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路文风】[一周诗选●1001周●下]上刊诗人:一十五人

本期上刊作者(参照收稿顺序):紫穗穗,闲不语,池兵,李威,凌之,云淡淡,潘贵仁,优雅的枫叶,孤独与快乐,沧海,阿德,二胡,戴全心,褚向平,黄祥贵。
一周诗选,纸刊选稿重点栏目
◆一辈子的诗
文/紫穗穗
昼夜,从未分离过
如你我,十指相扣,从未分手过
你在遥远的地方,喊我——
“我的妞,洗脚水打好了……”
什么样的万年坚冰,也无法抵挡这——
滴水穿石的隐喻,麻酥酥的十根脚趾头
温暖的弦,多么具象而率性。五十弦
不多。岁月的镜像里,白发相对白发
可弹一曲等闲白了头,如此老去多美
爱情比死亡更恒久,而我爱诗的忠贞
似乎比爱你时更纯粹些……原谅我忽略的时刻
原谅谜语一般的未来里,时常走神、分身的我
她们流淌在语言与梦境两条虚拟的真实河流里
仍会听见,你人间的一声亲昵的呼唤——
妞啊,我的妞。再美的梦境也抵不过这句心动
现在,我在一盆凉下去的洗脚水里
照见了“甜蜜”的味道,那一辈子从脚到头的温暖
◆ 寂寞的梦
文/闲不语
寂寞的梦
只有一个人喊得醒
长长的距离
便是无法翻转的激情
厚厚的孤独
像是书桌上久未清理的蛛网和灰尘
深情的诗句
在折叠的书本里珍藏
探头探脑的霞光
好像一个含羞的女郎
在悄悄守望
一扇紧闭的门窗
而冷漠的风雨
多像一个薄情的浪子
当相思染绿了青苔
便远远的离开
◆ 蒲公英
文/池兵
当母亲举着花白
在秋风中摇曳的时候
我就知道
离别,已迫在眉睫
抬头看看天
低头望望地
熟悉的家园
会在一场风的追逐中
瞬间抛离
这,是蒲公英一族的宿命
这,也是所有生命的希翼
失重的心
随着风流浪
有雨袭来,有浪打来
有火烧来
这些,都不能阻止我
追寻远方的脚步
我相信
前途,会有一方土地
不论肥沃还是贫瘠
可以让我安然栖身
休养生息
◆ 如果你看得见每个人心中的火
文/李威
你就会在日暮时分看见
涌流在路上的火,比城市的华灯更多
他们挤在拥堵的街上
淤塞着,随着呼吸消灭
当然,很多的呼吸是浊重的
因此你看见的
是炭灰覆盖下悸动的火流
如果这时有人离弃这城
走向苍茫中的旷野
你看见的就不是一个离弃者
而是炉膛里迸溅出来的一粒火星
是射向晦暗大地的
一个火的信使
◆ 周庄诗(外一首)
文/凌之
风铃声高于飞檐
结缘旗飞于内心
镂花的木窗安于河水荡漾
我经过两岸有年轻的脚步飞过
万盛米行埠头的石阶稳若社稷
经过双子桥和报恩桥
眼神随了摇橹声
心思付了微澜
我看见故人和民国
它们越过小令与民谣,追你
足迹所到之处,轻轻暗示
一定要缓行,一定要心怀感恩
南浔诗
辑里湖的蚕会自动上山
世代自缚流年,像流水
缠绕南河市与小莲庄
心里话年年都说不完
河水因而自有温度
暗垂的莲花因而自有柔情
红房子里留声机依旧在转动
回放晚清生活,民国故事
人影一直在丝绸上飘
藏书阁后来深藏了传说
有人一直在这里徘徊
有人去了人烟深处,贪玩
他的背影布景了山水和草木
她的身段像钥匙,终会要打开南浔所有的往日
◆ 九月
文/云淡淡
当我终止悲伤,九月已经远去。
梦魇一般的现实一直在堆砌
无论怎样也触摸不到那个痛点
横亘在我面前的山峰替我阻挡了视线
如今
山峰选择了撤退
山谷未闻回声
