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吟诗歌同题诗第205季《偶然性》合集

(图片来自网络)
本季作者(排名不分先后)
1、风吟诗歌&翻译交流群:叶如钢、日有所诗、Angel.XJ、浪激天涯、郁序新、David、曹宏伟、瘦灯、孙双立、Ken、王成杰、贝玲娜、蘭若、冯雷、木子、黄玉生、王根林、张华洲、张思刚、邵以默
2、他山之风:梁龙乔、林荫、许平、柳秋平、曹珍珍
3、同学群:孔坤明、刘为红、刘霞、张军、冉勋
本刊题字by徐来清风
风吟诗歌&翻译群
叶如钢、日有所诗、Angel.XJ、浪激天涯、郁序新、David、曹宏伟、瘦灯、孙双立、Ken、王成杰、贝玲娜、蘭若、冯雷、木子、黄玉生、王根林、张华洲、张思刚、邵以默
01
?
偶然
文/叶如钢
偶然是一个奇妙精灵一柄魔杖
轻盈一触让重石化为清泉
让死去的鹿复活,又蹦跳
让滔滔洪水消弭、巨壑填平
因为偶然 覆灭的王国又辉煌
黑暗了的太阳上又燃烧火焰
我是这样恳切感激偶然
偶然是你因我的欢笑
偶然是你因我的伤感
我知道你的降临是一千年一次的恩惠
哪怕你圆睁双目要我为你举起山
我不会错过这偶然的一次去累死
我不是你的奴隶不是你的卫士
我是你每个心思的完成
你每个冬季的炉火
你每个早晨的倾洒阳光
是为你的不安而等待的安宁
为你的忧愁而关切的快乐
我愿为你拥有森林 河流 土地
但不论在哪一个国度我都是一个流浪者
我愿为你拥有宫殿
但我的宝藏不知失落在何方
偶然是我心底的滋润 因为你
你在哪儿播种 我在哪儿扶起一树青葱
你在哪儿流淌 我在哪儿落雨
哪怕是偶然的一刻
哪怕毁灭了我的一切
我们既往的每一个偶然
就像一朵凝固在镜子里的梅花
我们未来的每一个偶然
就像一粒梅花的种子
叶如钢: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终身教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长江讲座教授。曾任德国波鸿大学终身教授。业余写诗,译诗。尝试过多种诗写风格。翻译过英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瑞典语诗歌。著有诗剧/史诗作品《九大行星》和《致命华丽西娜之生死九章》,开辟了多方位诗歌写作的新方向。“第三只眼之诗人沙龙”和“叶如钢翻译交流平台”创办人和主持人。
02
?
偶然性
文/日有所诗
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
倒底怎么来的?众说不一
科学家说:新冠病毒
是偶然事件,因为
病毒的首要特征,就是
疯狂地生存。但在什么时间
什么地点爆发,向来
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川普却说:新冠病毒
不是偶然事件,因为
最先大规模爆发疫情的地方
是武汉,那里有红色基因
川普是政治家,他宣称
他最懂新冠病毒……
川普的上台是偶然的
而他的下台是必然的
日有所诗:资深电视制片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03
?
对话随笔 || 偶然性
by Angel.XJ08/01/2021
“我知道,你有想象力”!
Dylan 揉揉眼睛,又把手
插进她的睡衣,他喃喃自语:
“偶然”不是名词?

“它是副词。”就像尼采之瓦格纳相遇,
黑色的偶然性。批判的批判。
比如——玫瑰在冬日盛开;
四个陌生的灵魂在同一天消逝。
那是天父从一颗又一颗, 偶然
又巧合的子弹中
送给他们的归宿。
“抱紧我”… Isabelle 再次
压低了声音“醒来 世界真冷”只有
我们在正确的房子
在许多“7”之间,数字们窃窃私语
极微小的思想碎片…
(之前被粗暴地铭记。之后
所有将永远忘记)。
Angel.XJ,银行与金融学博士,金融学副教授;《Rainbow Arch 乐诗中西》创始人;自幼喜爱并练习中英文诗歌、古典音乐。将写作做为放松、和自己对话的方式。其中英文作品曾发表于《诗刊》《星星》《幸存者诗刊》《博雅诗刊》《先驱者》《飞地》《海啸派诗刊》《中英文艺家在线》《先驱者》《名家典藏》Hello Poetry Foundation;Poetry Hunter;London Poetry Society All Poerty 等中外诗刊。
04
?
