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七月兰浆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写在夏季
2020-7-2
闭心自慎
终不失过兮
七月兰浆
文/香袭书卷
古人给每一个月份都取了一个美好的名字,“七月兰浆,八月诗禅”,光是把目光落在这样的字眼上,就足够让人想象出时光是多么醉人。
十二月花神中,七月的花神是兰花,其代表人物是屈原。屈原生前爱兰,和他一生的品性有关。人与物的性情是相通的,个人喜爱,是一个人内在气质的延伸。
“闭心自慎,终不失过兮。”我时常用屈原的这句话,来自省。保持内心的纯净,深除私欲,克己慎行。闭心自慎,这不正是兰花的品格吗?兰草是清寂的,极少开出热闹的花,它总是一支一朵,认真地开放。即便是同在花期,也保持着自己的独立。
兰花作为中国十大名花之一,还与梅竹菊并称为“花中四君子”,又与菊花,水仙,菖蒲并称“花草四雅”。屈原爱兰,爱的是兰草的品性,《楚辞》中多处可见与兰有关的句子。

“气清,色清,神清,韵清。”一个清字,足以表达兰草的内心世界。人活一世,不就是图个清白。能由内到外,都保持清净的人,是能与兰草的君子品性相匹配的。
我亦是在多年前养了几盆兰草,蕙兰是开在七月的。兰草开出花来,整个室内被清香填满。在室内,每个角落都闻到。那一枝看似纤细的花朵,其香幽远入境。
远在广西的友人,是兰花爱好者。有着自己的兰房,拥有不同品种的兰草。多年前,友人从遥远的地方,快递来的兰草,至今依旧尚好。爱兰之人,是不入俗流的。他们会择人处,择友交。人们把好友结拜,成为“义结金兰”,是有着道理的。
孔子曰:“芷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无论有无人欣赏,兰花都会散发出自己的清香。这也正是君子所具备的素养,坚守自己的品格,不以外界打扰。保持内心的清澈明净,与人为善,与己慎独。

“七月,闭门不出,可调情说爱。”炎热的七月,是不适合户外运动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室内,能够足不出户,而有所情怀,有所爱好,这便是与岁月相处最好的方式。
修身以修心为主。修得一颗纯净心,日月便也清净了。浮躁与不安,都是源于我们对外在的欲望所惑。能够如兰在幽谷,明白修行是自己的事情,就算是生在繁杂之中,我们也能做到“闭心自慎”。
“气如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气节如兰,心境若兰。在日月中修行,修得就是一颗淡泊美好,贤德高洁的品性。气节如兰花般坚定不移,心境若兰花般淡泊长远。这样的时日,当从此时开始。
人们把诗文之美,称作“兰章”,把友谊之真,称谓“兰交”,把有着高洁品性的人,称为“兰心慧质”。兰花的花语是:“淡泊,高雅,美好,高洁,贤德。”

有一个与兰草有关的故事:“一个老和尚养了一盆兰花,他对这盆淡雅的兰花呵护有加,经常为她浇水除草杀虫。兰花在老和尚的悉心照料下,长得十分健康,出落得清秀可人。有一次,老和尚要外出会友,便把这盆花托付给小和尚,请他帮忙照看。小和尚很是负责,象老和尚一样用心呵护兰花,兰花茁壮地成长着。
一天,小和尚给兰花浇过水后放在窗台上,就出门办事了。不想天降暴雨,狂风把兰花打翻砸坏了。小和尚赶回来,看到一地的残枝败叶,十分痛心,也很害怕老和尚责怪他。过几天老和尚回来了,小和尚向他讲述了兰花的事情,并准备接受他的责怪。可老和尚什么也没说。小和尚感到很意外,因为那毕竟是老和尚最心爱的兰花呀。老和尚淡淡一笑,说道:我养兰花,不是为了生气的。”
爱兰之人,早就在光阴里,修得豁达与淡泊之心。看待事物的态度,也是通达的。屈原爱兰,齐白石画兰,一字一句,一墨一画,都渗透出做人处事之胸襟。

此时,正值七月。待兰花开,与兰草为友,独自一个人,也可以与日月谈情说爱。兰花开在室内,“一香足以压群芳。”有时,清寂亦是修心时。读《楚辞》,聆听先人之教诲,修正自己之品性,正是当下应做之事。站在兰草面前,以它为镜,自省自观。
“自我心存道,外物少能逼。”清除内心的欲念与尘埃,看日月清明。不再为外物所困,方能寻找到一条通往内心的路径。终其一生,陪伴自己的是自己。向着生命深处,探知自己的内心,修炼自己的心境。
从而,内心安稳。室内的兰草,吐出清香气息,常年着绿色清雅,静立于繁华,有着自己的神韵。另有几株从远山带回来的兰草,亦是稳妥。无论身处何种境地,何种时节,它们兀自活得那般清透贤静。
七月,闭心自慎,怡养蕙质兰心。

写在夏季
图片来源:网络
文字原创:香袭书卷
(ID:ZL523704792)
推荐阅读
散文:心归此境
散文:雨季
散文:琐碎日常,都有灵光
散文:灼灼荷花瑞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文章原创,感谢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