,也对她挺好,每天催着我回家。我一个头顿时两个大。而我妈得知我出轨的对象是陈橘,居然还带着我老婆去了陈橘父母家。据说陈橘父母说孩子大了主意大,他们也管不了。
为了避开她们,我和陈橘去外面租了房子住,干脆不回家了。我老婆问我到底要怎么样,我说:“我爱上别人了,我要和她在一起。我对不起你,孩子生下来,你养着,我给抚养费。你不要,就我养着。我净身出户,才买的新房也给你。”老婆若有所思,孩子生下来了,她坐完月子,就答应和我签字离婚了。房子是她的,孩子归我。为这事,我妈妈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过她老人家骂归骂,孙女她还是带得好好的。
5
爱情败给了现实
和陈橘在外租房了半年,我就觉得经济压力太大受不了。我一个月工资5000元,房租就去了一大半,每天吃饭、约会的钱都不少,很快就债台高筑。陈橘是搞艺术的,她身边的人几乎都嫁得很好。她之所以那么大年龄没有结婚,无非就是挑花了眼,然后被她父母塞了一个所谓靠谱的男人给她。为了维持我们的生活,我下班就跑去兼职,可她又嫌我不能陪她。
我们开始吵,有一次吵得太厉害了,我气急了说:“我离婚这么久了,你去离了没有?你真心想和我过,就去离婚。我们现在这样像什么?”她说:“我根本就没有拿结婚证,就是办酒了而已。”我惊呆了,这么久她居然没有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说:“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我说:“我觉得你意思就是不想和我真心过。”她抿着嘴不说话。
那次吵完,我们冷战很久,正好我妈妈那段时间生病,没有办法,我每天下班得回家帮忙带女儿。每天虽然也会和陈橘在网上聊,不吵架,但还是感觉什么变了。再回到出租屋,陈橘就不见了,她的所有东西都拿走了。可怜我还以为会和她天长地久,房租都是按年交的。结果不到一年,我们就这么散了。
回想起来,我又有何德何能可以和她在一起呢?不管是外形,工作,学历,都不如她。她就像我无聊中年人生中一个绮丽的梦,一个七彩的肥皂泡,梦醒了,肥皂泡碎了,我就被打回了原形。
(文内均为化名)
李青说情
迟交的学费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出现很多七彩的肥皂泡,小孩子不懂事,往往会当真。不过当真也不要紧,肥皂泡很快就会破,破了之后人自然就明白了。又因为年纪小,手上的资源有限,能付出的代价也就有限,受点伤,很快能复原,反倒添了很多成长的经验。等到年纪渐长,明白泡泡长久不了,也就不会被这些七彩颜色迷惑。
如果一个中年人,还会被肥皂泡的七彩颜色迷得忘乎所以,那只可能有两个原因,要么是蠢,要么是从前没做过梦,没有经历过破灭的肥皂泡,挪到中年再见识,结果弄到妻离子散,左支右绌,也算是把迟交的学费,还有滞纳金一起补齐。
接下来,人就会变得聪明一些,看得清真假,算得清轻重。收拾好乱摊子,往后的日子再从头来过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