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下 | 广州柏悦酒店:云上的日子,可有轻曼身姿

“驻下”栏目,将分享我住过的酒店经历,我把它们统统视为“私旅行”的一部分,希望和大家通过“驻下”这个栏目,一起去睡睡不一样的酒店。
酒店,它们或许就是一种想象性的存在,或者是世外桃源,或者是避世居所,它们的设计性,好玩好野的风骨,我希望通过“驻下”,在我的平台上和你说一说。
今天我们要睡:
广州柏悦酒店
Park Hyatt Guangzhou

(夜上浓妆,广州柏悦酒店与广州塔遥相呼应。图片由酒店提供)
我在广州柏悦酒店(Park Hyatt Guangzhou)的入住,时刻让我体验着“云上的日子”,那份飘逸与沉静。这种感觉不得不让我想起德国电影大师:文德斯(Wim Wenders)的那些胶片以及摄影,他的那本摄影集叫做《一次》,我们对于生活的凝视,在带有哲学意味的“一次”中尽然可以升华成一次永恒。因此,我要偷来我热爱的意大利电影巨擘:安东尼奥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与文德斯一道完成的电影《云上的日子》这个名字,因为它恰恰表达了我对于广州柏悦酒店的感性认知,如诗歌和散文化的生活,但在丰富与精致了衣食住行的需求后,给予人精神层面无限多的可能性——这些可能从酒店的一道菜,一个view,一扇门,一件装置艺术品,甚至是一个洗浴品中得到印证,继而被放大,被铺展,成为可以被反复玩味的生活乐趣。
(广州柏悦酒店里的每一处细节都体现了设计师的理念,旧物带出新情感。图片由酒店提供)
这样的酒店不仅仅是用来居住的,你放下自我,退掉防备,在云层飘荡的高楼间,寻觅最为浪漫的一次邂逅。就此,我把这些与广州柏悦酒店邂逅的前前后后,都细碎地写在下面:
穿越时空与文明,抵达心中的“家”
抵达广州柏悦酒店的楼下,进门的原木装置作品,硕大高企,类似于原始或者古老人类居所的简易造型,让我想到了“鸟巢”,“屋檐”与“家”,“遮蔽”等等概念。这似乎在告知住客柏悦酒店的追索:以家为居所,从人类赖以生存和日常居所的“家”出发,追根溯源。踏入酒店,带有“人类学”文化意味的艺术品宣告了一次关于最为原始但是最为本真的“家”之旅。当高速运转的电梯带你扶摇直上抵达65层的check-in大堂,偶尔的耳鸣之际,已经穿越了时空,从原始的冲击来到现代简约时髦的酒店大堂,“家”,穿越了时空,但是我们抵达的内心目的地却是一样的:都是关于停留与居住的良好诉求。广州柏悦酒店以这番苦心给予像我这样时常处于疲态旅行的旅人,一个如此美好温婉的第一印象!
(抵达酒店大堂,清新原木感觉扑面而来,简约的现代感!图片由酒店提供)
同行的香港《Pattern》杂志主编吴家强开口讲粤语,check-in工作人员切换到粤语的调频,自然是欢喜和easy的一次照面。酒店一共有三组电梯,第一组是1楼到65楼,供宾客上下酒店以及入住;第二组被我称之为餐食杯盏的电梯,从65到70楼,连接中餐厅,以及顶楼酒吧;我们在check in之后,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使用了第三组电梯,来到客房,当晚我们住在57层。广州柏悦酒店位于富力盈凯广场大厦的53至70层,建筑和室内分别由屡获殊荣的美国知名建筑公司Goettsch Partners(GP)和日本著名设计公司Super Potato精心打造。
(在65层check in,住在57层,我不恐高。)
来到房间,小憩一下,就可以慢慢感受酒店的设计细节了。经常去东京旅行采访,拍电影的友人吴家强对于房间的洗手间非常称赞,类似于日式清洁原理的设计方式,当客人推开洗手间房门,坐便器自动打开,不用手接触,这对于有着“洁癖”感的我来说,真是一个窝心的设计细节。房间的原木与实木质感随处可见,在储纳咖啡机,茶饮的柜子面前,读到酒店对于整体风格的专一,即便是这样的柜子也需要与酒店营造的文化意味,历史况味产生呼应。我们坐在房间圆桌前,喝了一杯自己冲泡的咖啡,将房间的窗帘开启,窗外是珠江新城一个崭新的城市天际线,高耸的楼宇击打出城市怦然的心跳,是一个快速洒脱的印象——但只要把头转回柏悦酒店的室内,一切入怀,安静自持,与户外城市的剑拔弩张形成绝然的分别。
(喜欢房间中这个柜子,古朴典雅,和房间的风格融为一体。)
(这是我入住的房间浴室。酒店房间的洗手间和浴室是分开的,很仔细。图片由酒店提供)
(Le Labo的Bergamote 22号香系列是广州柏悦酒店的洗浴用品。两个法国人在纽约创立的香氛洗浴品牌,是我的爱!也呼应了柏悦的气质:luxury is personal!)