风却继续前赴后继
天色渐晚
我确定已经无法折返
看光阴环绕着我
一点一点长成一座围墙
然后看着最后的光色
慢慢坠地
听呼啸的山风划破耳鼓
我努力让自己滑翔
如一只苍鹰,一堆篝火,一支烛光
跳跃并挣脱一身的浮尘
◆ 执黑先行
文/潘贵仁(安徽)
和孙辈们对弈,他总想着
执黑先行。仿佛
先行就可以占尽全部先机
老妻对我说,让一着就可以
保持住他
对胜利的向往,保持锐气
我很生气。他的曾祖曾经
持鞭牧牛,与天对弈
到如今,已化作天空白云
他爷爷,我手持粉笔
发际黑白参差,胜负未定
他父亲满头黑发
正手握键盘,在与空白对垒
执黑,是先行但不是先机
我只想,在他执黑
先行时挫挫他锐气,教他
把骨格嵌入
这片方格预谋的天地
◆ 白塔(外一首)
文/优雅的枫叶
溪水是流走的孩子
白塔曾用竖立的阴影挽留
鱼儿叼走了桃花和云朵
漩涡是岁月浅浅的脚印
弯曲的小溪不停地改变河床的走向
白塔在夕阳里
瘦成一枚无法投递的邮票
塔前的虬柏,躬身
不停地翻阅着故乡的淳朴和沧桑
稻浪上燃烧的落日余晖
茅草依然占据着窄窄的田埂
虽然十月像刀刃
还无法令茅草臣服,也无法
令我前行的脚步停留
饱胀的稻穗在风中点头
金色的浪潮簇拥着秋日的沉甸甸
戴草帽的堂哥
隔着宽阔的稻田,高喊着我的乳名
乡音在阳光下跳跃
像铿锵的音符,质地坚硬
实则柔软温馨
越过杂草的藩篱,递上家乡的纸烟
夕阳在堂哥的手指上被点燃
西山和云朵被夕阳点燃
我们的憨态和微笑被余晖浸染
身后,身影在稻穗上起伏
像两只欲飞欲落的鹤
◆ 鹭鸟
文/孤独与快乐
一别经年
许目光生岀惊喜
细流沙滩重逢
依然那堆蒹葭 鹭鸟
以圣洁之白 被河水窥见影子
黑喙细胫 俨然高足酒杯
曾经儿时的玩偶 乡间
少年随手一粒石子砸疼河水
惊飞白羽亮翅 一翔冲天
梦随春风老去的日子
满河淘沙取石的沟坎一定是被挖机
吵了兴致 难掩伤心 从此无觅踪迹
金风徐来 十里稻香泛黄
河道整饰 绿柳成荫 拦河筑堤
廊桥备置 亭台水阁 景色如画
蕴山川灵秀 披花海如锦
似此人间仙境 水域开阔 重见
鹭鸟翩然若仙 不请自来
纵目光流连 凭镜头远摄
鹭鸟 盛世祥和珍禽
旧梦重温 人与自然相偕相生
◆ 秋天
文/沧海
天空的独轮车。看不到移动
稻穗和豆荚高过一棵树
的影子。我们愉快地讨论词的属性
河水向前走。风在秋天的
折痕。清晰。无声
芦苇。杂草。不肯扶起倾斜
房屋看向东南。一颗星
墙壁斑驳。像
一张老唱片,声音若隐若现
树下。几个老人。纸条
贴上岁月的额头
夕阳。一只鸟蹲在枝头。笑
◆ 游禅源寺
文/阿德(江苏)
晨曦均匀撒落在山中
禅源寺门前的路朝着佛
蜿蜒而上 湿漉漉凉飕飕
庙宇高高在上牵引人的心
灵魂寻着山谷里的寒冷
里外都被涂上一层青绿
泉水与鸟鸣一起贴石浅唱
山间的花草乐得摇摇晃晃
寺庙周围的红墙上
站满了青青的草叶
那是众多的施主听禅时
流出的潮湿目光
斜阳里归途
我胸中空无一人一物
只有木鱼的歌声
把身后的影子越拉越长
◆ 新棚:皖南红军总医院遗址
文/二胡
太阳又一次横跨天空经过新棚
运行到青山那一边
它依然无法带走那座老房子
那些嘎吱作响的木病床,咳嗽与呻吟,被硝烟灼伤的眼睛
那些残损的砖瓦,阶缝里黄了又青的丝茅草
八角帽上土布缝制的红星星
它只能每天运行一次,温暖一次
大地上这道殷红的伤口