偶然性
文/浪激天涯
披一件需要终生缝缀的身份
从鹳的嘴里飘落
随身携带的故事 不可重复
仿佛独木桥上相向的人
他没有选择 他们也没选择
黑洞里的童年被他确认时
爱 以好词的端庄 慈悲地失重
2021-01-08
浪激天涯:法国某大学机器人学博士。现供职于法国某集团公司。喜欢写作新诗,诗评,及随笔。著有诗集《超弦之玄》。
05
?
偶然性
文/郁序新
那年冬天的草地上
走来一对双胞胎
灰白的条纹
翘着尾巴
不停地打滚
哟!太神奇了
这不是我儿时养的咪咪吗
我叫了一声 咪咪
它俩望着我
睁大着眼睛
喵呜 喵呜地哼着
紧挨着我的裤腿
左磨右蹭
我立马伸出手
摸摸它俩的头
再捞捞它们的颈子
这下好了
我起身欲走
它俩喵呜喵呜地也跟着我
难道你俩
就是我9岁那年养的
京京和葱葱吗
我越看越像
越看越模糊
半夜里
梦中我笑醒了
抱着个大枕头
2021/1/9
写于苏州

鬱序新:詩人、翻譯,美國《新文學》雜誌社編委。英文笔名:Tulip , 西班牙文笔名:Juliotulipan,蘇州恆豐進出口有限公司出口部經理,中國江蘇省蘇州市人。在中國詩詞在線,中國詩詞流派,中國小詩,尋聲詩社,以及國外詩歌網上均發表過許多作品。
06
?
偶然性
文/大卫(扬州)

恰巧十三年前的今天
斜阳映照老墙
半截烟在风中飘荡
两年后将死于跳河的爷爷
正一边咳一边抽着劣质烟
二娃见状一把夺过香烟
责怪他抽得太多了
从此半支烟在手上燃了一辈子
只有梦中烟才即将熄灭
两个影子一闪而过
他用烟蒂点燃手指
倒吸一口痛
黑白都是无常
David:江南人士,自由职业者,淡泊名利,喜欢写诗,酷爱旅游,是诗和远方的践行者。
07
?
偶然性文/曹宏伟

难道这一切都是我的宿命
我走在零下二十五度的严寒里
我的身体包裹着厚厚的羽绒服
我的脚上穿着厚厚的靴子
我笨拙而艰难地在雪地上行走
为什么我的冬天这么寒冷
为什么我的手指上赤裸裸的
掌心没有温暖
雾水遮住了眼睛
我多想看清自己的来路
我多想知道自己最后的去处
我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我会在黑龙江最寒冷的那一天出生
竹席戳破了我头上的皮肤
寒风皴裂了我的脸庞
我在寒冷的天气里不停地冻僵、苏醒
我在午夜的梦里苦苦地挣扎
可能这一切只是一个偶然
就如同我来到这个世上
就如同形成受精卵时相遇的那个精子和卵子
可是我为什么还在苦苦地求索
为什么我还在不停地探寻
这偶然性里的必然
曹宏伟,教授,博士生导师,工作单位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
08
?
