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笺六月双节征文】散文:?姑父在夏日的余晖里离去/周建胜

姑父在夏日的余晖里离去
周建胜
二零二零年闰四月二十下午六点,九十六岁高龄的姑父无疾而终:没有病痛,没有缺憾,在透过窗棂的夕照余晖里安然逝去……据说姑父是笑着离开的。
慈眉善目的姑父是喜欢笑着的,看着他老人家的笑容,总是让人心里坦然,心静如水,忘记疲劳,忘记烦扰,忘记忧伤。我总是在脑海里想象他去世的情景,门前的枣树翠绿,不远处的杏树挂满了圆溜溜的青杏,地里的玉米奋力的生长,叶子深绿晶亮,大湾的周围的高山连绵不断,把大湾圈在一个盆里,兰延公路像一条飘带在半山腰里蜿蜒曲伸,无论那一头都是喧嚣,在这里却是静谧的,夕阳的余晖洒在山腰,洒在农家小院,透过窗棂,洒在姑父的脸庞,为姑父苍苍白发,飘飘长须镀上一层金光,我想起了四个字——仙风道骨。
佝偻着身材为姑父垫高枕头的表兄、表姐们的头上、身上也是铺满了金光,大表兄年届耋寿,二表兄亦过古稀,皆是须发银染,却能侍候床前,戏称老小孩,这个场景是令人感动又倍觉温暖的,他们总是用自己更多的时间侍候在姑父身旁,他们不放心小辈的“冒失”,更容不得雇佣保姆的粗糙,所以他们即使身体不适,在姑父跟前也是笑逐颜开,转过身,却是扶着寒腿伤腰,满脸痛楚。姑父每有说话,耳朵已不再好的表兄总是倾身细听,睁大眼睛,恨不能揪长耳朵,洗耳恭听,唯恐遗漏半点、伺候不周。
有些场景,镌刻在我的脑海,永难磨灭。
大表兄给姑父剃头的情景,是让我的内心震撼的,干瘦如柴的手,青筋暴跳,颤颤巍巍,老式的剃头刀在这样一双手里却是上下翻飞,熟练至极,别人肯定以为他是剃头匠出身,那就大错而错了,他是个退休老教师,可见他是用了多少心,为姑父剃了多少次须发,方练就如此本领!其实很多时候,我觉得表兄已不是用手剃,而是在用心剃。有一次我去探望姑父,人老了,血液循环不好,腿脚肿胀,足不能行,二表兄正在为姑父艾灸,躬着身子,站在床边,搓艾、燃艾、去艾,如是反复,一丝不苟,这样的动作竟然就是一、两个多小时,如此坚持半个多月,九十多岁的姑父竟然可以下地行走,生活如常,我就想,二表兄为何不拿个凳子坐着灸。其他表兄尚在工作,时间紧张,姑父总是叮咛他们,不要耽误工作,但他们一挤出时间总是往老家跑,在他们的时间表里,没有旅游度假这一说,只有常回家看看!老人在兰州居住的时候,那时姑母健在,常说的一句话是,透过窗外,看是人来人往,却没一个认识的……所以表兄们不敢让二老寂寞。二老的衣服换洗,总是两个女儿、五个儿媳妇抢着做的事儿。不过姑母在世时,身体康健,敏捷勤快,不会动用她们,用她的话说,她们有点毛手毛脚,做不好,坐那陪我说话就足够了!
姑父爱酒但不嗜酒。每日必饮几大杯,他的诸多孙子孙女在天南海北,甚至旅居国外,但总会给爷爷拎着酒,多多探望,那个时候是姑父最开心的时刻,脸上总是洋溢着和蔼的笑容,尤其是他的重孙们的到来,那更是会让他合不拢口。
夕阳还是跌过了山畔,最后一缕阳光在山里消散,归巢的鸟停止了叽叽喳喳,待奶的羔羊跪在母羊的腹下贪婪的吃着奶,咩咩的叫声已越过了山那边……姑父念叨了一句,“你妈在那边孤寂了,我该去看看了……”。
【后记】姑父、姑母二老一生生育五男二女,悉心教育,儿女皆有成就;孙辈亦是人才济济,成绩斐然;重孙更是敏而好学,前途无量。儿孙遍及各行各业,颇有建树,此皆二老德昭子孙、福泽后人,亦辛苦养育之恩也!二老一生扶弱济贫,善待邻人乡里,亲朋甚是沾恩不少!可怜我过于愚钝,不能言及一二,甚憾!

清风笺文学网“2020真水平擂台赛”正式启动!
写作需要动力,作品需要被认可,是金子总会发光!
赛事流程:
1.每周在网站散文 、小说、诗歌、古韵四大版块各选出优秀作品7篇左右通报表扬并在微信平台展示。
2.从本月周精选的作品中评选出一、二、三名(每版各三名),颁发月度奖证书并纳入清风笺文学网签约作家榜。
3.年底,邀请名家评选。从每个月选出的一至三名中评选出一二三名奖项,共十二个奖。颁发证书及奖品,每版一等奖获得者奖一分钟价值2000元的个人精美视频。
投稿要求:
作品需原创(微信没发表过)。作品投到清风笺文学网相应版块,凡投稿网站的作品,大赛除外,都列入真水平擂台赛范围。作者自行修改自己的作品,投稿后便定稿。每位作者每天限投三篇。
投稿网址:登录清风笺文学网
起止日期:2020.6.1-2020.12.30
http://www.qinfj.com/或百度清风笺文学网,注册后便可投稿。
本次征文
免参赛费、评审费。
清风笺文学网投稿
邮箱:2682884184@qq.com
http://www.qinfj.com/
扫码关注我们
清风笺
文 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