说回柏悦酒店的室内设计公司:来自日本的Super Potato。杉本贵志(Takashi Sugimoto)是Super Potato的创始人,他作为享誉全球的室内设计师,本身就是一位生活美学的推崇着,在贯彻当地文化,并且融入现代美学设计理念的同时,让Super Potato的设计作品带有鲜明的特色:时髦,现代,以当地历史文化和风物肌理为创作的根基,不蔑视任何文明的鲜活与可贵,在此基调上,赋予设计作品崭新的美学意义。杉本贵志于1985及1986年先后两次荣获日本著名奖项Mainichi设计大奖,并于1985年获得Interior Design Society大奖。代表作有:首尔柏悦酒店、新加坡Mezza9餐厅、上海金茂君悦酒店、上海安达仕酒店、宁波柏悦,以及如今的广州柏悦酒店。

(Super Potato团队从广州本地文化习俗与民间风物中找到装饰灵感,把柏悦酒店打造成了一个“岭南”传统文化的展示场所,具有浓郁的中国文化韵味,这也是广州柏悦区别于世界其他城市柏悦酒店的地方,很是难得!图片由酒店提供)
漫步于酒店的各个主要楼层,都能体味到Super Potato为我们带来的惊艳!那些铺展在酒店check-in电梯外的泥土原料,去掉了过度装饰的意味,直接以朴素的原土铺展在墙体上,它们来自当地乡野,带有浓郁本地情结,复原了设计师的想法:我们的生活直根在这些旷野与泥土之上,再现代的生活都依赖于生生不息的这份泥土芬芳,面朝大地,设计师对我们的故土抱以深深的敬畏与凝视。广州柏悦酒店本身就是一间记录民间风物与当地文化的艺术博物馆。
(点缀在“悦厅”之上的鸟巢出自艺术家川俣正先生之手。图片由酒店提供)
酒店check-in大厅的实木工作台,似乎自顾自诉说一份辽远的自然情怀,移步到“悦厅”(Living Room),开阔的视野,远望广州塔,室内的一份浅色系装饰,头顶类似于鸟巢的装置艺术品来自世界闻名的日本木雕艺术家川俣正(Tadashi Kawamata)先生,盘根错节却是一种抽象外貌,给人无限想象空间,与“悦厅”的简约形成映衬。同样材质的巨大球体雕塑框架置于大堂一侧,而另一龙巢式艺术设计则高浮于大堂一隅的高柱之上,以增强人们与这些艺术品之间的互动。除此之外,川俣正先生还设计4处艺术品分别置于酒店细节之中,这些“鸟巢”造型的艺术作品呼应了柏悦酒店“家”的概念,是极简主义者的“乌托邦”,也是住客们可以触摸感悟的艺术品。此刻,你不用淘机票钱去日本看Tadashi Kawamata了,来柏悦吧,买一杯咖啡,坐下来,就能尽览他的艺术作品了。
(夜色初上的“悦厅”。图片由酒店提供)
广州菜色与70层酒吧的无敌风景
(步入有着开放厨房的悦景轩中餐厅。图片由酒店提供)
入住当晚,和广州的友人约了在柏悦酒店68 层的悦景轩中餐厅吃晚饭。开放式的厨房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在我看来,一家酒店,除了要给予我们入睡的安稳与舒心,还需要具备能犒劳味蕾,以及畅叙友情之所,在这点上,广州柏悦酒店一点不会让你失望。悦景轩中餐厅主打是广东菜系,做法细腻精道,食材选用也非常用心,如果正好坐在玻璃窗边,一边欣赏广州新城夜色,一边饕餮广州菜色,也是人生享乐的一种美妙境界。