偶然性文/瘦灯 2020-01-08
鬃发卷起无向风
乌骓蹄步凌乱
茫茫雪原无言月如钩
踢踏片片音符
填出长调【莱维乐】
醉拳踉踉跄跄
蒋门神至死不解疯情
斗酒何止千百转
蓬蒿人散发笑仰面
壶爱我 娲特爱我
蒙特卡罗悄然窥探
必然性必然禅让的大美
耗散结构殿堂中
混沌而华丽的夜礼服下
是女皇赤裸的负熵
无限纠缠的蕾丝
分维空间中彩蝶翩翩
只须一眼
就听到轰隆巨声
烟波世界坍塌
薛定谔的喵星人
死了没

瘦灯,现居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加拿大国家科学院资深研究员。热爱绘画、摄影、雕塑,以及诗词文学创作。现为《加拿大中国笔会》、《渥太华中文作家协会》会员,渥太华《四季诗社》以及其他诗社成员。多篇短篇小说、散文、电影剧本、诗词等作品发表在纸媒《加拿大华文微型小说选》、《加拿大华人诗选》、《渥太华中文作家协会文选》、《台港文学选刊》,以及《中国日报》、《中华导报》、《渥京周刊》等其他报刊和网络平台。
09
?
偶然性文/孙双立
与单薄的背影
擦肩,把往事挤满车厢
眨眼间那些空旷的
忏悔,和曾流经的陌生
似一张张票据,一幅幅年画
一道道时光的雕花等雪
在刚扫过的站台落脚
令我意外的清醒
与遗忘,巧合与必然的对立
如宿命的无奈沿思念的轨
有时流亡,有时轮回

孙双立,居山东威海。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歌散见于《诗选刊》《作家报》《鸭绿江》《青年文学家》《启明星》《作家天地》《渤海风》《大河》《参花》等。
10
?
偶然性
文/Ken
面吃完了
人还在愣着
这鸡蛋面没有番茄
总觉得哪儿不对
听说三百年前
还有不少人害怕吃番茄
称它为“毒苹果”
殷实人家弄来做个摆设
圆滚滚
红彤彤的
添几分喜气和吉祥
偶然的机会
有人吃了
是主人好奇
还是仆人饿急了
或是哪个淘气的孩子
玩着玩着就咬了一口
直到几天后妈妈才发现
— 这不是“毒苹果”吗?
怎么回事?
好像也没事儿
一家人开始吃了
后来
一村人开始吃了
剩下的就是历史了
偶然会让小人物
变成大人物
甚至伟大人物
没有爱迪生
就不用灯泡吧
蜡烛也挺浪漫
可没人先咬了一口
番茄就没人敢尝
那鸡蛋面怎么吃呢?
樊功生,英文名Ken. 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数学本科,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数学博士,现从事资产管理工作,住香港。酷爱中英诗词和文学。
11
?
偶然
文/王成杰
本来不认识
只是每个月末
他会过来给山里娃娃寄点钱
她也是
本来不认识
不过他相信
美好总会遇见美好
她也是
(2021.1.6蒙贝)
王成杰,笔名浣石,大连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目前在牙买加蒙特哥贝讲授对外汉语,从事文化传播工作。民盟盟员。旧时代文艺老青年,好舞文弄墨,喜诗酒花茶。有散文、诗歌、微型小说、翻译作品等散见于报章。
12
?
偶然性
文/贝玲娜(新西兰)
我来自偶然
在广袤的土地上
像一棵顽强的小草
与春秋冬夏相伴
仰望天空
云卷云舒变化万千
心如潮涌
感概沧海桑田岁月茫然
生命中的过客
饱经风霜雨雪的磨难
向左 还是向右
上天已安排好每一个拐点
平淡无奇的日子
那些看似
毫不关联的每一次偶然
改变着神秘莫测的明天
贝玲娜,本名孙波,出生江苏,工作生活在黑龙江,现居新西兰奥克兰。喜欢文字,爱好写诗,有想把日子过成诗的美好愿望,用质朴的诗歌表达对生活的热爱,其作品与人品一样充满阳光。
13
?
