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折叠,生活折叠,也许正在重合?

最近看完了《黑镜》,还有《北京折叠》,突然感觉两者之间都很多相似性,我们都生活在一个有着无形大手圈定着的社会,无法逃离,也不能逃离。

黑镜第一季《一千五百万的价值》,有点像《楚门的世界》,每个人生活在固定的格子间,通过固定的途径努力,即使突破了一千五百万,想去改变一些什么,觉得只是进入一个更大的格子生活。

在一个被限定的社会,无论怎么做,好像都脱离不了这个圈子。

片子娱乐至死,底层的追求1500万的运动,只是为了支撑整体系统运转。

即使更上一层,也是沿着前人的路径,继续娱己娱人,最后都被世俗趋同。

尤其是片中男主角,当有机会以生命为代价去警醒世人的时候,发现周围的人只当是一个新的娱乐,激动和愤怒好像没有任何价值。

最后选择了继续沉迷,无法自拔,因为生活就是一个套子,活在这样的套子里很安全……

原来用来突破的工具,只是新一轮格子生活的道具。

还有一个评分世界,也是一样,世俗的眼光限定了你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连结婚都为了评分标准来定……最后急转直下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北京折叠》据说是作者在北京租房的时候,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改编而成。

书中三个空间折叠,第三空间的人做着最苦最累的活,支撑上面几个空间的运转。只有很少一部分可以通过正常的渠道打破空间限制。

即使有人突破了空间限制,会有很多格格不入,或者被限制,或者被趋同。

每个空间有固定的活动轨迹,有固定的社会逻辑,要想好好的生活,就必须遵循这个空间的法则。

……

有的时候,觉得现实的生活也是一样,有着有形无形的圈子和限定。

要想活的更好,就需要遵循某些规律,适龄要结婚,往上走需要背景,处事需要点和稀泥,做事不能太出格,生活要有钱,节日需要庆祝……

如同生活在套子里的人,只是不知是社会套住了自己,还是自己把自己套住了……

北京的房子是种无形的空间分割,世俗的眼光也是种无形分割。

其实,也说不清是什么,可能是有种阶层的观念,有些固化的思维,让人感觉在麻木、循环的活着,日复一日周而复始的样子,很想打破一些东西,但是又无力反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