(Dining room中的艺术品。图片由酒店提供)
友人因为是广州本地人,所以相当熟悉口味与菜色的选择搭配,点了最为基本的菜,但都可口丰盈,印象最深刻的是:熏笋壳鱼,餐厅配搭了干冰烟雾效果,让这道菜一上桌就引起称奇的目光。干冰幻化的烟雾效果实在是有趣的,这道菜更像是江南作品,糖醋汁和处理过的笋壳鱼搭配起来,外酥内嫩,不仅有卖相,更有味道!
(熏笋壳鱼,餐厅配搭了干冰烟雾效果,云雾缭绕也是“云上的日子”啊!)
(Roof Bar室内,墙上的装饰品有点“后工业”的感觉。图片由酒店提供)
于中餐厅享用了晚餐后,我们旋即来到酒店70层的酒吧(Roof Bar)小酌。这是中国目前最高的屋顶露天酒吧之一。遇到广州连续几日的阴雨,夜晚不算通透,但是广州塔的彩虹身姿依然清晰可辨。灯火阑珊的城市夜色,在柏悦酒店的70层酒吧被一览无余,高高低低,起伏绵延的高楼组合而成一首城市的交响曲,在夜晚成为一种变奏。这应该是可以欣赏广州城市风景的最佳位置,下次来广州,依然会邀约朋友再次畅叙。
(夜晚,我们在柏悦的Roof Bar开了一支“巴黎之花”,拿破仑说过,“人生得意时要饮香槟,人生失意时更要饮香槟”,香槟是多么乐观的饮品。)
因为落雨,我们在室内落座,点了一支香槟,侍应生略微腼腆,因为主编吴家强是大中华区酒评协会的会员,经常参加各类试酒活动,我们就和服务员简单聊聊,酒吧中的音乐是妖冶变换的,不影响因为聊天而起的兴致,是随性,洒脱,烂漫,带有一点小小的性感与撩拨——我想,这就是酒吧该有的情绪,毫无疑问,在柏悦的70层,这一晚的杯起杯落,都成为了一次绝妙的体验。
(来广州柏悦酒店,一定要到70层的Roof Bar,体验无敌景观!图片由酒店提供)
睡不醒的日光,意犹未尽的遗憾
第二日清晨,几乎是睡不醒的节奏,大约因为来广州前我在曼谷的旅行疲惫复又归来,一觉已经接近上午十点,害怕错过了早餐时光,立马起床匆忙整理一下就约着吴家强去食早餐了。回想一下,房间的床太舒服,一夜都没有醒过,属于特别安稳的一次酒店入睡,真心觉得舒服自在,又暗自喜爱!
(早晨睡到自然醒,脚下的地毯很有“无印良品”的感觉。)
因为基本上已经接近早餐结束的时间,餐厅中的客人不多,但是工作人员还是贴心问了我们需要什么早餐,提前为我们准备。我们点了煎蛋,在供餐区拿了一些零碎的食物,不奢求丰盛,但工作人员随后呈现上来的餐盘却一样精致。邻桌的两位日本女子,轻言交谈,已经化好了妆,她们以她们的精致回应着这份早餐时光的精心,那种辨识度很高的语言,像是打碎了的玻璃器皿,经不起过多摩挲。我觉得在窗边坐下,看到轻雾缭绕的广州上午,是非常不真实的,这难道就是“云上的日子”吗?三分虚无,三分神游,三分抽离。
(早餐时间都要被我睡过了,餐厅工作人员还是细心为我准备好了一份精美的早餐!)