偶然
文/蘭若
我需要把與你的相遇設計成一個偶然,
為此,我精心謀劃了很多年。
我的出現必須美麗,還需莊嚴,
能夠在擁擠的人群中讓你看見。
我於是變成一瓣桃花落於你的發間,
也曾變成一隻燕子落在你讀書時的窗前。
我還是你牆角一朵遲遲不肯凋落的玫瑰,
我也曾是你園中的一株玉蘭,花開錦繁。
你每一次訝異的偶然都與你無關,
你的笑容燦爛,如每一個偶然的春天。
你應當看見了,
你曾經讚歎過我精心修飾的容顏。
我只是在你偶然走過時,
悄悄扯住了你裙裾上的一根線。
下一次偶然,
我們选一處山明水靜的湖邊見。
(2021年1月9日於廣東化州)
蘭若:一个女教书先生。
14
?
偶然
文/冯雷
那天
她躺在草坪上看书
他透过窗户看到了她
时间停了。
晚上
她流泪了
他失眠了。
2021/1/9
冯雷,翻译学博士。目前担任西印度大学莫纳分校孔子学院中方院长,“百人百译”项目负责人。
15
?
偶然性
文/木子
大殿里光炷摇曳
昏暗中油灯一盏
桶里跳出的竹签
预示着晦涩的浪漫
幽冥中那莫名的交汇
却何来与众生相干
两个素未平生
难道不是宿命前缘
我穿过茫茫星海
来到你的面前
是我疲倦的驻足
还是你心湖的漪涟
迷失了曾经的向往
只因那魔幻的呼唤
从此多了份莫名
让你我牵绊到永远
一条道不白的轨迹
舞动着流光的遒婉
伴着星宇的音籁
是响彻琼霄的呢喃
你我飞天遁地
穿过洪荒的尘烟
走进那昏暗的光炷
却发现是一个偶然
木子,现居渥太华,计算机工程博士,互联网设备研发经理,加中笔会会员,四季诗社理事,有多篇散文在《中国日报》加州版刊登。
16
?
偶然性(组诗)
文/黄玉生
◎流弹与天鹅
流弹的出逃有三个目的
一是怀抱慈悲之心
一是向往天空的蓝
一是追求一种无拘无束的生活
战场的态势,处于敌我双方
对峙的阶段
一只天鹅日夜兼程飞往北方
他在西伯利亚的一个大湖里等她
他们要在湖里跳舞
跳三天三夜的舞
流弹在深蓝飞行,仿佛
置身于大海中畅游
它把自己想像成一只漂流瓶
它希望,有一天
漂流到一袭天真烂漫的裙子旁边
那袭裙子没有惊吓,只有笑容
天鹅飞行时忽略所有的存在
她的心中只有北方和舞蹈
流弹和天鵝拥抱时,地面
冲锋号与机关枪达成了和解
它们的节奏完全一致
鲜花成片成片地绽放,又
成片成片地凋零。而
天空开放的那朵莲花
仿佛一幅画,一幅写意的国画
红在深蓝中浸润,晕漩
◎滑落的杆子
后来,躺在线装书中
那根杆子无穷无尽地折磨自己
它懊恼,悔恨
如果在那妇人的手里再坚持一会儿
如果落远一点儿,或者
近一点儿
就不会砸中西门大官人了
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儿了
自己也会像别的杆子一样
正常地死
正常地投胎转世
◎试 钓
来到一片陌生的水域
垂钓者用空钩试水的深浅
钓起来一条大鲶鱼
鲶鱼扭动着身体,好像一位
反抗被强暴的女子
垂钓者和鲶鱼惊讶的目光相遇
锋芒,将秋风割出一道
白色的伤口
◎凝视者
一朵云不知从何处飘来
也不知飘向何处
凝视者沉思
自己从何处来?又
向何处去
他的父母在火车上相逢,相识
然后组建了家庭
他的诞生出乎他们的意料
床头的烛光和坟头的烛光颜色不同
但都处于一种摇曳的状态
2021-1-3
黄玉生,笔名牧雁人,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狼域》专栏诗人。兴国籍,居南昌。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上百万字。出版散文集《残景》。2012年开始写歌词,2015年5月开始触网写诗歌,创作歌词数百首、诗歌千余首。诗歌《袖》获中国诗歌流派网微诗栏首期同题赛《微妙》金珠奖,《故宫》获中国诗歌流派网首届“国际微诗大赛”印度洋赛季优胜奖。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电话采访,诗歌《中美贸易大战》及评论刊登环球时报英文版,英国泰晤士报转载。诗歌《亡魂》获首届国际微诗大赛“国际联赛”优秀写手奖。
17
?
