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自贡聚焦

来naive理想国,为了人与人的相遇

十年前,“为了人与书的相遇”,作为图书品牌的理想国成立了。十年后,不再满足于纸面上心照不宣的神交,或是智识、审美上的认同,我们迫切地想在一个真实的空间,与具体的每一个你相遇。因为时代越是保守,现实越是虚幻,生存越是艰难,越是必须保卫社会,保卫我们每一个人,保卫“人与人的相遇”。
于是便有了“naive理想国”,白天是naive咖啡馆,晚上是nightingale酒吧,一个集书店、阅览室、文化沙龙、小型展览、咖啡馆、酒吧为一体的多功能空间,也是理想国的第一家落地空间,看理想的线下体验店。naive,意味着天真、好奇,对习惯的拒斥,对另一种可能的践行。我们试图以天真稚嫩的心态,去探索自我独立的生活方式与品位。这里不仅仅有书籍,有咖啡,有美酒,还有展览、沙龙和播客,我们希望让思想落地,让艺术回到生活中。在用文字“想象另一种可能”、用影像“看见另一种可能”之外,希望大家也可以走进落地空间,“感受另一种可能”。01 感受另一种可能naive理想国,从开始设计,动工到落成,用了一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许多事情发生了肉眼可见的剧变,但同样也有一些东西,还在艰难生长。
naive理想国筹备纪录片
上周末, naive理想国低调办了两场沙龙,宣告这个已经试运营了大半个月的空间正式开业了——周六场邀请了许知远老师谈“旅行的必要”;周日场邀请了陈嘉映老师、周濂老师谈“科学主义与科学精神”。很荣幸这个空间的初次正式亮相是作为这样一个公共空间,愿思想的碰撞和语词的激荡也能写入之后的每一天里。两场沙龙的具体内容我们也会陆续整理出来,以文字、播客和视频的形式分享给大家。
在沙龙场地的对面,是8米长的吧台,上面陈列的18种书,对应着18款特调鸡尾酒。在这里,你可以“指书点单”——咖啡特调和鸡尾酒都是用理想国的书,或根据看理想的节目调性来设计、命名的。比如“娜塔莎之舞”,是用伏特加为基酒,配上红菜头汁,试图借由味觉之门,将你带到俄罗斯大地,感受其文化深刻复杂的多重面向;再比如“做二休五”,金酒配上西瓜糖浆和可尔必思,啜饮一口之后,会让人忍不住和作者大原扁理一起慨叹:年轻人,决不能就这样为房东和老板而活;你还可以喝到毛姆的“英国特工阿申登”、班宇的“冬泳”,甚至还有梁文道亲自设计的鸡尾酒“一千零一夜”。

鸡尾酒单是主理人偷偷去印的“盗版书”,藏在理想国出版的书中从吧台离开,步入书房,据说微醺之后,遇见自己喜欢的书籍的概率会更高。书架上陈列着的上千种书籍均是理想国策划出版的。但这次我们没有按照传统的文学政治历史社科生活来陈列,而是按照特色小主题的形式重新分类上架:“孤独与爱”“黑暗之心”“观看之道”“读最厚的书,熬最长的夜”“带一本书去日本”……期待它们能够给漫无目的的游荡者抛下一个精神之锚,以更为开放的心态,与更多意料之外的书偶遇。
这里还有为书房这个空间特制的看理想节目介绍卡,扫二维码即刻进入看理想,进入另一个知识的剧场。
02 为了人与人的相遇为了人与书、人与物、人与人的美好相遇,我们也布置了空间的几个小角落,在这里,你一不小心会撞上独自明亮或交相辉映的人类群星,或者来自上个世纪的喟叹与寄语。当然,更重要的,是与尚未到来的同伴的重逢。愿我们终能相遇,不只是在字里行间或者赛博空间,不只是在春天或者在梦里,也在每一个夏日的傍晚,在每一个渴望同伴的暗夜里。
丨《我们在此相遇》显然,这组橱窗得名自约翰·伯格的同名书,这里“不是任何地方,只是相遇的地方”。我们剪辑了四组视频,试图在框定的画幅中,呈现人与人相遇的几种典型方式——演说、访谈、对话,以及注视与回望。素材固然贫乏,形式相当受限,人物与现场也难免挂一漏万。但或许,这种受限与我们的处境正不谋而合,而那些作为个体的激情与智慧,作为友人的交锋与共鸣,以及面对陌生人,毫不设防的敞开与充满好奇的期待,也希望能永远与我们同在。当然,还有空无一物的镜子,你也可以就此跳进兔子洞,遇见久违的世界,重新审视已变得陌生的自己。
丨《致一百年后的你》这个角落的名字,来自茨维塔耶娃的诗歌,斯人已是“一抔尘埃”,如今逢遇她的,是二十一世纪“篝火般的明眸”。为什么要重提二十世纪?因为“我们所生活的世纪脱胎于二十世纪,正如一道黑烟从石油大火中升起”。这里有11封来自过往时代的信,并非说教,也绝不煽情,只是情真意切,言犹在耳。“年轻人,欢迎你来到地球。这里夏天炎热,冬天寒冷,这是一个圆形的、潮湿的、拥挤的地方。你充其量能在地球上待一百年。我知道的唯一一条规则是:乔,你他妈的真该与人为善。”愿一百年后的我们,还是不肯失去历史感,更有面对未来的勇气,胆敢交付善意与信任,哪怕sometimes naive。丨《致同时代人》
熟悉的朋友会发现,这个小邮局与第三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的主题 “成为同时代人”一脉相承——我们必须成为同时代人,必须关心“我们与谁以及与什么同属一个时代?”只是这次,不只是依托于文学,也无需再经由出版,提起笔来,便可写下你想对同时代人说的话。正如上个世纪的前辈们那些穿越时空的词句,与其说是对陌生人的寄语,不如说是书写者的自勉;我们对同时代人的倾诉,也必将成为“我”的构成部分,以及“我们时代”的叙事。03 理想国的理想国“爱喝咖啡的就来喝咖啡,爱喝酒的就特别爱喝酒,有的姑娘每次点好几种酒,爱看书的就躲在书房,看得如痴如醉。原来这些是可以很和谐在同一空间共存的。”试营业的半个月来,面对熟悉或者陌生的朋友,naive理想国主理人叶莺有着小小的惊叹。来naive理想国的顾客,有不少是理想国、看理想的读者朋友,也有偶然躲雨才走进来的新朋友。“理想国的理想国”,“我们去那醉生梦死,适合看书发呆一整天”,感谢各位不吝赞美,也多谢大家的慷慨建议,从这上百条的留言里,我们也在逐渐了解,不断补足自己。愿我们在此相遇,并一再重逢。向左滑动,查看更多感谢空间设计团队余留地@余留地_designRESERVE感谢平面视觉设计团队一千遍@朱砂zs
naive理想国coffee&books 10:00—19:00cocktails&books 19:00—25:00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外街道郎园vintage南门2号楼1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