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说|几方穆斯林头巾就能搅得北美政坛人仰马翻,揭其神秘面纱!

按语:不管怎么说,人家穆斯林女议员和活动人士早已熟悉主流社会游戏规则,这点就值得华人学习。 【高度周刊(微信ID:RiseNews)温存一刀撰写】这几年穆斯林族裔在北美主流社会可谓是相当活跃,不仅通晓…

按语:不管怎么说,人家穆斯林女议员和活动人士早已熟悉主流社会游戏规则,这点就值得华人学习。

【高度周刊(微信ID:RiseNews)温存一刀撰写】这几年穆斯林族裔在北美主流社会可谓是相当活跃,不仅通晓民主国家游戏规则,还选出为本族裔发声的议员,相关活动人士更是呼风唤雨。最重要的是,人家议员和活动人士可不只是表决机器或者四处剪彩讲话那样简单,而是一搞就搞出大新闻,四个穆斯林女人就能搅动北美政坛。今天小四眼就来为大家科普一下,究竟哪四个穆斯林女人竟有如此大的能耐。  Ilhan Omar: 散布反犹言论的美国史上首位索马里裔国会众议员  
Ilhan Omar
作为2018年中期选举胜出的民主党人,同时也是美国史上首位索马里裔国会众议员的Ilhan Omar,最近却因为散布反犹言论而麻烦不小。原来今年2月,Ilhan Omar在推特上批评美国亲以色列游说团体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正在收买议员来支持以色列,暗指国会议员支持以色列就是因为得到了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的捐款。当众议院少数党共和党领袖Kevin McCarthy提出质疑后,Ilhan Omar在推特上讽刺Kevin McCarthy做法都是为了本杰明(It’s all about the Benjamins),暗指Kevin McCarthy也是为了钱,因为在100美元钞票上的图案印着是前总统本杰明富兰克林头像。  
Ilhan Omar反犹推特
Ilhan Omar反犹言论一出立即引发美国政界轩然大波,特朗普川爷呼吁Ilhan Omar立即辞职,就连民主党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也出面谴责。然而就是这位Ilhan Omar,随着其反犹言论被曝光,有关她的过往经历也随之浮出水面。  
Ilhan Omar讽刺Kevin McCarthy推特根据她的官方资料可知,Ilhan Omar 1981年出生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1991年索马里内战爆发后跟随家人逃出索马里,在肯尼亚一个难民营生活了四年,直到1995年来到美国。但据索马里论坛网站Somali Spot指出,Ilhan Omar 2002年先与Ahmed Hirsi结婚,不过Ilhan Omar又于2009年和自己的兄弟Ahmed Nur Said Elmi 结婚,只为了能来到美国生活。假如最后予以证实,Ilhan Omar已经涉嫌移民和婚姻欺诈。  
Ilhan Omar被爆曾和自己的兄弟Ahmed Nur Said Elmi 结婚,只为了来到美国。
不仅如此,在推特上公布的一段2013年视频中,Ilhan Omar对恐怖主义和沙利亚法持同情态度,而她16岁的女儿则继承了她的政治衣钵,现为气候变化维权组织Youth Climate Strike资深领袖之一。 
2013年视频中Ilhan Omar对恐怖主义和沙利亚法持同情态度
有评论人士指出,有关她的身份悬疑现姑且不究,但仅凭她反犹言论来看就已经触碰了大忌。因为西方主流社会是尊敬犹太人的,任何反犹言论和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  Rashida Tlaib: 主张弹劾特朗普最坚定的美国史上首位巴勒斯坦裔国会众议员  2019年1月,宣誓就职的美国民主党国会众议员Rashida Tlaib在一场与支持者庆祝的活动中表态将弹劾特朗普川爷,并称特朗普为混蛋(motherfucker),是主张弹劾特朗普最积极的民主党人。此言一出很快就吸引舆论关注,而Rashida Tlaib的个人经历也被公众审视。  
Rashida Tlaib
Rashida Tlaib 1976年出生在美国底特律一个巴勒斯坦劳工阶层移民家庭,父亲出生在东耶路撒冷,母亲出生在约旦河西岸。而Rashida Tlaib本人学历很高,是西密歇根大学法学博士,2004年从给民主党大佬Steve Tobocman办公室做实习生开始起家,一步步跨入政坛。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精英级别人物,却和支持恐怖组织的人士有着暧昧不清的关系。  据反诽谤联盟(ADL) CEO Jonathan Greenblatt在推特上披露,Rashida Tlaib在就任国会众议员和曾同Abbas Hamideh一起合影,而这位Abbas Hamideh不但公开称赞被美国列入恐怖组织的巴勒斯坦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还将犹太复国主义者与纳粹相提并论。  
Rashida Tlaib与极端主义者Abbas Hamideh合影
当Jonathan Greenblatt要求Rashida Tlaib予以澄清并谴责Abbas Hamideh反犹言论时,Rashida Tlaib非但没有澄清,还称这是极右媒体对准了她,并丝毫不隐讳自己反以色列和亲哈马斯与真主党立场,对于沙利亚法态度也暧昧不清。  对此有政治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官方是明确将哈马斯和真主党列入恐怖组织名单,即使是民主党也没有意见。作为美国选民选出的国会代表,应时刻从国家利益考量,而非在关键问题上躲躲闪闪和欲盖弥彰。