偶然性文/王根林
习惯地念及惬意的事物
譬如晨曦里遇见,朝旭喷薄
旅途间,一路畅达
而一些恼人的揶揄,时会
无故来蜇疼
欲避讳,愈粘附
静,是唯一的出口
观杯中沉浮,悟世态纷杂
修性勿躁即云淡风轻
犹似,我仰慕的一棵树
偶尔的侧背面
蘖生畸枝,可忽略……
—2020-01-09—
王根林,笔名博凡(老顽),苏州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文学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各刊物和网络平台及入选多个不同的诗集版本。诗观:艺术源于捕捉与探索……
18
?
偶然性
文/张华洲
白云落在草原,是羊
葡萄还挂在枝头,是醇香的酒
一把吉它流落街头
荡漾清澈的回音
僻静的茶楼,有人在密谋
掌纹里剥离出闪电与抵达的沧桑
万象更新,重新分配那片天空
那些不拘小节的人
必定有大开大合的春天
正如深入《红楼梦》
落魄的书生,继续把梦数下去
穿过民国的典藏,然后顿住
那个穿旗袍的女子
面如桃花,多么深情
张华洲:男,湖北咸宁赤壁市人。中共党员。咸宁作协会员,赤壁作协会员。有诗歌获奖,诗歌入选年度选本。
19
?
偶然性文/张思刚
冬天将幻境雪藏进风土
用臃肿的身躯碾压并驱赶季节
路过转角,有小花凌寒独芳
在冰冷岁月里点燃薄薄的温柔
不韵世事地蒙混了几十年
尽力解构全身伤疤所昭示的暗喻
对内心的兵荒马乱渐渐坦然
粗茶里沉浮出清欢的素颜
拿什么救赎千面的自己
翻遍过往,竟找不到半句药方
我在得到中看淡流水无情
又在失去后才懂珍惜有意落花
张思刚,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绵阳市作家协会会员。绵阳市收藏家协会会员。英国WSET国际品酒师。
20
?
偶然性
文/邵以默
我饮下的是杯子里的水
而不是加湿器里冒出的雾气
这两种水来自同一容器
经过不同时间的手
装入不同的转运工具
它们在动力学中
呈现的意义,迥然不同
一种通过消化道直接进入体内
另一种吹到脸上,通过毛孔渗入
这些不同形态的水
要么躺着,要么站着
要么飞起再落下
“多么自由的水分子啊”
而在这个极寒天气中
更多的水被困在冰雪里
悲伤的眼睛里
(庚子年所有的绝望里)
如偶然禁锢在必然里
“如果你要创造一种奇迹
请咽下眼睛里的领悲水”
邵以默:本名邵秀萍,女,江苏靖江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风吟诗歌》创始人兼微刊总编、《长淮诗典》编辑部主任。企业质量负责人,业余写诗,偶尔译诗。作品多次获奖并入选多个选本。
他山之风
梁龙乔、林荫、许平、柳秋平、曹珍珍
偶然性
文/梁龙乔
光阴的流水,一再磨砺着我们
我们是一群奔跑的石子,在庸常的
生活中,失去棱角。就像
刀斧回归炉膛,猛虎遁迹山林
