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韵幽香】六月花椒香|未兴凤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吧
六月花椒香●未兴凤春天来了,满身沧桑,满脸枯槁的它慢慢复苏,所有枝条的每一个角落都绽出了嫩嫩的鹅黄色的椒芽。越来越暖和的气温终于让煎熬了一个冬天的花椒树,着上了一身华丽无比,青翠欲滴的霓裳。在风的召唤下,婆娑起舞,摇曳多姿。温柔的春雨一场又一场,不知疲倦地滋润着椒叶一天天长大,满树浓密,满眼嫩绿。
夏天悄然而至,花椒树也忙碌着完成它的使命,开花结果,延续生命。
淡黄色的小花娇羞的掩藏在绿叶丛中,微风徐来若隐若现。花瓣凋落之时露出米粒般大小的花椒,除了有点涩涩的味道,别无其他。
天天上下班的我对它熟视无睹,从不亲近。直到某天似乎闻到一缕缕花椒的香味,精神为之一振,花椒在成熟。因为母亲喜欢花椒的味道,做菜总喜欢放花椒,无论是炖菜还是炒菜,只要放上几颗花椒,那味道极为鲜美。所以我秉承了母亲的传统,喜欢花椒的气味。
记得那些年,吃了上顿无下顿,做饭菜几乎没有讲究。只要能吃,只要熟了,只要能填饱肚子,就是最好的生活。那年月好像也没有现在这多的花椒树,更没有闲钱去买花椒。但我的母亲每年依然要买几辆花椒,准备过年过节派用。如今,家门前就有一棵茂盛的花椒树,我暗自庆幸。
看吧,米粒般的花椒已慢慢长大,一颗颗圆润饱满的花椒挤在一起形成一串。一串串挤在一起成就一道道骄人的风景。随着剪剪清风,醉舞芳华。椒叶深处,芳菲四溢,暗香涌动。
我虽然乐于闻花椒吃花椒的味儿,但嚼到花椒,那一阵阵的麻意,又让人无可适从。我喜欢把它们一串一串的放在菜里,出味之后可以捡出扔掉。
六月的花椒由绿渐黄,香味也日渐浓郁,有时会随风飘到几里之外。渴望放假,这样就可以摘花椒做菜,尽情地享受花椒的香味。
每逢假日,悠闲的我总忍不住做几道喜欢的菜犒劳一下多日劳苦的自己,花椒做味料是必不可少的。轻轻的拉着它的枝条,生怕一不小心伤到它。
当然,如果对它粗鲁,它也会毫不客气的扎得你满手是血。是它让我明白:你以礼待人,别人也会客气对你。我肯定是爱它的,大自然奉送给人类如此丰厚的礼物,让我们享受它每一季的芳香和美丽,却无以回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摧残它?
每当它被那些贪婪之人一次次拉翻枝桠,满身狼狈。我就心疼地重新理顺枝条,让它有尊严地静默在风雨中。有时看到它身上挂着破塑料袋或破布条之类的垃圾随风飘摇,我就小心翼翼的帮它摘掉,为的是想每天能见到一树干净优美的花椒。
这几天的花椒还不够成熟,当然只能每餐来摘,一次摘多了就会变蔫变黑浪费掉。每次采摘花椒后的手都是香的,放到厨房里真是满屋生香。煮面条放一点,浓浓的白汤之上浮着几颗嫩绿的花椒,幽幽飘散的花椒味缭绕着你,不禁食欲大增。炖排骨放几串花椒,可谓是锦上添花。炒土豆放几颗,散发出来的香味丝丝入肺,缕缕沁脾。特别是做土鸡火锅,放上几串,那简直是人间极品。
喜欢吃“兴荣”的土鸡火锅,就因为他们的花椒放的多,麻麻的,辣辣的,鸡肉金黄鲜嫩,吃一口,嚼劲十足,满口生香。
远在他乡的孩子经常唠叨要吃“兴荣”的土鸡火锅,记得那次我们一家三口,足足吃掉一只土鸡,临走还恋恋不舍。
之后,还时不时的盘算着哪天去吃一顿再饱口福。花椒的魅力如此之大,不仅勾人味蕾,更叫人念念不忘。
花椒成熟日趋临近,我要好好把握时机,采摘几斤晒干收藏备用。还要采摘几斤放在冷冻柜里,做菜随时取用,那颜色,那香味和树上刚采摘的一模一样。
秋天,花椒采摘完毕,花椒树却风采依然。粗粗的树干,柔软的枝条,密密的尖刺,满树的绿叶。它把根深深地扎进泥土,默默地吸足养分以装点门前的水泥道场,也为来年给我们奉上更丰盛的花椒。
虽然花椒消隐在季节的长河,但是花椒香味却时时萦绕在心头。
(作者单位:松滋市黄杰小学)
推荐阅读:
1.【时评】还学校宁静须地方政府发力|山栀子
2.【散文】有一种美丽唤醒了我|周李平
3.山水故乡
4.【荷韵幽香】又是一年桂花香|未兴凤
5.【新中国70年】一幅画卷耀荆州|梦里花 山栀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