在广州柏悦酒店的65层,我一次又一次忘向窗外的世界,电影导演文德斯的影像一次又一次在我的脑海总盘旋,在那一刻,我明白,在文德斯和柏悦的互相纠缠中,它们的连接点就是那份高远的意境,游走在生活之上的一份思怀。一个乐于思考的人,他本身对于生活充满了想象性的期待,正如每一个入住广州柏悦酒店的客人所经历的一般,在酒店铸造的这份期待中,我们不仅又对人文传统产生了新的情愫,亦被生活本身所消解,在炫目与甚嚣尘上的现代生活之后,回归本真与初心,回到内心的“家”,就此,酒店生活成为了“形而上”的一次精神之旅,如文德斯带我走过的那些光影岁月一样,低调地闪着光芒……
(早餐厅里的一种时光印记,是轻曼的,也是随性的。图片由酒店提供)
这次与广州柏悦酒店的匆忙相逢,觉得情缘才刚刚开始,还没有完全体味彻底。比如,没有时间去体验酒店的水疗SPA。其次,我本想去体验一下游泳池与健身房,无奈没有时间,只是到了泳池和健身房的楼层,出电梯,被这层楼的白色现代装饰品打动:干净,极简,细腻,和其他楼层的深色系判若两人。这真是一个可以refresh自己的楼层,我暗暗下定决心,还要返回广州柏悦酒店,下次要在此畅泳,体味畅泳在“云上的日子”里的奇幻。
(酒店的健身泳池楼层以白色welcome宾客,甚是沉静。这泳池的view也极好!图片由酒店提供)
Park Hyatt作为Hyatt酒店集团里的“高级定制”系列,无论在任何城市开出的新店都传承了自身优质的品牌特色,凸显与当地文化水乳交融的品格,而酒店本身对于艺术文化的颂扬与酒店呈现的一流服务互相呼应,给住客留下美妙的体验。不知为什么,我在广州柏悦酒店,所见之物,所闻之味,就会不自觉想起时装界的山本耀司,现代舞蹈大师:皮娜·鲍什,真有点“大珠小珠落玉盘”之感……
世界上第一家柏悦酒店(Park Hyatt)开业于1980年,是密歇根大道上的芝加哥柏悦(Park Hyatt Chicago)。凯悦(Hyatt)创始人杰伊·普里兹克给Hyatt品牌的定调是:“住家格局、私密氛围、能品鉴一流艺术品和美食”。在此基础上,我认为,作为全球第37家Park Hyatt酒店的广州柏悦酒店(Park Hyatt Guangzhou)一定会是在中国的一个卓越范本。

四月下旬在香港出版的第13期《Pattern》杂志将刊出我们这次入住广州柏悦酒店的体验和酒店介绍,敬请阅读。多谢广州柏悦酒店的Padme Sun和Michelle Zhao,下次再见!

欢迎关注Pattern杂志新浪微博:
@PatternMagazineHK
你还可以follow我们Pattern杂志的Instagram: patternmagazine_hk
Pattern是一本电影和时尚生活方式类月刊杂志,目前只在香港出版发行。
今天把文章配图水印拿掉了,觉得这样看着会更美。所以要申明一下:本文图片除署名由广州柏悦酒店提供之外,均由作者本人拍摄,如遇合作转载,请注明出处或者联系酒店,作者本人哦!
张朴
作家,挪威奥斯陆大学媒体学硕士,曾在BBC实习工作。出版文集《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香港的前后时光》(内地与港台版)《仿佛,一场告别》。
欢迎扫描以下二维码,订阅我的微信公众平台:张朴好时光!微信号:je_suis_zhangpu,在这里,我和你分享我的私人旅行,酒店经历,艺文风景,城市文化,时装和电影旨趣。若你喜欢,点击右上,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告知你的好友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