生活平稳,就像一条河的镜面
在失而复得的浪花里,我们
一次又一次否定自己
在黄昏时,风突然停了,桦树林
停止了舒然的舞姿,卡在那里的静
只等一声鸟鸣来解锁
夜深,梦犹如过山车
陡峭而颠簸,一些寓意遥不可及
早晨推门,惊愕于一场淬不及防的大雪
梁龙乔,男,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发表《扬子江诗刊》、《诗潮》、《青海湖》、《参花》、《燕京诗刊》、《现代作家文学》、《长江诗歌》、《2016年江苏新诗年选》、《都市晨报》、《品诗》等各类报刊和网刊,中国诗歌网实力诗人、脸谱人物,曾入选中国诗歌网当日好诗、中国好诗,曾获第五届李白诗歌奖(优秀奖),2016年《江苏诗人榜》探索奖,2017年江苏诗歌频道《父亲节征文》大赛一等奖。
偶然性
文/林荫
莎士比亚说: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莫非人类永远跑不出预言划定的框
有多少预言被验证,就得多少生命数码
来填充!为何预言总是凶多吉少甚无
人心惶惶
无力改变预言,只能接受天灾
精英们勤奋虚构自己的立场
不良政客们奋力虚构自己的清白
百姓拼命低头苦钱祈祷明天
佛系哲系站在偶然与必然之间
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能发呆
人心惶惶
风是怎么变冷的,云是怎么聚集的
善臆能不能从量变到质变
想着想着,脑海春暖花开,不再
人心惶惶
2021、1、6
林荫:云南人,退休高级教师。凡与文学艺术有关的,都深情厚爱。
偶然性
文/许平
天空的云彩
脚下的尘埃
莫名的期待
忘我的情怀
司空见惯与不期而遇
哪个是亘古未变?!
哪个是偶尔遇见?!
生命远不止一个维度
色与空,哪个是暗物质的存在
大千世界是虚幻的真实
还是真实的虚幻
谁能给出确切的答案
人生的所有境遇都是偶然性的集合体
成功失败、富贵贫穷、生老病死
谁说得清——
哪个该来,哪个不该
哪个是好,哪个是坏
偶然是却之不恭的遇见,是
一种赐予、一种缘分、一种必然
来了笑迎,去了不惊
得失在己、悲喜在心
许平,江苏靖江人。曾从军20年。爱读书、爱思考、爱生活。曾在国家、省、市各类报纸、刊物上发表文章百余篇。
偶然性
文/柳秋平
听说月球的出现,
源自亿万年前的一次宇宙爆炸。
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
则是源于苹果掉在了他的头上。
孩子是上天送给父母最好的礼物,
如此奇幻的生命之旅呵,
竟是不经意间的一次天作之合,
——就这样,新的生命诞生了!
我们从未曾相识,
也不知道何时能够相识,
只是茫茫人海中多看你一眼,
你就成了我最爱的人。
大胆地爱吧,热烈地拥吻吧!
不要畏惧别人的目光。
地久天长的爱情,
哪一次不是缘自美妙的偶然?!
