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自贡聚焦

我们单位有几位诗人

写在前面
整整一个月,没有在“老崔百湖事儿”白呼事了。原因很多
比如全国开两会,要认真学习宣传两会精神;比如单位改革,要积极参与,保持稳定,别出问题
比如某些学不学外语、流浪大师等狗血热点,想白呼两句,又觉得兴味索然
今天(3月26日),朋友圈里微信号中
到处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喧嚣,仿佛不纪念一下,不能标识自己的文学修为
此刻,我想到了我们单位的几位诗人
便以分行文字的形式,写一下
—————————————————
我们单位有几位诗人
1
我们单位有几位诗人
采访写稿编版之余喜欢写一些分行的文字
清明时节雨纷纷
春风又绿江南岸
春风十里不如你
春风吹过北方大地
诸如此类伟大的诗歌
年轻时候,大多数文学青年喜欢读诗写诗
青春期总是容易情绪萌动甚至勃发
分成行的文字抒发
那些肿胀的情绪会更舒畅
到了一定年龄,写诗的人逐渐分化
装扮成不同角色身份
潜伏在职场官场生意场或其他场
江湖上再见
都不动声色
掩饰得很好
写诗的事情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2
坚持写诗的人都值得敬佩和尊重
不要像某些人那样
把他们当成和我们不一样的病人
比如老秦,比如东泽
比如早已去世的诗人海岳
海岳喜欢喝酒吸烟以及其他一些美好事物
经典的形象
是叼着各式各样的烟斗
出没在各种饭局酒局,酒风恣意
采访时也会拿起一只破笔急速地书写
东南西北上天入地
一首《古蝶》横空出世
回望千年百年,得到诗坛大佬激赏
一时名噪天下
下海经商的潮头也打湿了海岳的裤脚
烧烤店、歌舞厅、酒吧
他都开过
有朋友来捧场海岳开心喝酒
喝到最后单也免掉
呼啦啦继续去歌厅嗨皮
海岳去世的时候
希望身体侧卧着以卧佛的姿态走向西天
我们几个人怎么也无法
将其硕大的身躯立住
无奈
海岳被生生摆平后
缓缓推进熊熊燃烧的焚化炉
和人生做最后的和解
3
诗人老秦一副少数民族面孔
留一绺俏皮又倔强的小胡子
朋友开玩笑说老秦的笔名应该叫红雪买提
出生地写上巴彦苏苏宁小铺屯
一定比现在的红雪更加红
老秦就笑笑
老秦生活中脾气很好
诗人老秦在诗歌中讴歌或怒骂
情感表达得汪洋恣肆一泻千里纷纷扬扬
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诗刊诗林星星
大报小报名刊内刊
只要可以刊发诗歌
红雪的诗作就雪花一样飘洒过来
坚持不懈地投稿投稿投稿
庄稼不收年年种
红雪以诗歌民工的姿态牛一样地耕耘
拓宽诗人心中的圣地和版图
并陶醉其中
诗人老秦诗歌越写越棒,身体越来越差
糖尿病心脏病侵扰着诗人
北京治疗期间
还跑到鲁迅文学院
站在那块牌子下照了一张心仪的照片
有诗歌评论家朋友说
自从下了几根支架
红雪已经发射升空开始腾飞拉拉拉
4
诗人东泽骨瘦如柴时常悄无声息飘过来
面孔冷峻内心澎湃而克制
以口语诗见长
东泽不说自己是诗人没人会看出这是诗人
而且是诗人圈里著名的诗人
在以伊沙为旗手的口语诗界
东泽小有影响
有若干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等
若干选本
诗人伊沙说:
大庆出铁人也出诗人
新世纪中国诗歌版图上
他等于大庆
当然,这是一家之言
诗人东泽现实身份是一名时政记者
东跑西颠,风餐露宿,风风雨雨
以著名时政记者的面目示人
不善言辞不苟言笑不招摇多姿
于无诗意处捡拾诗意
5
光辉的1980年代,诗人是神一样的存在
移动互联时代
诗人仿佛是精神病一样的存在
伊沙高喊着饿死诗人车过黄河
撒了著名的一泡尿
诗人不再文雅高贵
逐渐成了另类和激进的代言人
羊羔体、梨花体、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之后,很多诗人不再说自己是诗人
诗人和诗人之间,特务一样
以暗号般的话语交谈,遮蔽浪漫和诗意
伪装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俗人
其实,不必这样
诗人们,我们单位的诗人们
诗人是一个多么美好而纯粹的词语
真正的诗人,无需遮掩
我们单位的诗人
平时各干各的,很少交流
把他们写在一起是因为我
喜欢他们
喜欢他们的人和他们的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