  Iqra Khalid: M-103动议始作俑者  相信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朋友对M-103动议应该不会感到陌生,2017年2月,加拿大国会通过了由联邦自由党穆斯林裔女国会议员Iqra Khalid提出的M-103 动议,要求联邦政府谴责穆斯林恐惧症,并收集数据对相关仇恨言论进行监控和处理,此消息一出,立即一石激起千层浪。  
Iqra Khalid
Iqra Khalid究竟何许人也,而她的经历一点都不简单。综合加国本地媒体报道可知,Iqra Khalid 1985年出生在巴基斯坦,1998年跟随父母移民加拿大,早在2000年的时候,Iqra Khalid曾任约克大学穆斯林学生联合会主席,而当时学生会会员中就有相当一批人与恐怖分子有着各种联系,且她的父亲Hafiz Khalid 也曾长期与中东恐怖组织ISNA有关系。在当选国会议员后,通过她的积极运作,特鲁多政府为加拿大穆斯林全国理事会(National Council of Canadian Muslims)一次性拨款就高达2,300万加元。  
Iqra Khalid与加拿大穆斯林全国理事会支持者留影
有政治观察人士表示,加拿大自由与人权宪章本来就赋予了每位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保护大家不会因任何信仰而遭到歧视,所以M-103动议完全是多此一举。更为关键的是,如今M-103动议已经正式通过,实际上是给了穆斯林群体尚方宝剑,也就是说任何人都不能说穆斯林不好,如果说了就是仇恨犯罪,那么加拿大自由与人权宪章所规定的言论自由又何在呢?  Linda Sarsour:支持极端主义的美国穆斯林左派领袖  Linda Sarsour因在2017年参与召集华盛顿女性反特朗普大游行而闻名,作为一名出生在美国并在此长大的巴勒斯坦裔女性,她是纽约正义联盟(Justice League NYC)成员和纽约美籍阿拉伯裔联合会执行董事,还曾在2012年被奥巴马授予Champion Of Change奖项。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被视为左派新秀的人物,竟涉嫌支持极端主义而被质疑。  
Linda Sarsour
原来此前在接受美国媒体MSNBC采访时,Linda Sarsour的不少言论可以说是瞠目结舌。首先Linda Sarsour表示很多穆斯林为了逃避原籍政权对言论自由的破坏和对宗教自由的管控来到美国,但当来到美国后,二十二个反沙利亚法的州不光尝试禁止穆斯林信仰自己的宗教,还反对清真寺建立,而穆斯林正在抗争,言外之意却是对沙利亚法的认同。 
Linda Sarsour召集的华盛顿女性反特朗普大游行
此外在之前的一条推特上,当舆论都担心美国或被穆斯林占领并实施沙利亚法的时候,Linda Sarsour在推特上调侃如果真的已经被沙利亚法统治了不会察觉不到的,所有贷款和信用卡都将免除利息,甚至说这听起来棒极了。对于以色列,Linda Sarsour从来就不隐瞒自己反以色列的立场,而且还做出支持圣战的手势。  
Linda Sarsour支持沙里亚法推特Linda Sarsour支持圣战手势
Linda Sarsour自己标榜为女权主义者和自由派人士,但有舆论质疑,她的相关言论却名不符其实。除了反对堕胎之外,Linda Sarsour还用粗俗的脏话在推特上羞辱质疑者,伊斯兰世俗女权主义者Brigitte Gabriel 与 Ayaan Hirsi Ali,称希望自己能摘掉对方的阴道,因为对方不配做女人。  
Linda Sarsour用粗俗的脏话在推特上羞辱质疑者
穆斯林女政要崛起奥秘  事实上穆斯林女政要能够崛起,背后有深层次原因。其中Ilhan Omar和Rashida Tlaib所赢得的选区穆斯林已占据主要人口,而白人反而成为少数族裔。Iqra Khalid所在选区虽然仍是白人占多数,但当地穆斯林抱团,具有极强的游说能力,令联邦自由党在当初提名时不得不作出有利于穆斯林社区的决定。  
Ilhan Omar所在选区已经基本伊斯兰化
此外2016年希拉里代表民主党竞选美国总统失利之后,民主党一度陷入权力与意识形态上的空窗期,而进步派则趁势通过正义民主党人(Justice Democrats)这样的社运组织为未来选举储备人才,从形象包装到政纲量身打造,再到正式参选后全力辅选,将这些新人送进国会,Ilhan Omar和Rashida Tlaib就是正义民主党人打造出的成功案例。  
正义民主党人组织
不过话又说回来,以上几个例子虽然存在争议,但却告诉了华人一个简单道理,那就是学会主流游戏规则生存。华人不缺人才和金钱,缺的就是具体行动力和储备人才的智库与干校培训机构。通常华人在微信朋友圈指点江山那叫一个响亮,但真叫他去投票或参与本地政治生活却躲闪一边。大温哥华地区列治文市华人人口早已过半,但市议会华人面孔少的可怜,并且有水平的华人踏入政坛也没有智库提供政策上的辅助支援。如果华人的投票率和以具体行动参与政治的热情能有穆斯林一半,相信今天华人社会的处境都会好很多。  记住,民主和权利在西方从来都不是恩赐的,而是靠自己的积极参与和学会游戏规则。如果华人自己都不参与,还能指望其他人帮华人把甜头和好处像喂饭一样主动送到嘴边吗?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高度见闻微信平台立场。
作者:温存一刀
编辑:Eric
出品:高度见闻
微信:RiseNews

ABOUT RISEWEEKLY

这里有温度,有态度,有高度

政经时事、精英人物、重大专题、地产安家、
财富管理、子女教育、生活方式、文化艺术,
创造移民人生与加拿大社会高效对接。
CONTACT RISEWEEKLY
商务合作ads@riseweekly.ca
欢迎投稿editor@riseweekly.ca
778.379.8188
@Copyright http://www.riseweekly.ca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