柳秋平,江苏常州人,1980年生,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硕士学历,现执教于某学院中文专业,善于文学创作和文学批评,散文、诗歌散见于省市报刊及公众平台。
偶然性
文/曹珍珍
桂花,把金山寺染得
金黄。把芦苇也染得金黄
江水浩荡,落日在江底
翻滚。北上的船只,正逆风行驶
上课铃,已敲响三天
那个小女孩,还没有去
经不住她,再三磨叽,母亲终于把她
送进学校,而教科书已发完
一个学生的缺席。这转折
带着偶然性
却在灰色的天空
粗略地涂抹了,一道彩虹
曹珍珍,江苏省徐州邳州市人,于豆架瓜前捡拾文字,温暖闲余时光,有散文诗歌发表于各网络平台,公众号。
同学群
孔坤明、刘为红、刘霞、张军、冉勋
偶然性
文/孔坤明
张开嘴
一条河流穿过我的咽喉
像长江穿过三峡
像黄河穿过壶口
留下昏昏的鱼群
啃食我心脏最柔软的部分
喷出血液
是我对这个世界
冷冷的笑声
这没什么
这些沾满笑声的鱼群
再次游出我的身体
返回大海。仿佛我的身体
就是一座加油站
其实,大海就是
我身体游出的某一条鱼
那些汹涌的海浪就是这条鱼
抖落的笑声
孔坤明,广东省作协会员。广州花都作协副主席。作品见《中国作家》、《人民日报》、《青年文摘》、《诗歌月刊》、《诗潮》、《诗选刊》等。荣获第二届当代诗人。《春花秋实:凤凰山的天地良心》荣获《诗选刊》全国山水诗大赛二等奖。
偶然性
文/刘为红
人流如潮,从红叶李伸出的手臂滑落
我接受它的劝阻,踩住停顿的时间
头顶上,墨汁穿过叶子的衣袖
染一块酱红色的布
更高的天空,云朵开着碰碰车
嬉笑一缕缕飞升
而我的心,走得比脚步还快
刘为红: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在《诗选刊》、《延河》、《参花》等发表作品。有作品入选《中国诗歌2017实力选本网络卷》、《中国诗人生日大典》、《中国网络文学精品2016年选》等选本。曾获“融融税收情”全国诗歌征文三等奖。在网络与微信平台发表诗歌两百多首。
偶然性
文/刘霞
“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旧地重游
让医生在自己的腰部叮叮当当地敲击,钉上补丁……”
面对川流不息的医护人员
面对一年以前住过的病房,同一张病床
年迈的母亲以近乎玩笑的口吻,轻描淡写地说岀
刘霞:女,曾用笔名雯雯,江苏泗阳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歌作品散见于《诗选刊》《参花》《凤凰诗刊》《大众文学》《林中凤凰》等报刊及网络平台。偶有诗作获奖,有诗作被收入诗选集。闲暇时喜欢把闲不住的思绪,当作诗意倾吐。
偶然性
文/张军
车轮转动,我们像草被碾压
路中心的车辄沟
保存着美丽的碎片,天冷了
凭一层虚假履盖
我们内心不在沸腾
内心的佛法在沉淀,清澈
春天一直站在房顶,不肯朴下
他罗列出冬天的诸多缺点
作为理由,比如雪
比如风雨交加
在风雨飘摇不定的渡船上
我们又一次赶上自己的劫数
翻过山坡,山村象卡在喉咙里的枣核
香,甜,疼痛
却喊不出一丝声音
张军(正在入定),生于1964年,江苏邳州市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协会员。有作品发于《诗刊》《诗选刊》《青海湖》《芒种》《参花》等报刊,获520爱情诗歌大赛和父亲节诗赛十佳诗人奖。
偶然性
文/冉勋
一段时间
关于花花草草的记忆
被一片叶子屏蔽
最近,一股魔力
打开了尘封的箱底
大脑皮层不断告诉我
那枝干涸的花
纠集了一群开始集体抗议
那棵低头的橡皮树
那瓶憔悴的富贵竹
那钵烂根的虎皮兰
还有那看似缺营养的玉树
悄悄躲藏在栀子花的隔壁
最糟糕的是
你带着他们,挤满了冬日早晨
那乱糟糟的阳台
2021.1.7
冉勋:笔名今宵,男,汉族,70后,贵州遵义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协会员,遵义市新蒲新区作家协会秘书长。有散文、诗歌散见于《人民日报》《诗选刊》《延河·诗歌特刊》《贵州日报》《贵州诗人》《遵义晚报》等刊物及微信公众号,作品多次获奖,有诗歌作品入选《贵州诗人四十年》,曾任《沙滩风》执行编辑,现任《新舟文艺》责任编辑。
下季预告1、题目:数字之诗,下周六发布。
2、期待感兴趣的同学积极参与!
编委成员
总 编:Lucy.S
副主编:蟋蟀gg
顾 问:叶如钢(美国)
美 编:Cooyoofeng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当我见到你,心跳漏了一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