无数颗土布红星星,是它留给一个时代的绷带和止血钳
◆ 菊花
文/戴全心
黎明擦着玻璃
月光的流速慢下来
窗台上的菊花还没有睡醒
不要吵她
只能用心照亮她的睡眠
她会在你的黑夜里起身
抽动月光
接近天堂
我需要搬动自己的天空
细细地清洗星星里的尘埃
才能看见火焰中的疼痛
◆ 无奈把秋风送出去我留下秋雨
文/褚向平(河北)
无奈 把秋风送出去
我留下秋雨 在这个黄昏
一任载着落花的秋水想入非非
慢慢流过九曲
留下满塘残荷
点起几缕思绪
然后 大声读一读
从泥泞中捞出来的不休诗句
铺枝桠 展翅膀
到北方某个渐凉小镇
寻一寻渴盼的方向
问一问云上闪烁星光
落叶这般 谁懂了它的忧伤
如今 隔着尘世
你却将木鱼当作主旋律
十月 我发誓焚烧灰烬
守旧 图新
准备停下雪拥蓝关马不前
的任何消息
揭穿你手持枯荷听雨
的所有秘密
搁一搁疼痛希望
等一等季节回响
最终 还是不说孤独
不说你 也不说落寞的自己
无声雕刻淬火的图腾
◆ 灯眼鱼(外一首)
文/黄祥贵
两条鱼游到了一起
刹那间,有了
亲密的感觉
在各自的心里
印度洋是那样的渺小
甚至不用提灯笼
就能游过去
◆ 诱人的大白鲳
不知为什么穿上了工作服
不是回单位,而是为了吃
鱼的欲望
盆里的大鲫鱼。我付了钱
可面对盆里的大白鲳
我摸了摸口袋,再无捞起来的本钱
回家的路上
我拿起泥笔,粉饰一抹夕阳
总编辑:彭剑明
现代诗文责任编辑:
方方,王朝明,无我,陈怀,汪建军,黄祥贵。
古诗词责任编辑:
产林苗,陈桂枝,唐海生,傅少森,温蒂。
栏目介绍及投稿说明
一、【一周诗选】:网络诗歌写手每周优秀作品选。
二、【一周诗头条】:从每周选稿中再优选相对拔尖者1名单独刊发。
三、【群英会】:按地域专栏分批推送各地活跃在网络诗坛上的诗人作品,每期推送一人(不定期)。
四、【诗坛精英】:推介在诗坛已取得一定成就的中青年诗人,让更多的人读到他们的诗作。
五、【先锋诗人】:要求个性强、有探索精神、有现代或后现代意识、令人震撼的诗作!
六、【杂的文】:除诗歌以外的其它短篇文字,如杂文、散文、诗评、小小说等。
七、【古风新韵】:古体诗词,提倡新韵。
八、【诗路文风微刊选稿群】:除约稿外,刊发诗作以此群值班编辑所选诗稿为主。若进(选稿群)请诗友拉入,或加微信:pj18755380086,申请加入。
九、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有份量的组诗,可发此邮箱(单首诗作请贴于选稿群),邮箱投稿请附作者简介、微信号、生活近照,并加总编微信以便及时联系。
关于稿费的说明
赞赏合计20元内归平台所有,作为平台运转经费。赞赏20元以上部分,其中80%归作者,20%留作平台运转经费的补贴。推广期为10天,第11天发放稿费,未发放及时或有特殊情况可与主编私下沟通。在本微刊平台单独推送过的诗人作家们,请你尽快与总编建立联系,以方便发放稿费。(总编微信号:pj18755380086)
如觉着图文不错,就分享群或朋友圈吧!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
↓↓推荐阅读原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