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发师把军火库改成了理发店,他手中的剪刀威力胜过AK47!

若非亲眼所见,我绝不相信在成都二三环之间,还有眼前这么一片天地:与现在批量生产的“文艺基地”不同,老旧的厂房区里见不到一个路人,夏日的蝉鸣、挂满红砖的爬山虎,让周围阳光射下来的速度都慢了三分,原始得恍若闯入了通向革命年代的虫洞。

在这被时代所孤立的骄傲氛围里,藏着一家理发店,名字朴实到感人:“老王家的理发铺”,而老王正胯着洋气的凤凰牌自行车向我颔首示意,虽然架势和穿着都像是刚从GT3上与外星人飚完车一样。
“先坐,想喝杯什么酒。”老王本名王超,朋友爱叫他超哥。尽管有型到炸裂,但超哥的声音却比想象中柔和。早上10点的酒精,加上强烈视觉冲击带给心灵的片刻木讷,我竟脱口而出:“这儿到底是哪儿?”

– WANG CHAO –
爱因斯坦说:当逼格达到一定的质量与速度以后,时空就可以被扭曲。
这上世纪老厂房的旧光阴,在驶过了老王家门口的一段来历传奇的铁轨后,便以雷霆万钧之势,一脚踏进了未来里。
这里本名白药厂,原是洋务运动时德国人修建的军火厂。屋顶的原房梁得以保留,让斜射下的光线都是1906年的腔调,完美统御了整个建筑的气质,让再浮夸的设计,都不显突兀。
两侧剪刀型的钢结构,冷峻而充满设计感,一把剪子的造型代表匠人之心,脱颖于一切金玉其外的表面,在这能得到最高的崇敬。
除了门面上显而易见,气吞山河,意图颠覆理发店定义的设计。细节上,老王更是丝毫不含糊。
▲墙体实木全部由机枪箱木拼接而成,工程量巨大。
▲店内设备,全部从日本进口。
▲门口的铁轨设计,经过N次修改,由国营部门特殊工艺制作。
“很多人说我大费周章,有朋友说我是不是淹死在了情怀里,我想说的是,我必须用最好的东西,不然怎么配得上1906年的房子?”超哥坐在一把5万软妹币的椅子上,语气轻松得像在谈论5毛钱的东西。

– WANG CHAO –
那么问题来了,虽然紧邻二环,但工厂区的偏僻让这里和繁华的主道几乎隔绝,联想到来时滴滴师傅崩溃的眼神,让人好奇超哥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几年前,这片半废弃的工厂区,是个大垃圾堆。”超哥和朋友误入其中,却只有他,爱得深沉。“当时只能租半年,还是租了下来,太喜欢了。”酒吧、台球桌,二楼搭个床铺,喝了酒就等着100年前的阳光把自己叫醒。
超哥在春熙路繁华路段有家理发店,加上自己顶上功夫了得,生意可称兴隆。之所以毅然关停,重新花大力气搬到这里,绝不是脑袋一热的意气之举。
“我很喜欢到各个国家去学习,在美发上,中国的确还差得远。去年,我到了英国伦敦沙宣总部学习,那是世界最顶级的美发学校。”几个月的见闻,触动是巨大的,“你会看到,国外的理发大师普遍年纪不小,一辈子钻研和创新,一把剪刀,真就是门艺术。”
反观国内,大行业下,长期有“洗剪吹”这样不怀好意的评语,“一是技艺不精,二是本身对自我的要求太低,美发,真的是门艺术,但稍微赚点钱,可能就开分店去了,自己就不剪了。没有丝毫传承,就别怪他人笑话。”
基于开个“可以传承100年的理发店”这样朴素的想法,王超在考察了太古里等多个人流稠密的繁华之所后,毅然将“老王家”开到了这里,“如果把理发当做艺术,我想说艺术创作是需要环境的,这里待着很舒服,能最大限度激发我的创作灵感。”
客人们态度的转变,也让王超欣慰,“之前的熟客开始都说这里太偏了,路也不好找。可只要他从这门一进来,立刻就不说话了,有时候沉默是最好的褒奖。”
好吧,在连干了三杯鸡尾酒后,我依然保持了冷静清醒和一贯的客观公正:“我承认这一切都让我足够惊喜,但是理发本身呢,这儿有什么特别之处?”
▲烫、染,都只有一种产品:“最好的那种”。
超哥浅笑了一下,把刚调好的红粉佳人递到了我手上,语调轻柔却让人不能拒绝:“因为是我老王给你剪啊。”

– WANG CHAO –
最近,“传奇”是个被用烂了的词儿。考虑到这里的一切,包括老王本身的独特性,我打算换种说法:“有关老王的传说,挺神奇。”
14岁,作为村里有名的混混,小王到县城理发铺里打杂,结果人生第一剪子下去,就给人耳朵刮了,由于对方在混子圈里级别更高,小王家也没回,就去了杭州。
杭州的那几年,小王做得最有意义的事儿,便是坚持学画画。“当时工资就1200,拿1000学画画,下了班就去,就是喜欢这个。”刻苦又有天分,成功总是对所有努力的天才分外眷顾,靠一把剪子,老王的成功浮夸又踏实。
王超自己说,归根结底,在于“永远要像第一天做学徒时那样,对任何一个新事物,都近乎饥渴的追求”。就连自己最大的爱好旅游,老王也跟常人不同,“欧洲、美国和日本,主要是这些美发发达的国家,除了专程学习,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去剪一次头。”
作为ICD全球美发师协会会员,超哥随时都在与世界一流理发师交流切磋。各种文化对于发型的塑造理解,都传达到了超哥的每一次“咔擦”声中,“剪得怎么样?哈哈,我只能说在沙宣总部,也没给中国人丢份儿。”
“国外好的东西,我们会第一时间用。比如说预约制,理发必须预约,每个人有1小时,这1小时之内,除了你和理发师,任何人不得打扰,这种私密安静的空间,客人舒服,理发师也会更专注。”
这里的每一位理发师,都要有至少6年的从业经验:“这是硬性指标、天赋再高也不能例外。手感的纯熟有时候比美感天赋更重要,我希望的是万无一失的完美。”
“我不希望这儿只是个理发店,大家可以来喝酒和打台球,充分享受被服务的过程。”一楼的酒吧,酒大多是客人送的,来超哥这里喝杯酒,打局台球,顺便剪个头,成了很多客人的习惯……
采访最后,超哥说他想剪到60岁,分店有精力开就开,没精力就拉倒,无所谓。讲真,很多人都会说这话,大多数时候我不信。但对超哥,我只想问一句:“今天就破个例,直接给我剪个头行吗?不行的话,酒给再倒一杯呗。”
where
老王家的理发铺在哪儿?
地址:高远一路7322工厂里面A3号仓库
– 留发不留头的好汉们 –
点击文末右下角“写留言”
说说当发型被剪残的一瞬间
你心中在想些什么
● ● ●
本文留言点赞最多的前5名
即可获得【老王家的理发铺】
价值380元的剪发服务1次
活动截止时间:2016.8.22(周一) 12:00
摄影师 | 肖则之、罗薇
“求好”是一种精神
在有限条件下
懂得追求最好的事物与生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